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统与华夷(笔记)

真与实
2018-04-29 看过

南北朝的历史遗产与隋唐时代的正统论

一、北朝正统论之成立

隋唐时代主流的正统论即北朝正统论。【2】

隋朝国家意识形态始终是将隋王朝的正统性建立在继承北朝法统基础之上的,代周以后其子孙袭封如故。【3】

唐朝前期,仅封二王之后,未备三恪之礼,玄宗封诏元魏后人为韩国公,系袭周隋旧制,元伯明即元谦六世孙,这意味着唐朝将其所继承的北朝法统上溯到了北魏。【4】

通三统,新王朝建立以后,奉前朝后裔为二王,三恪以示尊崇。“二王、三恪”有不同解释,一说“二王之前,更立三代之后为三恪”,一说“二王之前,但立一代,通二王为三恪”。隋唐以后皆取后一说。【3-4】

隋唐时代盛行的北朝正统论,其基本立场是尊北而抑南、尊西而抑东,是以构建魏(北魏、西魏)、周、隋、唐正统王朝体系为核心的一种社会主流意识形态。【10】

二、寻找北朝历史的入口

问题:北朝为魏晋南北朝山大的“历史出口”(阎步克),而北朝似乎找不到一个“入口”,即北朝正统没有令人信服的来源。【10】

北朝的解释:【11】

(一)继承十六国的法统,即曹魏土德—西晋金德—石赵水德—慕容燕木德—苻秦水德—拓跋魏土德

(二)远承晋统,即曹魏土德—西晋金德—拓跋魏水德

困难:“越近承远”

与北朝前后并存的东晋构成障碍,后者具有无可置疑的政治合法性来源。【12】

司马懿杀牛金,夏侯妃与牛氏通而生元帝,两个传说。【12】东晋中叶开始流行的一个政治谣言。【13】以此否定东晋合法性,树立北朝正统难以信服。

王通主张,东晋、刘宋为正统,刘宋亡国之时,正值北魏孝文帝在位,故正统转归于魏。【14】并编纂从西晋到隋朝的编年史《元经》,专为解决南北正统之争而作。今本《元经》被普遍认为出自北宋阮逸之手的一部伪书,但该书正统体系与《。中说》是基本吻合的。【15】

这一正统体系改魏承晋统为魏承宋统。

三、南朝正统论之潜流

北朝法统继承者所拥有的政治权威和话语霸权下,不少汉族人士始终坚守南朝正统的固有信念。【17】

《历代三宝记》,正统王朝谱系:西晋、东晋、宋、齐、梁、周、隋。【18】

黄埔湜《东晋元魏正闰论》比较明确阐释,与前书的谱系完全吻合。【19】否定北魏正统,借此为东晋正名。【20】

萧颖士,黜陈闰隋,以唐土德承梁火德。【21】

四、径承汉统说的提出及其政治实践

东晋南北朝以来的南北正统之争:北朝正统论堪称隋唐时代主流的历史观念,但因无法解释清楚其正统源头而受到质疑;南朝正统论虽然在士人阶层中仍具有很大影响力,但显然不可能为隋唐政权所接受。【21-22】

折衷意见:略过魏晋南北朝分裂时代,直接上承两汉法统。【22】

王通首倡。南北朝天下无主,开皇九年灭陈方才获得正统地位,隋以土德承汉之火德,而不应该承周之统,以火代木。(后来提出魏承宋统的正统谱系)【22】

王通之孙王勃倡言唐承汉统说,隋朝被排斥在正统王朝之外。【22-23】

武后宣布改用周正,以十一月为岁首,同时以周、汉之后为二王后,封尧、舜、汤之裔为三恪,周、隋同列国,封其嗣,对唐朝正统重新定位,可看做唐承汉统说的第一次政治实践。【23-24】中宗复位后恢复旧制。

玄宗天宝九年,以唐土德承汉火德,自曹魏以下历代帝王皆黜之,尊周、汉为二王后,并殷商为三格,同时废去魏、周、隋之韩、介、酅三国公。天宝十二年发生变故,沿旧制。【24】

