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出版,已经一年了

Aislinn
2018-04-28 17:23:29

先只就书本身谈谈。

看的那个晚上,能感觉到心一直在提着,不忍心看却又忍不住看。

无论是思琪还是伊纹,都是令人心疼的。一个遭遇性侵,一个遭遇家暴,思琪最终进了精神病院,而伊纹虽然遇到了毛毛,但从她后面和怡婷说的话看出,她也许会离开毛毛,她觉得她是幸福不了的了。

书中比喻和描写稍多,但从中可以感觉到作者心思的细腻和敏感,以及那独特的角度令人心生怜惜。

作者的访谈中,谈到从此书中如果我们读到痛苦,那是真实的,如果读到美,那也是真实的。

最令人心疼的是,十三岁的思琪为了接受那一次实则无法接受的性侵,潜意识里说服了自己爱上了老师,因此 ,她“活”了下来,但从此交出了她的灵魂。

李国华们潜伏在我们的生活里,像一棵棵看上去巍峨峻拔的大树,无人知道树心早已腐烂。猝不及防,它就这样砸向了思琪,砸向了饼干,砸向了晓奇,她们被砸得从此抬不起头。

她们是有向周围求救的,只是没有人听得到,或是听到了却误解。

和妈妈说,妈妈说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和老师在一起的女生就是自己骚。

...
显示全文

先只就书本身谈谈。

看的那个晚上,能感觉到心一直在提着,不忍心看却又忍不住看。

无论是思琪还是伊纹,都是令人心疼的。一个遭遇性侵,一个遭遇家暴,思琪最终进了精神病院,而伊纹虽然遇到了毛毛,但从她后面和怡婷说的话看出,她也许会离开毛毛,她觉得她是幸福不了的了。

书中比喻和描写稍多,但从中可以感觉到作者心思的细腻和敏感,以及那独特的角度令人心生怜惜。

作者的访谈中,谈到从此书中如果我们读到痛苦,那是真实的,如果读到美,那也是真实的。

最令人心疼的是,十三岁的思琪为了接受那一次实则无法接受的性侵,潜意识里说服了自己爱上了老师,因此 ,她“活”了下来,但从此交出了她的灵魂。

李国华们潜伏在我们的生活里,像一棵棵看上去巍峨峻拔的大树,无人知道树心早已腐烂。猝不及防,它就这样砸向了思琪,砸向了饼干,砸向了晓奇,她们被砸得从此抬不起头。

她们是有向周围求救的,只是没有人听得到,或是听到了却误解。

和妈妈说,妈妈说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和老师在一起的女生就是自己骚。

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

思琪在家一面整理行李,一面用一种天真的口吻对妈妈说:“听说学校有个同学跟老师在一起。”“谁?”“不认识。”“这么小年纪就这么骚。”思琪不说话了。她一瞬间决定从此一辈子不说话了。她脸上挂着天真的表情把桌上的点心叉烂,妈妈背过去的时候把渣子倒进皮扶手椅的隙缝里。

和最好的朋友说,却因自己说不出真相也说不出性侵二字,又或者自己无意识中粉饰了那一段伤害,好友也误会了她,说她恶心。

“你为什么哭?”“怡婷,如果我告诉你,我跟李老师在一起,你会生气吗?”“什么意思?”“就是你听见的那样。”“什么叫在一起?”“就是你听见的那样。”“什么时候开始的?”“忘记了。”“我们妈妈知道吗?”“不知道。”“你们进展到哪里了?”“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天啊,房思琪,有师母,还有晞晞,你到底在干吗,你好恶心,你真恶心,离我远一点!”思琪盯着怡婷看,眼泪从小米孵成黄豆,突然崩溃、大哭起来,哭到有一种暴露之意。“哦天啊,房思琪,你明明知道我多崇拜老师,为什么你要把全部都拿走?”“对不起。”“你对不起的不是我。”“对不起。”“老师跟我们差几岁?”“三十七。”“天啊,你真的好恶心,我没办法跟你说话了。

向社会举报却收到了网友的谩骂。

郭晓奇出院回家之后,马上在网页论坛发了文,指名道姓李国华。她说,李国华和蔡良在她高三的时候联合诱骗了她,而她因为胆怯,所以与李国华保持“这样的关系”两三年,直到李国华又换了新的女生。跟李国华在一起的时候,晓奇曾经想过,她的痛苦就算是平均分给地球上的每一个人,每个人也会痛到喘不过气。她没有办法想象他之前有别的女生,之后还有。她从小就很喜欢看美国的FBI重案缉凶实录,在FBI,杀了七个人就是屠杀。那七个小女生自杀呢?
按下发文的确认按钮,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样的事情应该停下来了。论坛每天有五十万人上线,很快有了回复。与她想象的完全不同。
“所以你拿了他多少钱?”
“鲍鲍换包包!”
“当补习班老师真爽!”
“第三者去死!”
“可怜的是师母!”
“对手补习班工读生发的文吧?!”
“还不是被插得爽歪歪!”
每检阅一个回应,晓奇就像被杀了一刀。原来,人对他者的痛苦是毫无想象力的,一个恶俗的语境─有钱有势的男人,年轻貌美的小三,泪涟涟的老婆─把一切看成一个庸钝语境,一出八点档,因为人不愿意承认世界上确实存在非人的痛苦,人在隐约明白的当下就会加以否认,否则人小小的和平就显得坏心了。在这个人人争着称自己为输家的年代,没有人要承认世界上有一群女孩才是真正的输家。那种小调的痛苦其实与幸福是一体两面:人人坐享小小的幸福,嘴里嚷着小小的痛苦─当赤裸裸的痛苦端到他面前,他的安乐遂显得丑陋,痛苦显得轻浮。长长的留言串像一种千刀刑加在晓奇身上,虽然罪是老师的,而她的身体还留在他那里。

