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 8.8分

每个人其实都是哈姆雷特...

一生学闭嘴
2018-04-28 看过

将死的哈姆雷特倒在挚友霍拉旭的怀中,诉说着自己的悔恨与余愿。

一息尚存。他回答了这个世上最为核心、究极的问题,以及其私人与虚妄的角度

他说。The rest is silence.

唯余沉默

是的,唯余沉默。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仅仅是这样一个句式最为简单的问题,就已值得让几代人不断求索追问。

“默然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无涯的痛苦,通过斗争把他们清扫,这两种行为,究竟哪一种更高贵?”而在莎翁笔下,这样的挣扎困苦被映射到了极致——是坚持基督徒所信奉的不可充当“上帝的凶器”,还是选择完成挪威狂热异教徒式的传奇复仇?

复仇。这似乎是戏剧中永恒不变的经典冲突,且同样适应于人生。有人生而为复仇。

许多人认为,哈姆雷特是著名而经典的懦夫形象,举棋不定,将决未决。误杀藏在帘幕之后的波洛涅斯;将自己的爱人奥菲利亚逼至自尽;使得母亲误饮毒酒而死;直到被毒剑刺中,得知必死无疑,才决定刺死杀父夺母的仇人克劳狄斯;落得同归于尽的下场之后,还将丹麦传给了世仇挪威王子福丁布拉斯。似乎一切的悲剧,都可以归咎于这个首鼠两端,迟疑不决的王子身上。于是否复仇之间徘徊不定,是哈姆雷特致命的弱点。

可这能否真的能够称作是一个“弱点”呢?

于哈姆雷特的眼中,丹麦如同混沌的地狱,他于德国威登堡大学求学,鄙薄丹麦夜夜笙歌,醉生梦死的盛宴;他崇尚基督徒灵魂与善行罪孽一说,同时肯定挪威王子福丁布拉斯武力强悍,果决攻击波兰的行动;他赞美人类天性中美好的品质,崇尚基督式世界整体观的思想。他并非命定之中应当机立断完成复仇,继承丹麦大统的前王之子,而是一个具有理性思考本能,与蒙田“成人式天真”性格特征的世界主义者。而正是这样的一个本性自由的世界主义者,却因于城墙游荡的亡父之魂,卷入一场挪威古典神话式的最为原始、凶残的复仇之中。

若说犹疑是哈姆雷特致命的弱点,不如说思考才是他的“原罪”。

莎翁笔下总是有这样的一种人,他们是残酷功利主义世界的零余者,狂热积极氛围中的沉默者。滑稽如《亨利五世》中福斯塔夫爵士,也会在亨利王攻打法国战前于营地徘徊,反复质疑丰功伟绩与英雄豪杰的实在性;疯狂如哈姆雷特,看到弄臣郁利克孤苦的白骨,他也会发出是否亚历山大也像如此化为尘土、烂泥,拿来塞在啤酒桶的口上的疑惑与唏嘘。

以主流价值观来看,我们注重现世成就,人人都想于青史留下一笔,尤其是那些狂热张扬的政治家们,不遗余力,前赴后继,大多留下的是小丑似的滑稽形象。可这样淡薄的一笔真的有实际的意义与价值吗?人生匆匆百年而过,数百个百年之后,不过是白骨累白骨,尘土掩尘土罢了;少有行人质疑,脚下的这块大地由谁的骸骨堆积而起,而少之又少的人能够找到答案。城楼起而宫闱塌,人潮似海水般聚了又散,历史需要的不过是一个印象而已,一个只需概念、定义,能给人以归属感的印象。少有人苦苦追问,也没有人能获得本原的答案。

因此,被实用主义者称作懦夫、庸才的虚无主义者,如哈姆雷特,他太想得知真相与答案,苦苦追问,苦苦求索,反而永久坠入了米诺斯的迷宫。于是他们想要逃出迷宫,重获自由,便以粘连鸟羽,渴望做伊卡洛斯式的沉思者。他们接近了真相,似乎答案已经近在咫尺,于是不断的思考、诘问,想要靠近究极的太阳,结果陷入了思维怪圈,无法完成真正灵魂的出走。阳光融化羽翼,沉思者如流星般坠海而亡。

一个人如果不断追问生命真切的意义,他往往会失去继续生活的意义。这就是为何多数人宁愿做一个蒙在鼓里的蠢材,也不愿不断的叩问真相,或得知答案。

可如木心所说,无论哪个时代,我们都需要伊卡洛斯式的英雄。我们需要像哈姆雷特这样的虚无主义者,能在混沌无序的生命之中时刻提醒自己,沉思是何般的基本与重要。以至于即使是在无边黑暗中静坐,还能不断追问自己是要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人性的苏醒,始于自掘的意识。

因此,我深切同情着哈姆雷特,甚至有时还会陷入哈姆雷特式的Negative Capability之中,进行自我的挣扎与沉思,于迷茫之处寻找疑惑、与神秘之美;我会感到我已成为了无限空间中的主宰者,成为哈姆雷特,于正在祈祷的克劳狄斯之后犹疑着是否此刻动手,那是一种同病相怜的命运共同归属感,是荒原狼般的自我冲突,也是唯美主义式的自我沉醉,竟因命运的纠结与多变、凄苦无力的悲剧性,感到真正的美应运而生,抽枝发芽,欣欣向荣。

笔者所思,人生不一定需要确切的意义。意义本身就是无意义的,这个词空泛,苍白,毫无生气与说服力。但我愿意去思考意义,并享受于这种沉思的感觉。这实际上并非对造物主或自然世界的追问,而是对自我身份认知的自掘。我热爱于阳光下解剖自己,揭发自我罪责与不堪的这种行为,这让我感觉我是一个真实的人,一个不断反思的人。无论懦夫、庸才还是无知者,这些称号都让我感到一种命定式的归属感,一种属于我自己的、沉浸式的Negative Capability。这世界因残破与悲剧而完美。

如哈姆雷特对霍拉旭所说的那些字字锥心的遗言,他希望他的故事能够被传唱百年,能够警醒世人,告知世界,那个他通过无数的自白与挣扎,而寻找到的答案。

The rest is silence.

这人世间,如此苍白沉寂,万千呼唤,换不来一句回响。

可我从未有过如此充实,沉浸于生命之中的感觉。

原作者:@三冬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哈姆雷特的更多书评

推荐哈姆雷特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