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非命运

七汐
2018-04-28 17:09:21

人的气质类型至少可以分为4种:胆怯、大胆、乐观和忧郁。每种气质类型取决于大脑活动的不同模式。

㈠胆怯 胆怯孩子的神经回路似乎使他们天生就会对很小的应激作出较大的反应,从一出生,他们如果处于陌生或新奇的环境,心跳就会比其他婴儿快。

认为自己在童年期特别害羞的中年妇女,往往会比其他较外向的同龄人经历更多的恐惧、担忧和内疚,出现更多的应激问题,比如偏头痛、过敏性肠炎和其他肠胃问题。

脑补扫描发现,胆小家猫的部分杏仁核特别兴奋。

卡根指出,在8~9月大的时候,婴儿开始产生“陌生人”恐惧——加入婴儿的妈妈离开房间,而有另一个陌生人在场,婴儿就会哇哇大哭。卡根认为,胆小的孩子也许遗传了高水平的去甲肾上腺素和其他大脑化学物质,这些神经化学物质可以激活杏仁核,并降低杏仁核兴奋性的设定值,使杏仁核更容易触发。卡根通过交感神经系统的诸多参数发展,胆小孩子的反应水平较高。

由于胆小而保持沉默,是神经回路游走于前脑杏仁核与邻近控制语言能力的边缘组织之间的活动信号(正是同一神经回路导致我们在应激之下“失语”)

焦虑发作通常是由青春期早期的一般恐慌引起的,比如第一次学会或重要考试。大多数

...
显示全文

人的气质类型至少可以分为4种:胆怯、大胆、乐观和忧郁。每种气质类型取决于大脑活动的不同模式。

㈠胆怯 胆怯孩子的神经回路似乎使他们天生就会对很小的应激作出较大的反应,从一出生,他们如果处于陌生或新奇的环境,心跳就会比其他婴儿快。

认为自己在童年期特别害羞的中年妇女,往往会比其他较外向的同龄人经历更多的恐惧、担忧和内疚,出现更多的应激问题,比如偏头痛、过敏性肠炎和其他肠胃问题。

脑补扫描发现,胆小家猫的部分杏仁核特别兴奋。

卡根指出,在8~9月大的时候,婴儿开始产生“陌生人”恐惧——加入婴儿的妈妈离开房间,而有另一个陌生人在场,婴儿就会哇哇大哭。卡根认为,胆小的孩子也许遗传了高水平的去甲肾上腺素和其他大脑化学物质,这些神经化学物质可以激活杏仁核,并降低杏仁核兴奋性的设定值,使杏仁核更容易触发。卡根通过交感神经系统的诸多参数发展,胆小孩子的反应水平较高。

由于胆小而保持沉默,是神经回路游走于前脑杏仁核与邻近控制语言能力的边缘组织之间的活动信号(正是同一神经回路导致我们在应激之下“失语”)

焦虑发作通常是由青春期早期的一般恐慌引起的,比如第一次学会或重要考试。大多数孩子可以顺利处理这种恐慌,不会发展为更严重的问题。但属于胆小气质的青少年,以及对新情况感到特别恐惧的人,就会出现一系列恐惧症状,比如心悸、气喘或窒息感,并伴随着可怕的事情即将来临的念头,比如发疯或死去。随着时间推移,这些青少年很可能会发展成惊恐性障碍。

焦虑发作的起因与青春期痴呆有着密切的关系。(法国赫克尔(Hecker,1870)将发生于青春期具有荒谬、愚蠢、淘气,常以衰退表现的精神病称之为青春期痴呆。也就是E·布鲁勒于1911年正式命名的精神分裂症。??)