想到了《嘉年华》,女孩遭性侵后,妈妈、警察、医生对女孩造成了二次伤害。而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妈妈的忽略、朋友的误解、社会的不相信,都将这些女孩往悬崖逼近了一步。

家长对于孩子缺乏性教育,是中国一直以来比较大的问题。

也应该是因为作为女性的敏感,所以对这类题材一直比较关注。即使社会已经进步了不少,女性仍然处于弱势的地位。至今,在小部分人的心中,女性仍是性的发泄品或传宗接代的工具。而贞洁、处子之身则常常只用来约束女性。在公共场合,对女性评头论足,开女性关于性的玩笑也不少见。

这仍是一个我们需要努力的时代。


关于作者和书

将《房思琪有的初恋乐园》和作者联系在一起,就引出了太多的敏感词汇。性侵、诱奸、未成年、师生恋、精神病、抑郁症、台独、婚外情等等。每一个词汇即使单独挑出来都是媒体感兴趣的蜜糖,于是媒体一窝蜂地把焦点聚在这些词汇上。

《锵锵三人行》有个讨论,虽然我对男嘉宾的言论极其不爽,但他也说出了另一个角度,的确有可能绿营针对蓝营,有存在过份伤害“陈星”的可能。

但是否台独,成年与否,关于抑郁症的起因与加深,这些不是这个问题最根本的东西,不是么?

具体的真相我们不得而知,但确定的是

1.不仅是台湾,世界上有很多房思琪。

2.作者对文学的失望。书中借怡婷的口说出,“她恍然觉得不是学文学的人,而是文学辜负了她们。”

知乎有一个答案挺好的,很值得去读。

http://如何看待台湾 26 岁女作家林奕含自杀事件? - 陈惊蛰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9174156/answer/167994033

附其中林奕含部分访谈内容,她在书中除了性侵和强暴,还想谈的是文学。


以伊纹对怡婷说的话结尾:

伊纹跟怡婷说:“怡婷,你才十八岁,你有选择,你可以假装世界上没有人以强暴小女孩为乐;
假装从没有小女孩被强暴;
假装思琪从不存在;
假装你从未跟另一个人共享奶嘴、钢琴,从未有另一个人与你有一模一样的胃口和思绪,你可以过一个资产阶级和平安逸的日子;
假装世界上没有精神上的癌;
假装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有铁栏杆,栏杆背后人人精神癌到了末期;
你可以假装世界上只有马卡龙、手冲咖啡和进口文具。
但是你也可以选择经历所有思琪曾经感受过的痛楚,学习所有她为了抵御这些痛楚付出的努力,从你们出生相处的时光,到你从日记里读来的时光。
你要替思琪上大学,念研究所,谈恋爱,结婚,生小孩,也许会被退学,也许会离婚,也许会死胎。但是,思琪连那种最庸俗、呆钝、刻板的人生都没有办法经历。
你懂吗?你要经历并牢牢记住她所有的思想、思绪、感情、感觉,记忆与幻想、她的爱、讨厌、恐惧、失重、荒芜、柔情和欲望,你要紧紧拥抱着思琪的痛苦,你可以变成思琪,然后,替她活下去,连思琪的份一起好好地活下去。”
怡婷点点头。伊纹顺顺头发,接着说:“你可以把一切写下来,但是,写,不是为了救赎,不是升华,不是净化。虽然你才十八岁,虽然你有选择,但是如果你永远感到愤怒,那不是你不够仁慈,不够善良,不富同理心,什么人都有点理由,连奸污别人的人都有心理学、社会学上的理由,世界上只有被奸污是不需要理由的。
你有选择─像人们常常讲的那些动词─你可以放下,跨出去,走出来,但是你也可以牢牢记着,不是你不宽容,而是世界上没有人应该被这样对待。思琪是在不知道自己的结局的情况下写下这些,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了,可是,她的日记又如此清醒,像是她已经替所有不能接受的人─比如我─接受了这一切。
怡婷,我请你永远不要否认你是幸存者,你是双胞胎里活下来的那一个。每次去找思琪,念书给她听,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到家里的香氛蜡烛,白胖带泪的蜡烛总是让我想到那个词─尿失禁,这时候我就会想,思琪,她真的爱过,她的爱只是失禁了。忍耐不是美德,把忍耐当成美德是这个伪善的世界维持它扭曲的秩序的方式,生气才是美德。
怡婷,你可以写一本生气的书,你想想,能看到你的书的人是多么幸运,他们不用接触,就可以看到世界的背面。”



参考资料:

《锵锵三人行》20170605 台湾美女作家林奕含自杀事件持续发酵_哔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