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成生的玩客,生为活的欢乐

叶子
2018-04-28 看过

初看汪曾祺的散文,好似有些"缺味儿",过后再想,却是回味万千。汪的语言是极为平实的,没有什么惊天千仞巨浪,却有如一湾细水,不紧不慢的渗入那些路面的缝隙中,那些个,被二十一世纪高速的车轮碾压着的,无人问津的道路,那个被人们称作生活,却永远处于"背景图层"的生活。

汪的好玩,玩于细微之处。汪描写的对象从来就不是哪里哪里的名胜,这样那样的"一览众山小"之色,而是就地取景,细致如里。他可以把念书时学校对面的茶馆,像介绍王侯府邸那样的给你说的明明白白,哪个茶馆专门有着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茶,这家的"馆主"又有着怎样的生平逸事。

汪的好玩,也玩于岁月之路。他曾写自己被打为"右派"时的下方生活,即使是在山坡上刨树坑,在农科所画马铃薯,他的语言依然是向上的,积极的,有着孩童一般清灵韵味的娓娓道来,而不是对于那个被扭曲年代的控诉与咒怨。

汪的好玩,玩与景,更玩于人。书中有几篇专门写"人"的,有些是熟识的亲友、故交、师长,另一些,则同冯骥才的《俗世奇人》一般,写的是所闻所见的一些个"社会人"。虽名姓未提及,然人们的一板一眼,各自生活的杂陈五味,全套"家什"一样不落全都给你写出来。铁桥的对联,祖父那壶永远很"酽"的茶,父亲的几方田黄印章,"泡茶馆"的陆某,那个卖"桶炉"烧饼的男人,"神算子"店小二……他的笔下,那些饭馆的小二,街旁的二三闲人不再是"陌生人",每个人都有故事,有的玩味,有的思量。

如果说与文学结缘的人们比普通人更加细致的解析过生活,那么饮食,便是他们着重研究的"一大课题"。汪在书中前前后后细致的描写了自己经历过,方方面面的吃食,从藠头在各地的叫法,到茶馆的一碗拌干丝;从蒙古人喜食半熟的手把羊肉,到傣族竹楼中的苦肠;就连平常百姓家的"杨花萝卜",以前的"金钱片腿"也都记述其中。也许平常人把做菜当做填饱肚子所必须经历的"劳苦"过程,而汪却把他当做一种体验,一种技艺,甚至一种艺术。就连平常再普通不过的煮毛豆,他也能给你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来,可见他体味生活之深 兴致之浓,玩味之重。

同时读汪的书,也积累了许许多多之前不曾知道的文学知识。汉代的挽歌《薤露》;"欻"的一声;铭旌;孔子谓之诗。这些东西,也只有原原本本,土生土长的中国文人才能写的出来,才能将他们自然而然的融入字里行间,段前句后的春风化雨,润物无声。读中国作家的书,特别是经历过"那些个年代"的人,那几十载的岁月沉淀下的,凝练出的,最后被自己玩味过的种种,我们也只能在书页之间窥知一二。

生活也真真是好玩的,生活的好玩之处,并不在于有多少"好玩",而是在于你有多"会玩",多"想玩",把自己的心从浮世的起起落落之中捞沥出来,于阳光下稍加晾晒,再反过身来,微笑着看看那边走过来的路人甲乙丙丁,谈笑之间,已过千年……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生活,是很好玩的的更多书评

推荐生活,是很好玩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