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死水中出走

王千斤
2018-04-28 16:55:01

下午的时间总是很漫长,虽然和同事们刚刚因为麦苗已经抽穗而唏嘘一番。站在一年的点上,能体会到白驹过隙,而在每一天的下午,却深深体会到度日如年。在这个方格子里盯着电脑右下角的时间,等着下班,然后去赶公交,吃饭,睡觉。

日子越来越没趣了。如果你不努力给自己找点儿事情,日子就可以浓缩成“眼睛一闭一睁一辈子就过去了”。多么遗憾啊,好不容易来了这世上一遭,时间却就这样糟蹋了。

哈罗德退休了,他在一个打老婆的混蛋的公司里做了四十多年,现在他一天天坐在门前的椅子上,一声不出。莫琳,作为哈罗德的妻子,她没有什么好和哈罗德说的,她以为这是错误的一生,就因为遇到了哈罗德,这么多年他甚至还是分不清果酱。尽管莫琳已经不爱哈罗德了——他们早就分房而居,但莫琳觉得也没有离婚的必要。她还是每天打扫、清洗,给床铺换上干净的床单,让窗帘别飘起灰尘。这都是习惯,这就是生活,没有任何改变的必要。

谁都不知道打破寂静的会是什么?日子就这样平淡地过下去也并不是不可以。可是一封信,一封来自奎妮的信就像投到死水里的一颗石子,让死水有了一点儿微澜,然后竟然不受控制地泛起了越来越大的涟漪。

奎妮要死了,她得了癌症

...
显示全文

下午的时间总是很漫长,虽然和同事们刚刚因为麦苗已经抽穗而唏嘘一番。站在一年的点上,能体会到白驹过隙,而在每一天的下午,却深深体会到度日如年。在这个方格子里盯着电脑右下角的时间,等着下班,然后去赶公交,吃饭,睡觉。

日子越来越没趣了。如果你不努力给自己找点儿事情,日子就可以浓缩成“眼睛一闭一睁一辈子就过去了”。多么遗憾啊,好不容易来了这世上一遭,时间却就这样糟蹋了。

哈罗德退休了,他在一个打老婆的混蛋的公司里做了四十多年,现在他一天天坐在门前的椅子上,一声不出。莫琳,作为哈罗德的妻子,她没有什么好和哈罗德说的,她以为这是错误的一生,就因为遇到了哈罗德,这么多年他甚至还是分不清果酱。尽管莫琳已经不爱哈罗德了——他们早就分房而居,但莫琳觉得也没有离婚的必要。她还是每天打扫、清洗,给床铺换上干净的床单,让窗帘别飘起灰尘。这都是习惯,这就是生活,没有任何改变的必要。

谁都不知道打破寂静的会是什么?日子就这样平淡地过下去也并不是不可以。可是一封信,一封来自奎妮的信就像投到死水里的一颗石子,让死水有了一点儿微澜,然后竟然不受控制地泛起了越来越大的涟漪。

奎妮要死了,她得了癌症。哈罗德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尽管她并不是他的情人,而且他们已经二十年没有任何联系了。但是哈罗德忘不了她,因为是她救了他,让他得以一直在那个混蛋开的公司里做足四十几年,最终领到了一点儿退休金。哈罗德只想平静地不引人注意地过下去,奎妮懂,所以奎妮帮了他,而他一句谢谢都没有说。

奎妮要死了,哈罗德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于是,他在寄信的路上出发了。他听加油站的女孩说“你一定要有信念。反正我是这么想的。不能光靠吃药什么的。你一定要相信那个人能好起来。人的大脑里有太多的东西我们不明白,但是你想想,如果有信念,你就一定能把事情做成。”哈罗德像遇到了神启,他相信他听到那个女孩说因为信念,她救活了她患癌症的阿姨。所以,哈罗德决定坚持下去,他要走着去贝里克郡,只要他能走到那儿,奎妮就一定可以活下来。

生活就这样改变了。哈罗德走在路上,他无法再像以前一样让自己像个影子,他遇到了许多人,他叙说自己的故事。他在路上遇到了和自己渐行渐远的儿子、遇到了年轻时的妻子、遇到了拉着行李箱离开自己的妈妈、遇到了在十六岁时把自己赶出家门的爸爸……他记起了忘却很久的事情,他知道莫琳没有说错,是他自己把一切搞砸了。

而莫琳呢?她愈发恨这个男人,可是她感到孤独,她甚至想念他。她逐渐记起了年轻时的哈罗德,翻看以前照片的时候,她意识到是自己误会了他。可是她就任由自己一直误会下去,她把一切过错归咎于他,那样可能自己才会好受点儿。

他们的距离越来越遥远,却在心里彼此靠近。

那些褪了色的回忆我们懒得去翻看,可是那正是生活温暖的所在,那是清除误会,重新找回爱的入口。

在莫琳的鼓励和坚持下,支持不下去的哈罗德终于见到了奎妮——他的老朋友,他给奎妮带去的礼物给了她最后的一眼亮色。

哈罗德没有救回奎妮,但奎妮又一次拯救了他的生活。

是出走挽救了生活吗?或许是,更可能不是。你要保证你的心,让心一直活泼泼地跳着,这死水一样的生活就一样可以泛起涟漪,这来之不易的生命就不会这么轻易被辜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个人的朝圣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人的朝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