性审判史 性审判史 8.2分

性——从来都是罪恶的?

tungchao
2018-04-29 16:03:57

作为一个在传统家庭成长的人来说,性话题应该是在我的成长人生中是不会出现话题所在,即使出现也应是比较隐晦的。而这一切正如杰里所说,那是我的第五个人中最不重要,但也是影响最大的。正如性话题在我的人生中出现的顺序一样。在传统的中国,性一直羞于起齿的,在面对他人谈性,那更是下流之徒。而这一切都随着历史的演变而发生着变化,在经过近代西方社会的各种思想涌进中国的同时,性这一话题在传统的中国也正在发生着缓慢的改变。

性,在传统的中国,一直不是罪恶的存在,但是对于它的了解则停留于繁衍的阶段。在先秦时期,由于未受到礼教的影响,中国人性和贞操观念是很低的,对于众人是平常不过的事,而同性行为也是一种正常的性需求。在儒家未成为正统之前,女性可以自由的改嫁,因为没有贞节烈妇这一说法的存在。至汉,确立儒家地位开始,一切都发生着变化,性成为一个禁忌话题,而女性也由于种种礼教的约束使得社会地位越来越低下,在明初由于程朱理学的影响,女性社会地位更是低下了。而随着近代西方思潮的涌入,女性从重获得了解放,但是对性的解放也还是需要努力。而与男性受到歧视方式不同的是,同性性行为现象。在中国的传统社会中,同性文化一直都

...
显示全文

作为一个在传统家庭成长的人来说,性话题应该是在我的成长人生中是不会出现话题所在,即使出现也应是比较隐晦的。而这一切正如杰里所说,那是我的第五个人中最不重要,但也是影响最大的。正如性话题在我的人生中出现的顺序一样。在传统的中国,性一直羞于起齿的,在面对他人谈性,那更是下流之徒。而这一切都随着历史的演变而发生着变化,在经过近代西方社会的各种思想涌进中国的同时,性这一话题在传统的中国也正在发生着缓慢的改变。

性,在传统的中国,一直不是罪恶的存在,但是对于它的了解则停留于繁衍的阶段。在先秦时期,由于未受到礼教的影响,中国人性和贞操观念是很低的,对于众人是平常不过的事,而同性行为也是一种正常的性需求。在儒家未成为正统之前,女性可以自由的改嫁,因为没有贞节烈妇这一说法的存在。至汉,确立儒家地位开始,一切都发生着变化,性成为一个禁忌话题,而女性也由于种种礼教的约束使得社会地位越来越低下,在明初由于程朱理学的影响,女性社会地位更是低下了。而随着近代西方思潮的涌入,女性从重获得了解放,但是对性的解放也还是需要努力。而与男性受到歧视方式不同的是,同性性行为现象。在中国的传统社会中,同性文化一直都存在着,而也同样随着历史演变而演绎着,同性的代名词同时也以各种方式存在着,如:龙阳、断袖、分桃、相公这些都指向一个群体——同性恋。当然,在羞于对爱这个字说的同时,同性间的爱恋行为也是不容于社会的,而产生同性行为关系则一直是上层人物:文人墨客、达官贵人的雅痞,而这些都使我们了解到,至少同性行为在中国的传统社会中并不是真违背天理的存在,亦不是西方社会中的罪恶存在,当然也不会使上帝发动地震,降下天火来毁灭世界。

在埃里克·伯科威茨所著的《性审判史》中,可以清楚的了解到,在西方的性文化历史中,性的观念也是经过多个世纪的演变而有了今天的成就,在早期的希腊、罗马社会中,性是无所顾忌的,只要女性的主权所有者——男性需要,则随时都可以发生。在当时,女性社会地位低下,女性的一切所都权都属于他的丈夫或是父亲,而自己则只能听从于他们,在男权主义者的眼中,女性的主要作用繁衍生息以及作为一个为丈夫守住贞操并且受人尊敬的作用。其它方面没有任何权力。而这一点则和中国传统社会中的女性所有权有一点相同,在中国传统中,女性也只是承担着传宗接代的任务,并未拥有一点主权,中国有句古语说:“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吗?这些巧合的原因无法解释,也无从理解。可以肯定的事,女性权利非常之渺小,可以忽略不记。

在基督教未传入罗马之前,性一直是开放的,没有话题可禁忌。但自罗马确立基督教为国教后,这一切发生了变化。在基督教教义中,性是一件可耻的行为,如果不是为种族繁衍,那么性就应该取缔,不应存在于世上,因为在上帝的眼中,性是可耻的。这一时期的西方进入性文化的低谷期。再次对性生活及性文化的发展则要到马丁·路德创立新教了。在长达几个世纪的性压抑之下,人对性的需求已经到了一个极致,而马丁·路德对天主教解读《圣经》的教义也产生了疑问,故而创立了一个新教,认为人类并不需要通过神职人员对上帝进行沟通,人可以自己与上帝进行沟通,同时,也对《圣经》对性这一教义产生了分歧,至此,性的多元化再次发展起来,虽然在这期间天主教对性文化一直持打压态度,但是裂口已经撕开,挽回已经不可能了。

之后的文艺复兴,虽说对性有了很大的解放,但通过埃里克·伯科威茨所著的《性审判史》的疏理,还是不难发现,对性的压抑一直都存在着,总有一群卫道士以自己的方式对性的话题及方式进行着种种压抑手段,也正是这些手段,使性的多元化一直进展缓慢。在今天——21世纪,虽然性已经得到了极大的解放,但还是不难发现,某些性行为在一些卫道士眼中,还是可耻的,违背自然法则的。如:SM、同性性行为、多人性交……等。在某些国家,这些行为已经合法化,但在某些国家,由于国家的立场与宗教立场及人民对性讳莫如深,故而还是违法行为,甚至于有些卫道士的恶言相向,这些都对性解放形成了无形中的压力。例如在当代的许多国家,对同性虽说已经见怪不怪,但是如果摆在桌面上来说,那还是一件羞于启齿的事,正如香港的开放程度,每个人都很了解,但是在对待同性婚姻问题还是一直讳莫如深。

在人类发展到高度文明的今天,对性的理解也一直在改变着大众。各方面的发展都有可能对性理解产生着重要的作用,正如十八世纪中瑞士医生“塞缪尔·蒂索”所著《自慰·或论自慰所导致的紊乱》中对自慰的研究,在论文中,蒂纶认为,自慰是一种病,必须经过治疗。而这也是十八世纪人们的普遍看法,在当时的欧洲及美洲,许多男孩及成年男性因为自慰这一行为而被送入精神病院以及少数男性被阉割的事件发生。而随着医学的发展,人们对自慰这一现象有着更多的看法,也有着更科学的解读及说法,认为自慰不在是一种精神疾病,也并不是可怕的恶魔,而只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甚而认为是人类的生长发育的过程的必经过程,同时美国还将每年的5月28日设置成为自慰日,而这些观点在十八世纪的欧洲是不可想象的。

性是人类的一种生理需求,也是精神需求,它总是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而发展,同是也是人类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性审判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性审判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