五、走出魏晋南北朝

隋唐建立统一王朝,一方面明确承认北朝国家法统,另一方面则有意识消弭南北政治文化传统的差异,淡化华夷正闰的观念。

《大业拾遗记》,隋炀帝因内史舍人窦威、起居舍人崔祖濬等修《丹阳郡风俗》,“以吴人为东夷”,赐杖一顿。【26】

六、余论:从南北正闰之辨看宋元以降华夷观念的演变轨迹

司马光《。资治通鉴》,基本持不偏不倚态度,以东晋、南朝系年,文帝灭陈后改用隋开皇年号。【29】

欧阳修“绝统”说(正统有时而绝),朱熹“无统”说(周秦之间、秦汉之间、汉晋之间、晋隋之间、隋唐之间无统)。根据两说的正统标准,南北朝皆被摈斥于正统王朝之外,南北正闰之争失去意义。【30-31】

此后主要关注此说承载的价值判断和价值选择,宋元明清以降,在不同历史语境下成为历代士人华夷观念的一种表达。华夷界限通常是文化而不是种族。但标准并非一成不变的,一个普遍性的规律是,汉民族处于强势地位、民族矛盾趋向缓和的时候,比较容易认同文化之上的华夷标准;而汉民族遭遇异族威胁、民族矛盾非常尖锐的时候,往往会强调种族至上的华夷标准。【31】

正统论下的五代史观

五代十国时期,梁、唐、汉、周诸国以正统自居,十国始终,前蜀、后蜀、吴、南唐、南汉、闽、北汉等七国都曾先后称帝。【39】

宋儒的五代史观,从肯定到否定。【39】

宋代得天下不正,根据五德始终说,其政治合法性当来自周,必先正五代之统,才能根本上解决宋王朝的正统问题。【40】

当时天下尚未统一。【49】

分歧:如何看待朱梁的正闰问题?【40】

在肯定五代正统的前提下,

(一)沿袭后唐以来传统的正闰标准,斥朱梁于闰位;

(二)基本认同后周太祖的主张,承认梁朝的正统地位。【45】

北宋中叶的深刻变革,人们对五代正统由基本肯定变为全盘否定。【46】

如欧阳修晚年编定《居士集》,将《正统论》七篇删定为三篇,背离早年一贯主张,将五代纳入“绝统”之列。【48】

原因:【48-49】

(一)以道德批评为准则的正统论改变了传统的正统观念。“君子大居正”,“王者大一统”

(二)五德始终说的终结消解了五代正统论赖以成立的理论基础。欧阳修绝统论根本上动摇

(三)时代环境的变迁使得五代正统不再具有现实需要。赵宋王朝的正统性已经不容置疑,五代正闰不再是一个现实的政治问题。

南唐正统论泛起,

五代史观不重华夷之辨,五代之中有三个国家是沙陀人建立的政权,但民族问题并不敏感。【55】

原因在于,

(一)传统的华夷之别在文化而非种族。【57】

(二)新的外族威胁出现,促使汉人在心理上和文化上更加认同于入主中原的异族政权。【59】

“五德始终”说之终结

邹衍之五运说建立在对宇宙系统的信仰之上,其基本理念是五行代替,相承不绝。

刘歆创立的闰位之说,弥合德运的断层而想出来的补救办法。

【欧阳修绝统论】欧阳修绝统说从根本上动摇了五德转移政治学说赖以成立的基础。【63】早年所作《正统论》七篇仅将西晋亡国之后至隋朝统一之前列为绝统,至其晚年重订《正统论》时,又将三国、五代也纳入绝统之列。【62】

第一次将王朝的更迭由“奉天承运”的政治神话变成了“居天下之正”的政治伦理问题。宋儒除大一统的政治前提之外,特别强调道德认同。【63】历代德运之争,大抵都在政权的承继关系上做文章,正统主要取决于政权的来历。经过宋代正统之辨的道德洗礼之后,明清时代的政治家强调的是得天下以道,即看重获取政权的手段是否正当,而不太在乎这个政权是否直接来自某一个正统的王朝。【64】

