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鸦 谜鸦 7.8分

事若春梦了无痕

Andreja
2018-04-29 00:08:22

读葛亮时,总觉着他与刘以鬯的文字有些异曲同工之妙,晦明晦暗,虚无缥缈,刘以鬯曾写过,“那些消逝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看到的种种,也是模模糊糊的。”葛亮的笔下的人物从岁月中穿梭而过时,前方的道路不断的重建,后方的道路不断的坍塌,身后的残垣断壁化为厚重的灰尘,在空气中氤氲飘散,尘埃里若隐若现的光亮,就犹如夜空中的星芒,它们穿越了几十年才触碰到人类的眼睛,我们看到它们时,或许它们早已湮灭,这是它们生命垂危之际发出的最后的信号,它们在岁月的漩涡里悄声的诉说着,“我们曾在你的生活中真实的存在过。”

葛亮的短篇小说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他笔下的人物无法摆脱的宿命感,就犹如冲向池塘戏水的孩童,手舞足蹈,无忧无虑,好不欢乐,殊不知池底危险的生物早已紧紧的贴在了他们脆弱的皮肤上,饱食着他们的鲜血,当他们从池塘中抽出身来,暴露在阳光下的水蛭如此的面目可憎。“水蛭”就是人们的宿命,美好生活下阴郁的潜伏者,当人们用力将它剥离开来时,反倒扯得血肉模糊,留下一块难以愈合的疤痕。

《谜鸦》中篇幅最长的短篇小说《私人岛屿》是我最为喜爱的

...
显示全文

读葛亮时,总觉着他与刘以鬯的文字有些异曲同工之妙,晦明晦暗,虚无缥缈,刘以鬯曾写过,“那些消逝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看到的种种,也是模模糊糊的。”葛亮的笔下的人物从岁月中穿梭而过时,前方的道路不断的重建,后方的道路不断的坍塌,身后的残垣断壁化为厚重的灰尘,在空气中氤氲飘散,尘埃里若隐若现的光亮,就犹如夜空中的星芒,它们穿越了几十年才触碰到人类的眼睛,我们看到它们时,或许它们早已湮灭,这是它们生命垂危之际发出的最后的信号,它们在岁月的漩涡里悄声的诉说着,“我们曾在你的生活中真实的存在过。”

葛亮的短篇小说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他笔下的人物无法摆脱的宿命感,就犹如冲向池塘戏水的孩童,手舞足蹈,无忧无虑,好不欢乐,殊不知池底危险的生物早已紧紧的贴在了他们脆弱的皮肤上,饱食着他们的鲜血,当他们从池塘中抽出身来,暴露在阳光下的水蛭如此的面目可憎。“水蛭”就是人们的宿命,美好生活下阴郁的潜伏者,当人们用力将它剥离开来时,反倒扯得血肉模糊,留下一块难以愈合的疤痕。

《谜鸦》中篇幅最长的短篇小说《私人岛屿》是我最为喜爱的,故事围绕初入职场的女性白领和已婚领导之间的婚外情展开,部门领导与女白领相处时,他对妻子不忠的焦虑感仿佛成了爱情的催化剂,违背道德初衷的羞愧感裹挟着尝鲜的兴奋感在体内剧烈的燃烧着,他胸前殷红的胎记就如焰火般仿佛能将体外的一切吞噬殆尽。

女白领与男领导之间的爱情让我想起了《美德的动摇》中土屋与节子的婚外情,“谎言一旦成为生活必不可少的部分,就会像井水一样,源源不断的流出。”男人无法抛弃他的工作和妻子,然后与女子奔向迷茫的未来,因为他的荣华富贵全部来源于妻子的财产,一旦他离开了妻子,他的人生将会一落千丈,他不断的与女子周旋着,女子因男子的包养,离开了公司,独自生活在远离他的城市里,她多次想离开他,可每次见到他时,他都身不由己,他胸前的红色胎记早已将他吞入了腹中,她离不开他,如鱼之于水,如禾苗之于土地,如诗之于象征性,如宿命之于女子,她在他给她买的房屋里,逐渐变得羽翼丰满,她知道他为何不能与她私奔,她知道他的妻子暗中操控这一切,她知道他是爱她的,这幢房子不过是她的牢笼罢了,她无法逃离此地,她的顿悟也不过是困兽之斗罢了,离开了这个牢笼,还有更大的牢笼等着她。

“他并未答我,只微微一笑,伸出右手,上面是一层厚实的茧,遮没掌纹。他说,你看,我的命运线已经没有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谜鸦的更多书评

推荐谜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