㈡乐观

有些人的情绪天生就倾向于乐观的一端,他们天生乐观随和,而有些人则沉闷忧郁。左前额叶较活跃的人,与右前额叶较活跃的人相比,前者的气质类型比较乐观,他们通常喜欢与人相处,热爱生活。根据脑波的模式,基本上所有人不是倾向于这一端就是倾向于那一端。

忧郁或乐观的气质倾向,和胆怯或大胆的气质倾向一样,出现在人生的早期阶段,这一事实有力证明了这种气质倾向也是由基因决定的。

对于婴儿,可以根据妈妈离开房间之后他们会不会哭来预测他们的前额叶活跃度。发现会哭的婴儿右半脑活跃度较高,不哭的婴儿左半脑活跃度较高。

童年期的情绪经验会对气质类型产生深刻的影响,加深或者压抑个体内在的倾向。在童年期,人脑具有很强的可塑性,这说明童年期的经验将会对个体以后神经通道的塑造产生持久的影响。童年经验可以从积极的方向改变个体的气质类型。

㈢驯服过度兴奋的杏仁核

气质不是命中注定的。过于兴奋的杏仁核可以通过恰当的经验加以控制。儿童在成长期间获得的情绪经验和反应是产生差异的关键。对于胆小的孩子,最重要的是父母如何对待他们,他们由此学会处理自己天生的胆怯。父母逐渐向自己的孩子灌输壮胆的经验,这种对恐惧的矫正作用可能会长达一生。

♚婴儿在安静和不安时被抱起来的次数显示,习惯保护的母亲在婴儿不安时抱婴儿的时间要比婴儿安静时抱起婴儿的时间长的多。习惯保护的母亲在限制婴儿行为方面显得更宽容、间接。另一种母亲与之相反,她们语气强硬,对婴儿进行严格的限制,发出直接命令,组织他们的行为,要求他们服从。尽管父母很疼爱婴儿,但假如在婴儿稍微出现不安时,父母并不急于抱起婴儿,缓解婴儿的情绪,那么婴儿就会逐渐学会自我调节。卡根由此得出结论:“母亲出于善意,保护过度反应的婴儿免受挫折和焦虑,反而加深了婴儿的不确定感,起到了反作用。”也就是说,由于保护策略剥夺了胆小婴儿面对不熟悉情景时保持镇定、对恐惧情绪加以控制的机会,结果起到了适得其反的作用。与之相反的是,在上幼儿园之前变得不再那么胆小的孩子,他们的父母对他们施加了轻微的压力,迫使他们变得更加外向。人类没有哪一种特质是无法改变的。

基因本身不会决定行为。可以通过正确的学习得到改善,原因就在于人脑的发育过程。

㈣童年:关键的机会

个体出生时的大脑神经细胞,要比大脑成熟后保留的神经细胞多得多,通过所谓的“修剪”过程,大脑实际上抛弃了使用较少的神经元联结,而形成了最常用、最强有力的突触神经回路联结。童年期养成的习惯固化为基本的突触神经网络,而且以后较难改变。青春期的开端是大脑“修剪”势如破竹的时期之一。

♚“富老鼠”和“穷老鼠”实验:显示了经验“贫富”之间的差异,人类身上肯定也会出现相同的效果。

♚父母的引领

⑴父母教导孩子正确地处理情绪,比如和孩子谈论他们的感受以及如何理解这些感受,不急于批评或妄下结论,教导孩子如何处理情绪困境,提出解决方法,例如悲伤的时候除了攻击或退缩,还有其他的方法。父母的教导改变了孩子的迷走神经张力。迷走神经张力是衡量迷走神经触发难易程度的指标。如果父母在这方面处理得好,孩子就会更好地抑制迷走神经的活动,防止杏仁核分泌促使身体战斗或逃跑的激素,因此孩子的行为表现也会更加正常。

⑵最有说服力的情绪经验来自父母对孩子的言传身教。

经验既能改变情绪模式,又能塑造大脑。大脑终其一生都保持着可塑性,但改变程度远远不如童年期那样显著。所有的学习都会改变大脑,加上突触的联结。

心理治疗在很大程度上是对个体早期生活中被扭曲或完全缺失的东西进行补救性辅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情商:为什么情商比智商更重要的更多书评

推荐情商:为什么情商比智商更重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