【朱子集其成,无统说】但不反对五运说。宋代理学家普遍对五运说持赞同态度。【66】

少数思想先行者的先知先觉,而未终结。

宋辽金时代的政治学家继续热衷于讨论本朝的德运问题,并以之作为阐释政权合法性的首要依据。【67-68】

士大夫阶层信仰五运说者大有人在。【68】

从典籍看,五运说在宋代的知识体系中仍占有重要位置。【69】

传统政治文化的嬗变

(一)宋学对谶纬的扬弃。

主要原因是经学自身的扬弃,以及中古时期知识体系的变化,科学与迷信逐渐分家,天文历法、算学、地学、农学等从数术中分化出来,医学、药学以及植物学、动物学、矿物学、化学等从方技中分化出来。此后数术的地位日益低下,只在民间和术士中流传,被视为迷信的渊薮。【72】

(二)封禅之末路。

封禅典礼实际上是新兴王朝“奉天承运”的一种文化表征。【73】宋儒批判,祛除其神圣性,使后人不再相信它具有新兴王朝“奉天承运”的象征意义【74】

(三)传国玺的沦落

历代正统之争,传国玺往往是焦点所在,因为德运毕竟是一个抽象的意念,它需要一种物化的信据来加以证明。【75】

宋儒对传国玺的彻底否定,使它不再被人们视为一个政治文化符号。【76】

宋代是这些变化的源头,它处在新旧两个时代的交汇点上。一方面,传统政治文化秩序在宋代仍然继续存在:两宋的政治家们始终没有放弃“宋以火德王”的正统论,真宗还在举行封禅大典,哲宗还在因为发现“秦玺”而改元更号,在《宋史·五行志》里仍旧可以看到许多有关火德的谶语。而另一方面,宋代的知识精英对传统政治文化进行了彻底的清算,从学理上消解它们的价值,从思想上清除它们的影响。虽然欧阳修们的政治伦理观念在宋代是高调的、前卫的,但到元明清时代就变成了普世的价值观。【78】

从元明清反观宋代,11世纪北宋中叶的思想启蒙运动,最终颠覆了自秦汉大一统帝国形成以来延续千余年的传统政治文化秩序。【79】

元朝不再讲求德运,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经过宋儒的思想启蒙之后,人们已经失去了对于五运说的虔诚信仰。【82】但传统的德运观念却在元末农民战争中被当作一种思想武器充分地加以利用。【82-83】

明代火德、土德,但的云说不重要。明朝人所讲求的德运,充其量不过是传统五运说的一种残余影响。【86】

德运之争与辽金王朝的正统性问题

大约从兴宗时代起,辽朝开始以正统相标榜。正统之争是由辽太宗得自后晋的所谓秦传国玺引起的(实际上为晋高祖石敬瑭所铸)【90-91】

辽朝统治者对此心知肚明,但为了与宋朝争华夏之正统,不惜拿此大做文章。【92】

辽朝的正统论是建立在承石晋之统的基础之上的。石晋为金德,刘汉为水德,郭周为木德,赵宋为火德。辽朝既以承晋统为其正统论之理据,必定自认代石晋金德为水德,这样就等于否定了宋朝的正统性,使宋之火德成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92】

金朝之奉行金德,当始于海陵末或世宗初。【96】

金德说是章宗泰和二年以前由金朝政府认可的本朝德运,而《金虏图经》和《宣和遗事》的水德说则分别代表金、宋两国民间的说法。【97】

火德说,王浍臆造。【98-99】

土德说。章宗朝的德运之争,自明昌四年(1193年)至泰和二年(1202年),几经讨论,历时十年,才最终更定金德为土德【99】

德运之争,初衷为解决金王朝的正统问题,而在此过程中却面临着两种文化的抉择。金德、土德之争,其实质是保守女真传统文化还是全盘接受汉文化的分歧。摒弃木德说,更是标志着金朝统治者文化立场的转变:从北方民族王朝的立场彻底转向中国帝制王朝的立场。【100-101】

元修三史引起的正统之辨

自世祖时期起,元廷屡次议修宋辽金三史,均因正朔义例之争而不得不搁置……分歧在于究竟应当独尊宋为正统呢?还是应当将宋与辽金视为南北朝呢?【104】

还有一种影响不大的绝统说。【106】

元代的正统之争大致上可以分为两大阵营,其中独尊宋统派壁垒分明,而王祎的绝统论和脱脱的“三国各与正统”论则比较接近于修端南北朝说的主张。两种对立的正统观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元代汉人和南人的政治倾向。据我查证,主张独尊宋统者无一例外全是南人:杨维桢为会稽(今浙江绍兴)人,陶宗仪为黄岩(今属浙江)人,欧阳玄为浏阳(今属湖南)人,揭傒斯为富州(今江西丰城)人,周以立和解观均为吉水(今属江西)人,陈桱为奉化(今属浙江)人。而首倡南北朝说的修端是燕山(即今北京)人,三史都总裁脱脱则是蒙古人。【107】

