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 看见 8.8分

书摘

面包树下听宇
2018-04-28 19:30:55

《看见》柴静

🗣你想如何报道一个国家,就要如何报道自己。

🗣死亡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无意识,那才相当于死。

🗣对遭受的侮辱,不需要愤怒,也不需要还击,只需要蔑视。

🗣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海子)

🗣有些笑容背后是紧咬牙关的灵魂。——柴静《看见》

🗣一九四六年,胡适在北大的演讲中说:“你们要争独立,不要争自由。”

我初看不明白。

他解释:“你们说要争自由,自由是针对外面束缚而言的,独立是你们自己的事,给你自由而不独立,仍是奴隶。独立要不盲从,不受欺骗,不依赖门户,不依赖别人,这就是独立的精神。”

🗣

“公民和普通百姓的概念区别是什么?”

“能独立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却不傲慢,对政治表示服从,却不卑躬屈膝。能积极地参与国家的政策,看到弱者知道同情,看到邪恶知道愤怒,我认为他才算是一个真正的公民。”

🗣我问一个哈佛的老教授,社会上这么多问题,改起来有很多惰性,怎么改?他说,让问题浮出水面,让它“不得不”改变。

🗣保持对不同论述的警惕,才能保持自己的独立性。探寻就是要不断相信、不断怀疑、不断幻灭、不断摧毁

...
显示全文

《看见》柴静

🗣你想如何报道一个国家,就要如何报道自己。

🗣死亡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无意识,那才相当于死。

🗣对遭受的侮辱,不需要愤怒,也不需要还击,只需要蔑视。

🗣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海子)

🗣有些笑容背后是紧咬牙关的灵魂。——柴静《看见》

🗣一九四六年,胡适在北大的演讲中说:“你们要争独立,不要争自由。”

我初看不明白。

他解释:“你们说要争自由,自由是针对外面束缚而言的,独立是你们自己的事,给你自由而不独立,仍是奴隶。独立要不盲从,不受欺骗,不依赖门户,不依赖别人,这就是独立的精神。”

🗣

“公民和普通百姓的概念区别是什么?”

“能独立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却不傲慢,对政治表示服从,却不卑躬屈膝。能积极地参与国家的政策,看到弱者知道同情,看到邪恶知道愤怒,我认为他才算是一个真正的公民。”

🗣我问一个哈佛的老教授,社会上这么多问题,改起来有很多惰性,怎么改?他说,让问题浮出水面,让它“不得不”改变。

🗣保持对不同论述的警惕,才能保持自己的独立性。探寻就是要不断相信、不断怀疑、不断幻灭、不断摧毁、不断重建,为的只是避免成为偏见的附庸。或者说,煽动各种偏见的互殴,从而取得平衡,这是我所理解的‘探寻’。”

🗣他就评论:“你的问题是你总是太投入了,热爱就会夸张,感情就会变形,就没办法真实地认识事物了。”

🗣

“痛苦是财富,这话是扯淡。姑娘,痛苦就是痛苦,”他说,“对痛苦的思考才是财富。”

🗣“新闻调查”的同事小庄有句话:“电视节目习惯把一个人塑造为好人,另一个是坏人,实际上这个世界上没有好人和坏人,只有做了好事的人,和做了坏事的人。”

🗣这人最后写道:“不要因为一样东西死去就神话它。”

🗣转变看上去突兀,但在最初面对大量反对声音时,晃动其实已经开始,人往往出自防卫才把立场踩得像水泥一样硬实,如果不是质问,只是疑问,犹豫一下,空气进去,水进去,他两个脚就不会粘固其中。思想的本质是不安,一个人一旦左右摇摆,新的思想萌芽就出现了,自会剥离掉泥土露出来。

🗣在采访笔记本前页,我抄了一段话,歌德让他的弟子去参加一个贵族的聚会。年轻的弟子说“我不愿意去,我不喜欢他们”,歌德批评他:“你要成为一个写作者,就要跟各种各样的人保持接触,这样才可以去研究和了解他们的一切特点,而且不要向他们寻求同情与共鸣,这样才可以和任何人打交道……你必须投入广大的世界里,不管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它。”

