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之谜 硅谷之谜 8.5分

硅谷发展的本质

scottcgi
2018-04-29 09:40:25

本文是,读 “硅谷之谜”后的总结,带有个人的理解。

硅谷的创造力和创新,资本运作,以及对世界的影响,是其它地区或国家都想复制的目标。但世界上没有第二个硅谷,所有的模仿并没有成功复制。政府的支持,科技创业园,大学的合作,这些模式并没有让人看到半点硅谷的影子。这些只是一些所谓的硬件,在算上天气气候也是。而硅谷精神就像软件,才是创造力的体现与能量的源泉。

硅谷精神有3个方面。叛逆精神,对失败的宽容,以及拒绝平庸追求卓越。这3者有独立的一面,也有互相关联的一面,也有与历史和政府的潜在关系。

首先,叛逆精神。

历史滋生了叛逆,仙童公司的解体始于8叛徒的另立门户。而仙童公司可以看成是硅谷形成的起点。具有讽刺的是,一个公司的消亡竟然带动了地区发展,创造了一个传奇的开始,最后仙童公司被记入历史的原因不是繁荣昌盛,而是它的衰落。从这点来看,已经是一个叛逆的故事的开头了。然而,并没有停,新创建的公司,继续有人叛逃另立门户。所有的叛逃剧情中,投资人都煽风点火推波助澜并且表示支持。对于叛逃者,公司的管理者也有着相当大的接受度,或许是知道不久的将来自己也会叛逃吧。

为什么,投资人会支持

...
显示全文

本文是,读 “硅谷之谜”后的总结,带有个人的理解。

硅谷的创造力和创新,资本运作,以及对世界的影响,是其它地区或国家都想复制的目标。但世界上没有第二个硅谷,所有的模仿并没有成功复制。政府的支持,科技创业园,大学的合作,这些模式并没有让人看到半点硅谷的影子。这些只是一些所谓的硬件,在算上天气气候也是。而硅谷精神就像软件,才是创造力的体现与能量的源泉。

硅谷精神有3个方面。叛逆精神,对失败的宽容,以及拒绝平庸追求卓越。这3者有独立的一面,也有互相关联的一面,也有与历史和政府的潜在关系。

首先,叛逆精神。

历史滋生了叛逆,仙童公司的解体始于8叛徒的另立门户。而仙童公司可以看成是硅谷形成的起点。具有讽刺的是,一个公司的消亡竟然带动了地区发展,创造了一个传奇的开始,最后仙童公司被记入历史的原因不是繁荣昌盛,而是它的衰落。从这点来看,已经是一个叛逆的故事的开头了。然而,并没有停,新创建的公司,继续有人叛逃另立门户。所有的叛逃剧情中,投资人都煽风点火推波助澜并且表示支持。对于叛逃者,公司的管理者也有着相当大的接受度,或许是知道不久的将来自己也会叛逃吧。

为什么,投资人会支持叛逃呢。很明显,这些硅谷培养的投资人,相当大的一部分就是曾经的叛逃者。这些历史,塑造了最开始的文化,也影响了政府法律的形成以及变革。加州地区对于跳槽创业相关的法规有着相当大的弹性,这让硅谷的公司也对叛逆从内心到外在都有了相当程度的认可。这就给叛逆精神奠定了发展的土壤。

那么叛逆精神是什么呢,就是拥有批判精神并且敢于,反传统反对权威的价值主张。这些人的主体是工程师,他们有所追求才会具有批判性渴望进步,他们苛刻要求自己才会充满自信,敢于挑战传统和权威。这也是所谓的工程师文化,往往这些人,会有很强的动手能力,说干就干用行动证明一切。而过程中就会产生新的想法和观点,这便是创造力。工程师的地位在硅谷很高且受人尊敬,才会让他们普遍的叛逆精神成为主流价值观。

