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传 老子传 评价人数不足

出世之学何以用世? ——评余世存《老子传》

Wes-K
2018-04-29 14:32:59

7.6/10。 书不论题材或体裁,语言尤不可偏废,为了风格统一,文字游戏应有所取舍。老子过函谷关遭遇关尹,居然引起“寂寞啊”、“缘分啊”、“命运也在敲门哪”的慨叹,让人疑心他们相遇是戏剧安排。讲道不久,军警们开始认识到老子的价值,觉得他“没有白吃饭、吃白饭啊”。也许作者想把俯观人世的老子平民化,只是军警说话未免故作聪明,而且整句话对叙事或阐释几无助益,还可能影响读者的沉浸式阅读。

对先贤的仰望到了执迷的程度也让人战栗:“老子无忧无虑,无牵无挂,能够代替大家思考领悟天地大道,代替大家探索人生的真知”。所幸这是关尹的一厢情愿,老子本人断不会有此念想。

叙事方面,第一人称构筑老子所思,解读《道德经》;第三人称记述历史事件,想象老子的心灵历程。二者交替进行,作者的处理算不得圆润,当是构思不严所致。虽然作者坦承“借用了从韩非、司马迁,到鲁迅、穆旦以至当代徐梵澄、任继愈等人的成果”,是致敬,是“取悦我们的文明”——陈义甚高,可惜,当我们读到“当我沉默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时,鲁迅的“沉思形象”还是会跃然纸上,遮蔽作者的光彩。这是本书的第一句话,作为文学传记,它唐突地违

...
显示全文

7.6/10。 书不论题材或体裁,语言尤不可偏废,为了风格统一,文字游戏应有所取舍。老子过函谷关遭遇关尹,居然引起“寂寞啊”、“缘分啊”、“命运也在敲门哪”的慨叹,让人疑心他们相遇是戏剧安排。讲道不久,军警们开始认识到老子的价值,觉得他“没有白吃饭、吃白饭啊”。也许作者想把俯观人世的老子平民化,只是军警说话未免故作聪明,而且整句话对叙事或阐释几无助益,还可能影响读者的沉浸式阅读。

对先贤的仰望到了执迷的程度也让人战栗:“老子无忧无虑,无牵无挂,能够代替大家思考领悟天地大道,代替大家探索人生的真知”。所幸这是关尹的一厢情愿,老子本人断不会有此念想。

叙事方面,第一人称构筑老子所思,解读《道德经》;第三人称记述历史事件,想象老子的心灵历程。二者交替进行,作者的处理算不得圆润,当是构思不严所致。虽然作者坦承“借用了从韩非、司马迁,到鲁迅、穆旦以至当代徐梵澄、任继愈等人的成果”,是致敬,是“取悦我们的文明”——陈义甚高,可惜,当我们读到“当我沉默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时,鲁迅的“沉思形象”还是会跃然纸上,遮蔽作者的光彩。这是本书的第一句话,作为文学传记,它唐突地违反了与读者的约定:没有极力建构“虚伪的”真实,反而悠悠然退却,难逃懒惰的苛责。即便所有评传都可看成作者的思想自传,正因为所有评传都可看成作者的思想自传,沿袭前贤的轨迹才变得危险且不可捉摸,当代学者何以能在巨人的笼罩下逃逸、自创一格?晚年的博尔赫斯终于享誉世界文坛,我们耳边回响的却是他的谦卑:我也不过就是一个当代作家。换言之,当代作家始终不可能成为经典作家的对手。当代学者要抗衡前贤,大抵也是穷途末路。我指的不是在学理层面的超越,而是“形象”的取代。对于流布广泛的作品,宁可简单引用,绝不借来浇自己块垒。

老子的身世一直无法证明或证伪,《史记》的记载不足征引,皆因太史公跌宕曲折的叙述带来的扑朔迷离,而且其人搜集材料时不避怪力乱神和道听途说,著述难称平实公允。至于仲尼问学老聃,则历有争议,胡适认为老聃在前,史料确实,冯友兰颇有微词,陈寅恪似乎赞同后者。学术上存疑的历史,需要作家来弥补,或者不避嫌的学者。

余世存不想介入混战,他着意的仍是旧人新评,用世之心“昭然若揭”,然而老子的出世之学,恐不能担此重任。作者的阐释,也迹近玄谈,有面面俱到、一无是处的嫌疑,这个时代未必需要。

孔子希望通过仁义教化民众,可能自视甚高,但也算是对症下药;而老子认为他应该向民众学习,如果这不是神化,那就是神话。历来神化民众的人,都是居心叵测的权术者;也只有在神话中,民众才是至真至纯的。老子认为仁义与名利无异,都是虚妄的,不值得倡导,否则将导致人心的荒凉或狭隘,民众也将是最大的受害者。而且,与世界印证才是人的目的,所以孔子还未践行仁义,他就担心天下大乱。“顺自然之理而趋,遵自然之道而行,国则自治,人则自正,又何必去强行灌输个别人的意志呢?”于是最后,他给孔子的临别赠言是:“现在这个世上,那些聪明有才的人,他们之所以命运不好甚至死掉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露才扬己,好论是非;那些口若悬河的人,他们遭到杀身之祸,也在于他们好揭人的短处,揭露时世的阴暗面。所以为人之子,不要以为自己多么高明;为人之臣,不要以为自己多么高贵。”

原来,出世之学用世的结论是明哲保身,我想,从小学到大学,这样的话家长老师已经念叨无限次,作者犯不着写一本书来重复。

将仁义等同于以法治人、以孝治人、以忠治人,这种无差别对待,是对完美理论的企求,足以戕害所有价值非凡的公共议题。既然世事变幻不定,又岂能奢求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空中楼阁固然美不胜收,然而只存于图纸。如果牺牲不可避免,我们能做的当然是尽可能降低其概率或者减少伤亡,而非坐而论道,假装世事洞察。文明究其实乃是心知肚明的“虚伪”,这层外套如能稍稍缓解“丛林法则”的暴戾,我看不出有任何求全责备的需要。

不过,作者也有其高明之处:没有授人太阿、僭越地明示何为“大道”,只说何物非“大道”,保持了治学的审慎。我想他没有终极答案:“道是上下左右四面八方无所不在的,是古往今来无时不在的”。老子本人面对这个问题,也是王顾左右。宣称手握真理的人从来不会是学者,哪怕是曲学媚上的学者,他们往往为主子立言,并无流芳青史的野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老子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