【明代】

宋辽金正统问题的讨论毋宁说是明代士人华夷观念的一种表达方式和一个宣泄渠道,且这个问题的结论在明代几乎是没有争议的。【111】

【清朝】

清朝前期,有意提高辽金王朝的历史地位。【111】高宗并不讳言本朝的异族出身,清朝与辽、金这些北族王朝之间既没有任何传承关系,也没有任何共同点,清王朝的正统乃是来自于中原王朝。【112】在如何看待宋辽金正统的问题上,清高宗与明代士人可谓殊途而同归;但不喜欢明人狭隘的华夷观念。【113】

抗战时期,历史学家惯于以他们所擅长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民族情感,而宋辽金正统之辨不过是充当了一个载体而已。【114】

历史是怎样写成的?——郝经雁帛书故事真相发覆

郝经雁帛书。元世祖中统元年(1260),郝经奉命使宋,被贾似道羁留于真州达16年之久,始终守节不屈。据说他为了北归,曾以帛书系于雁足而放飞,后果为元人所获,成就了一个苏武式的忠贞故事。【116】

总结历程:成宗大德七年至九年间(1303-1305),时任翰林直学士的郭贯为了促成郝经的封赠而杜撰了雁帛书故事,但这个故事在当时却鲜为人知芸仁宗延布五年(1318),集贤大学士郭贯又进而伪造了一封郝经雁帛书,声称是他出任淮西廉访使时在安丰路教授王时中处所见,同年十一月,太保曲出、集贤大学士李邦宁将雁帛书奏上仁宗,诏装潢成卷并藏于秘书监;英宗至治三年(1323),郝经雁帛书故事及其发现经过被记人《仁宗实录》;其后,纂修于天历一年(1329)至至顺一年(1331)的《经世大典》,其《治典》下"臣事"门所立《郝经传》也记载了这个故事明初所修《元史》,其《郝经传多采纳了《经世大典》所记雁帛书故事,同时宋濂根据他所见到的雁帛书并参照《仁宗实录》对其流传始末进行了系统梳理,郝经雁帛书故事就这样进入了“历史”。【142】

元明革命的民族主义想象

事实:元明鼎革的性质主要是由阶级矛盾引起的政治革命和社会革命,而并非像人们过去惯常理解的那样是一场民族革命。【147】

问题:自明朝直至近代,元明嬗代所带有的非常浓厚的民族革命色彩究竟是如何被后人涂抹上去的呢?【147】

明朝开国君臣对于蒙元王朝常怀感念之情。【148】明朝初叶,对于蒙元王朝的正统地位一贯是给予明确承认的。【158】

明朝长期面临的“北虏”之患,是导致民族矛盾激化的主要根源,以土木之变和庚戌之变为标志【148】

朱元璋,1367年,遣徐达北伐时发布的《谕中原檄》

自古帝王临御天下,中国居内以制夷狄,夷狄居外以奉中国,未闻以夷狄居中国治天下者也……古云胡虏无百年之运,验之今日,信乎不谬。当此之时,天运循环,中原气盛,亿兆之中,当降生圣人,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149】

15世纪中叶以后,明朝士人开始对元明革命进行重新解读。【151】

明朝后期,士人的民族情绪愈益亢奋,对于元明革命的意义也有更为极端的阐发。【151】

嘉靖以后,因明蒙冲突加剧,仇恨蒙古的民族情绪愈发明显。【152】、

明初正统论最看重的是“混一寰宇”之大一统,而明中叶以后的华夷之辨则强调的是正统之“正”,这种思潮滥觞于方孝孺。【160】

土木之变以后,明人民族情绪持续高涨,华夷之辨开始兴起,方孝孺的正统论在这种新的时代氛围下理所当然地成为明朝士人最倚重的思想资源。【161】但明朝中叶的某些官修史书仍在继续沿袭传统的蒙元史观。【162】