工程师是具体做事情的人,他们并没有被管理层所束缚,甚至可以得到更多的尊敬和地位,以及薪资回报。所以,硅谷并没有形成对管理职位的趋之若鹜。人们热衷于自己的动手解决问题,追求内心真正的激情所在。这就是微观层面的高效,这种效率正是激发了创造力,能够不断进步保持领先的能源所在。正所谓,微观的逻辑成就了产品,宏观的逻辑成就了管理。硅谷的工程师们能安心的打造产品的同时,管理层,投资人,政府等所有的外部环境都在进一步确保支持工程师们的工作。这样,在硅谷产品和管理能够各自高效的发展,又能互相融洽的支撑。

可见,这里的叛逆精神并不是盲目的,不同于青春期的叛逆,随心所欲的叛逆。而是为了追求,为了创造,通过动手实践,所得到的不得不为之的坚定信念。这种叛逆更像是能量的跃迁,进化过程中对过去旧模式的变革。

然后,对失败的宽容。

关于成功和失败的关系和概念,早已烂大街。但是正是这种人人都知道不起眼的道理,才是常常被忽略又不自知的。大家都知道成功需要失败的奠基,就像听了很多大道理可依然过不好自己的一生一样。只有真正经历了失败以后,才能够入木三分的体会到失败和成功的关系。对失败的宽容,这里有2个宽容。一个是自己内心对自己失败的宽容,一个是外部环境对个人失败的宽容。

在硅谷,失败无论从个人还是外部环境,都被计入了成本,就是对失败宽容最直接的体现。打一个比方,烧一壶水,100度烧开是想要的成功结果,100以内都是不想要的结果。从0度到100度,就是失败到成功的过程,其实是同一个物质变化过程中不同阶段的变现,如果要去除一个阶段,那么也永远得不到最后的结果。对个人来说,失败的打击和冲击力是有的,但硅谷人不惧怕失败,这是必要的学费,这是需要调整的机会,这是走向成功的一个阶段,所以硅谷连续创业是司空见惯的。人们已经认识到失败的本质,失败就变成了激励,而不是毁灭性的休止符。

对于外部环境,无论是公司内部的项目,还是风投的项目。失败会以更加精准的模型被分析,被量化,被总结,被调整。每次失败都会让公司和风投去调整优化,一步步向着最好的结局逼近,这就是控制论的最佳体现。公司会把失败项目的投入计入产品利润,风投则更喜欢有过失败经历的创业者,并用了风险一词给自己命名。可见,硅谷的环境认识到失败的价值,并加以利用使之成为成功的催化剂。

只有具有叛逆精神的人,那些实践工程师文化的人,才能领悟宽容失败的意义。硅谷的外部环境也只会对这样的人才宽容,而不是宽容任何人的任何失败。有所追求,极度苛刻,去成为想在世界看到的改变,这就是硅谷不断失败又不断尝试,最终获得成功的心态。

最后,拒绝平庸追求卓越。

平庸是一种生活,卓越也是一种生活。只要认命并且乐在其中,生活并没有对错好坏之分。但在硅谷追求卓越是一种常态,是普遍的共性。追求卓越也有两个层面,一个是个人内心的追求,一个是外部环境的驱使。

个人追求来说,还是工程师文化。这群人天生就是不甘于平庸,力求卓越。在这个过程中,必然得到了精神上最大的奖励。这些人面对大脑的化学奖励,对卓越极度渴求,会表现出疯狂不屈不挠执着偏执等特质。根本控制不了自己,不去叛逆,为了得到想要的结果不断尝试,这是被编码在DNA里面的算法。

对于硅谷的环境来说,那就是淘汰。对公司,对个人都是这样。无情的淘汰,不能更好只有消亡,不仅实践了适者生存的法则,也给更好更先进的新生代让路留下发展空间。不追求卓越,不做的更好,不创新,不提高效率,那么就会消失。留在硅谷的就是追求卓越的,平庸的只有要么离开要么死亡。很无情,却很高效,顺应了发展的内在需求。

以上就是硅谷精神所在。当然,在强大的精神力量,如果不能控制自如,那么也相当于从未拥有。所以,拥有了硅谷精神之后,需要有一套先进的符合时代的方法论来运作精神能源。那就是3大理论,控制论,信息论,和系统论。