🗣“Doing the right thing is the best defence.”——准确是最好的防御。

🗣“有的笑容背后是咬紧牙关的灵魂”。

🗣有天翻书,看到斯宾诺莎在《伦理学》里说:“嘲笑、轻蔑、愤怒、报复……这些情绪,都与恨有关或者含有因恨而起的成分,不能成为善。”

🗣多用‘我的’,少用‘我们的’

🗣真相往往就在于毫末之间,把一杯水从桌上端到嘴边并不吃力,把它准确地移动一毫米却要花更长时间和更多气力,精确是一件笨重的事。

🗣一八九四年,美国传教士亚瑟·史密斯写过一本书叫《中国人的性格》。他观察到当时的国人有一个强烈的特点是缺乏精确性:“分布在城市边的几个村子,跟城相距一到六里,但每个村子都叫三里屯。”中国的“一串钱”永远不可能是预想的一百文,陕西省是八十三文,直隶是三十三文,“这给诚实的人带来无穷的烦恼”。

史密斯叹息这背后不求甚解的智力混沌:“你问一个中国厨师,面包里为什么不放盐?答案就一个:‘我们在面包里就不放。’‘你们这个城市有这么多好的冰制食品,为什么不留一点儿过冬?’答案也只有一个:‘不,我们这儿冬天从来没有冰制食品。’”

这种缺乏科学精神的文化渗透在整个老大帝国,蔡元培评论过:“自汉以后,虽亦思想家辈出,而其大旨不能出儒家之范围……我国从前无所谓科学,无所谓美术,唯用哲学以推测一切事物,往往各家悬想独断。”

🗣《中国人的性格》出版时,亚瑟·史密斯已经在晚清中国生活了二十二年,他在书中写道:“一个拉丁诗人信奉一句格言:‘一个了解事物原由的人,才是幸福的。’如果他住在中国,会把这格言改成:‘试图寻找事物原由的人,是要倒霉的。’”

🗣“赌脑袋”是一种粗陋的、野蛮的证明方式,通过赌注大小去证明自信的程度或获胜的概率是一种常用方式,但是一旦赌注的价值远远大于事件本身价值时,赌的行为已经失去了其本身存在的价值,而是在为过度的情绪和意气买单。(书评)

🗣后来我做节目,常想起这句“你理解吗”,才明白他的用意——宽容不是道德,而是认识。唯有深刻地认识事物,才能对人和世界的复杂性有了解和体谅,才有不轻易责难和赞美的思维习惯。

🗣有时候,据理力争时就是享受将对方推向尴尬与难堪的感觉,真是变态啊!争论已经不在于解决问题本身,而是要看谁输得惨,真是不理智,情侣之间的争吵更甚!控制控制,哦咪陀佛(书评)

🗣没有夯实的报道为基础,评论只是沙中筑塔。

🗣美国的新闻人克朗凯特在世时,他的老板希望他在晚间新闻的最后五分钟加上评论,他拒绝了:“我做的不是社论,我做的是头版,最重要的是为电视观众提供真实客观的报道。”他的同事抱怨他过于谨小慎微了,但他说:“如果我一会儿想不带偏见地报道,一会再就同一题目发表一篇鲜明的社论,观众会把整个广播业看作持偏见的行业。”他每天节目的结尾语都是“事实就是如此”,这也是他去世前最后一篇博客的名字。

🗣一个不关注真相的民族,是一个没有前途的民族,一个不追求真相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堕落的社会。

🗣梵高对他弟弟说过:“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包括艺术本身。唯一不朽的,是艺术所传递出来的对人和世界的理解。

🗣曼德拉说的一句话,他说,如果因为怕别人看到就不做自己觉得该做的事情,把它隐藏起来,那就等于说谁都不能做这个事情。如果自己把它做出来并让别人看到,那就等于说谁都可以这样做,然后很多人都会这样去做。

🗣“人的强大不是征服了什么,而是承受了什么”

🗣卢安克说:“文明,就是停下来想一想自己在做什么。”

🗣“我自问我为什么心里总是这么急呢,做节目的时候急,没节目做也急,不被理解急,理解了之后也急,改变不了别人急,改变了也急。为什么我心里,总有那么多的放不下,那么多的焦虑呢?”