明人蒙元史观的根本转变,元朝正统体系被彻底颠覆,乃是嘉靖以后的事情。王洙《宋史质》【163】

【清末民初人眼中的元明革命】这一段梳理得非常精彩。

“倒错”的夷夏观——乾嘉时代思想史的另一种面相

一、“异端”的正统论:以扬州学派诸士人为例

凌廷堪,北朝正统论【174】,独尊金统,举出宋高宗曾向金朝称臣一事,否定南宋政权的政治合法性。【175】

焦循。强调北魏正统论;以辽继唐,传金及元。【176】

黄文旸(扬州学派同道),《通史发凡》,专为改造历代正统体系而作,以汉、曹魏、西晋、后魏(即北魏)、北周、隋、唐、辽、金、元为正统。【177】

对于扬州学派的心态和动机,道光以降,有如下解释:

(一)汉宋之争说

由桐城派提出,方东树《汉学商兑》。【178】

漏洞1:扬州学派诸人的异端正统论显然并非专门针对宋朝,而实际上是夷夏正统观问题,而不只是要把宋朝排除在正统王朝之外。【179-180】

漏洞2:扬州学派并无固守汉宋门户之陋习。【180】

(二)反民族观念说

钱穆《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谈凌廷堪的史学观念,反映他缺乏民族观念的一面,但为何民族观念单薄未回答。【181】

(三)取媚时君说

抗战时期,萧公权《中国政治思想史》【181】

简单化和情绪化的揣测,不但无法说明为何乾嘉时代士人民族观念普遍淡薄的问题,也不能解释凌廷堪、焦循、黄文旸等人的真实心态。三人发表异端正统论言论时,以其社会地位和身份,其言论根本没有上达庙堂的可能。【183】

(四)注重绩效说

台湾学者张寿安,即特别看重政治之功绩和君主之才能。【183】

二、满清统治者的文化立场:以清高宗为例

与乾嘉时代汉族士人似乎有悖常情的异端正统论形成鲜明对比,清朝统治者坚持华夏正统的文化立场,清高宗尤为突出。【184】

(一)宋金和战及岳飞、秦晖的评价问题

(二)由元代杨维桢《正统辨》一文引起的夷夏正统之辨

三、盛世的背后:乾嘉时代士林世界的“集体无意识”

借助荣格无意识两个层次的划分,民族观念淡薄构成集体无意识,凌廷堪等鼓倡的异端正统论大致相当于个人无意识层面的东西。康雍乾以来长期实行的思想钳制和文化高压政策,导致汉族士人和一般百姓普遍存在无端的自我压抑倾向,麻木不仁的民族意识是乾嘉士人的一种心理常态;而凌廷堪等少数士人所持的异端正统论则是由于长期的自我压抑而形成的某种心理变态的产物。【201-202】

太平天国史观的历史语境解构——兼论国民党与洪杨、曾胡之间的复杂纠葛

无论是太平天国革命还是元明革命,都没有太多的民族革命内涵,它们浓厚的民族革命色彩主要是由后人涂抹上去的。元明革命的民族主义想象始于明中叶以后,在长期面临“北虏”之患的时代背景下,元明鼎革的历史记忆被重新唤起,并且自然而然地被解读为一场“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的民族革命,而清末反满排满的时代氛围,使元明嬗代呈现出愈益浓厚的民族革命色彩。

至于太平天国的民族革命标签,则可以说是清末革命党人一手打造的。孙中山领导的国民革命揭橥民族主义的大旗,并将其思想渊源追溯到太平天国及元明革命。但元明革命过于遥远,且除了一篇朱元璋的《谕中原檄》之外,也实在没有什么文章好做,而刚刚过去的太平天国运动则耳目相接,并且所针对的革命对象又同是满清政权,故太平天国便理所当然地成为可堪利用的最佳历史资源。太平天国的“民族革命”想象由此而产生,一种新的太平天国史观被成功地塑造出来,并伴随着三民主义的广泛传播而逐渐融入社会主流意识形态。【212】

涉嫌敏感,略去笔记

���=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正统与华夷的更多书评

推荐正统与华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