首先,控制论。

牛顿的机械论思维,统治了工业文明发展。概括来说就是,给出规则,给出环境的影响因素,就能重复无限的得到相同的结果。传统的企业,无不体现了这样的管理思维。指令上传下达,逐层执行,机械化的执行层无序独立思考。所有的方向规划预测,都是来自上层管理层,而问题在于脱离了具体做事一线,难免对影响因素做出全面而准确的设计和判断。并且,执行层遇到的具体未考虑到的问题,层层上传又浪费了时间和效率。

还有最重要的是。规则公式模型可以总结得到,环境的影响因素充满了蝴蝶效应,或许还有微观层面的量子纠缠和不确定性。根本无法获得完备的影响因素。我们总是在利用片面的考虑因素扔到过去相对可用的公式里,企图得到对未来的精准语言,结果不言而喻了。

控制论的本质,就是不断的调整公式,不断的使用当下与时俱进的条件数据,不停的调整方向和战略。不是企图从开始就预测未来,而是在快速迭代中,慢慢看见清晰的未来,逼近未来,从而抵达彼岸。这就厉害了,打个比方,计划从第一个地方去到另一个地方,我们不能预计途中出现的所有问题,更不能一下看到一条路径连接两地。但,我们打开车灯,每次照亮前方50米的道路,然后随机应变,不断调整速度和方向,灵活应对,我们就可以成功抵达。

硅谷从一开始就全面实践控制论,颠覆性的创新和变革,没人可以一下就看的清晰,但整个硅谷却可以不断调整逼近最终引领。这符合工程师的探索欲望,符合环境对失败的宽容,符合对卓越的追求,符合叛逆精神,符合工程师文化的主导,控制论可以发挥的淋漓尽致。

然后,信息论。

极度的概括来说,第一封闭系统需要引入新信息才能保持有序。第二带宽决定了信息传递的效率。

硅谷的淘汰就是一种推陈出新引入新的信息,硅谷的多元文化融合也是引入信息的信息,硅谷的叛逆不断创造了新的公司和产业也是引入信息。完美实践了第一定律。

在管理上扁平的结构,增加了信息传递的带宽。让公司内部和外部的信息交流通道扩容。这不仅给予工程师更多的自由和时间,让工程师有更多的参与权和决策权,也让管理者能够专注于规划和外部交流,各司其职。真正的扁平结构,不仅体现在层级的简洁,也是对放权和人人平等的理解和执行。工程师的叛逆,让不平等彻底瓦解。追求卓越的品质,让放权可以成为可行的现实。个人多面手的能力,以及爱好实践的动手能力,让管理变的简单,层级可以精简。完美实践了第二定律。

最后,系统论。

除了优化局部细节,还要追求对整体的境界和完善,就能得到超越各部分总和的结果。不是做好了每一个部分,就可以得到完美的整体。由于量变引起质变,对细节局部的逐一了解,并不能对整体完全的把握。事物之间的联系和影响,每次仅有限的部分被注意并参与决策思考。质变就是那些广泛微小的联系积累而产生对信息结构重要的作用。硅谷的卓越,不仅有细节上的精益求精,也有整体上的打磨。整体的设计境界,依赖于具有远见卓识的天赋型选手参与,而这些人才恰恰又被硅谷的发展条件所吸引而聚集。

同样的,整体的境界,也依赖于调整和反馈才能逐步达到。那么,快速迭代不断优化的模式就给予了整体打磨的机会。追求卓越给予了向往境界的目标。扁平的管理,高效的信息带宽,让调整和反馈能够快速作用实践出结果。这让硅谷在卓越的基础上产生了质的跃迁,向现象级改变世界的产品迈出了唾手可得的一步。

以上,就是我的阅读收获。可见,叛逆,对失败的宽容,追求卓越,控制论,信息论,系统论,之间关系是网状的,并非是简单的线性关系。之间广泛的关联性,就像是量变和质变的关系,就像系统论里最终所追求的整体上的境界,就是硅谷的境界。