🗣“成功”?“失败”?哪儿来的标准?是名望?金钱?关系? 如果你在意的我不在意,那不是恰好是我的成功么(书评)(反思:为什么我们老是以简单的成功和失败来评判一件事情?大部分人都是肤浅地以结果论成败,但是过程中的酸甜苦辣,收获与成长很少人会在意。)

🗣“那你怎么办呢?”

“没有考虑以后的,不考虑那么多。我考虑那么多,活得太累了,反正我这一辈子要做的事情,我觉得我已经做了,如果我现在死去也值得,没什么遗憾。”(柴静和卢安克的对话)

🗣“做新闻,就是和这个时代的疾病打交道,我们都是时代的患者,采访很大程度上是病友之间的相互探问。”

🗣“没人跟你过不去,是生活本身矛盾密布。”

🗣至今六百多小时的阅读让我感到自己最大的改变在于:越来越能理解和接受与我不同的想法。

我认为每个人的思想与生活环境、人生经历等等复杂的因素有关,因此大家在分享自己的想法时,所站的立场不同,得出的结论往往大相径庭。而很多事情并没有固定的标准答案,所以只要不是完全失实且不符合逻辑的极端想法,都值得相互交流讨论。(书评)

🗣为了正义背弃朋友。这话单独揪出来看,无可厚非的样子。却容易忘了一个大前提是,这个正义不要只是你自己的正义。(书评)

🗣原来大概这就是《三体》中的程心,道德高于一切,反而是最自私的人。(书评)

🗣有次采访一个新疆卖羊肉串的小贩,跟他一块吃凉粉,他说当年一路被同乡驱赶,脚被拴在电风扇上绞断了,在贫困山区落下脚接来亲人。亲人却为独占地盘,对外造他杀人的谣言,我说:“不会吧?真的吗?”他把筷子往碗上一放,看着我说:“底层的残酷,你不理解。”我哑口无言。在电视素材里看见这段镜头,心想,这女同志,表情怎么那么多啊?听到自己经验之外或者与自己观点相悖的意见,她脸上会流露出诧异、惊奇、反感、不屑,想通过提问去评判对方,刺激别人,想让对方纠正,那种冷峻的正直里暗含着自负。

这女同志原来是我,那些表情原来就是我在生活里的表情。

🗣批评别人的时候,引过顾准的话“所谓专制,就是坚信自己是不会错的想法”

🗣委屈,这个词,好像心里有一只捏紧的小拳头时刻准备战斗。不甘示弱,于是从小到大成为习惯,忘了松开,于是对谁都高抬着头,冷着脸,隔着安全的距离。

而谁又能如此幸运,能遇到看透你的倔强和软弱,愿意毫无条件对你好的人,拳头才会慢慢松开。(书评)

🗣成年人的生活并非我们所听所想的那般奸邪 它和我们竭力回忆的学生时代一样充满感动与欢乐 前提在于 你怎样对待生活 生活怎样对你(书评)

🗣我在日记里写:“一个人得被自己的弱点绑架多少次啊,悲催的是这些弱点怎么也改不掉。但这几年来,身边的人待我,就像陈升歌里唱的,‘因为你对我的温柔,所以我懂得对别人好’,能起码认识到什么不好,最重要的,是能以‘别人可能是对的’为前提来思考一些问题。”

🗣宽容的基础是理解。理解的基础是感受。

🗣软不是脆弱,是韧性。

🗣这一年,我的博客也停了。外界悄然无声,人的自大之意稍减,主持人这种职业多多少少让人沾染虚骄之气,拿了话筒就觉得有了话语权,得到反响很容易,就把外界的投射当成真正的自我,脑子里只有一点报纸杂志里看来的东西,腹中空空,徒有脾气,急于褒贬,回头看不免好笑。

🗣里尔克的诗——‘哪儿有什么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

🗣你必须退让的时候,就必须退让。但在你必须选择机会前进的时候,必须前进。这是一种火候的拿捏,需要对自己的终极目标非常清醒,非常冷静,对支撑这种目标的理念非常清醒,非常冷静。你非常清楚地知道你的靶子在哪儿,退到一环,甚至脱靶都没有关系。环境需要你脱靶的时候,你可以脱靶,这就是运作的策略,但你不能失去自己的目标。那是堕落。”(陈虻)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看见的更多书评

推荐看见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