最后的最后,夹带一些私货,是我阅读过程中的阶段性的一些感受。

硅谷公司的管理精髓在于,保持小公司的做事方式,就是灵活性,能够快速的应对变化,执行新思路。远见需要天赋与直觉,快速适应力,需要经验积累与简单透彻的管理。

只有挑战传统,颠覆现有规则,制定自己的游戏规则。时代是发展的,顺着时代,就活不过变革。知识,创造,想象力,勇气,希望,坚持,梦想。集起这七个,就可以召唤神龙,结局你懂的。

当个人追求最大化个人利益的时候,一定会给社会带来正向效应。最大化必然是可持续,高效,可重复的。这也是个人能量的发觉和释放,必然配合了社会大方向的发展,因为都顺应了热力学定律。

硅谷的风险投资,之间得合作远多于竞争。不仅会合投一个项目,分担风险,还会互相接盘,把公司推上市,形成一条产业链。看中人,和人才的培养储备。这本身就像是微观层面,高效的能量转化操作。

伟大的公司打造愿景,平庸的公司定期洗脑。如果认同一家公司的使命和价值观,那么所有人会激发内在的驱动,去捍卫价值观,去成为想在世界看到的改变 。

死亡是一个公司对社会最后一次贡献,淘汰掉不合适的人是一种共赢的解脱。人类情感的弱点,就是不愿意面对淘汰,做减法。和我内心欲求不谋而合,过往中每次进步改变,都是伴随着抛弃熟悉的事物与习惯,战胜恐惧与未知,才发现舍然后才能得。有限的时间才能创造无限的可能性。

去成为想在世界看到的改变,有所追求,极致的苛刻,梦想就是汇集起,那些别人不在乎的,背后的力量。

这有一个相辅相成的关键。一流的人才和对失败的宽容。只有对一流人才的失败才能宽容,因为他们渴望改变,有所追求,他们的失败是在排列组合是在试错,在逼近正确结果。在等待运气被命运的神秘推动力。硅谷完美实践了这两点。

创造伟大的产品。有两条平行又交织的路线。一条是工程实践,精益求精的细腻,苛刻的要求。一条是内心的渴望和激情,变态般的完美主义,不知疲倦的疯狂。时间轴上,这两条内在和外在的行为,所连接起的点点滴滴,就像一种编码的排列组合。这就是发展进化的算法奥义所在。

权威的优势在于,经验,对领域技术的全面了解,以及对未来比较精准的预知。但这些信息,形成的理念又会压制想象力,其实就是数据无规则组合的能力。革命性颠覆产品需要想象力。

控制论,快速迭代利用反馈,不断优化调整,就可以慢慢逼近结果。信息论,最大限度利用资源,并不断扩大资源流通的带宽,就可以稳定系统创造有序。系统论,除了优化局部细节,还要追求对整体的境界和完善,就能得到超越各部分总和的结果。

为什么,我们的目标不能是星辰大海,生活处在苟且之时,人生仍然有诗和远方。找到内心的激情所在,然后,全力以赴。那些伟大成就,都始于私人情怀,然后历经万难,最后被运气推向了命运的终点,雕刻进了时间的历史。

互联网让信息流通带宽增加,信息交流的成本下降。更多的信息可以更加容易的自由排列组合,以及被发现。有价值的信息和载体不会被埋没,这就是高效。权威被削弱,传统被颠覆,创造力和想象力成为主宰,决定了谁会成为信息时代的主宰。

没有环境信息,没有上下文,没有所见所闻就没有所感。大脑凭空变不出什么想法。而根据信息论第二定律,信息传递带宽决定了信息熵。那么,凭借什么去创造,去创新,去领先一步,去改变世界。不是等着信息随机的进入大脑,而是与信息互动,有目的的过滤寻找信息,利用信息去建立结构,更快的组织和索引信息。世界是宏观的,那么大脑就是微观的,概率连接宏观与微观,闪念连接了想法与行动连接着世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硅谷之谜的更多书评

推荐硅谷之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