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敌 公敌 评价人数不足

《公敌》中韩佃义这个人物

了之斋
2018-04-28 16:48:17

《公敌》中韩佃义这个人物

☉王国君

王方晨《公敌》中的韩佃义是一个性格和人生经历极其复杂又带有传奇色彩的人物。韩佃义的神话,主要开始于其使用一部“小红书”——《论语》,他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受到了群众的膜拜,享受到了精神控制的成果,亲手缔造了翰童集团。但随着物质的丰富,韩佃义的野心逐渐膨胀,奉“道德”为信条的他却开始过奢侈糜烂的生活,反映出“没有灵魂”的某些当代人状态。乡土中国,从古至今都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国度,巨大的政治变革对它影响甚深,无论经历多久的时间打磨,乡土中国依旧蜕不去那层神秘的面纱。在《公敌》之中,作者以人喻理,主人公的人生好似一条抛物线,起点低,过程中有过辉煌,最终归于沉寂。

一、韩佃义的传奇人生

韩佃义起初只是一个喜欢金枝却得不到她的小农,远走他乡,一段传奇的经历之后,他回到了佟家庄。

...
显示全文

《公敌》中韩佃义这个人物

☉王国君

王方晨《公敌》中的韩佃义是一个性格和人生经历极其复杂又带有传奇色彩的人物。韩佃义的神话,主要开始于其使用一部“小红书”——《论语》,他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受到了群众的膜拜,享受到了精神控制的成果,亲手缔造了翰童集团。但随着物质的丰富,韩佃义的野心逐渐膨胀,奉“道德”为信条的他却开始过奢侈糜烂的生活,反映出“没有灵魂”的某些当代人状态。乡土中国,从古至今都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国度,巨大的政治变革对它影响甚深,无论经历多久的时间打磨,乡土中国依旧蜕不去那层神秘的面纱。在《公敌》之中,作者以人喻理,主人公的人生好似一条抛物线,起点低,过程中有过辉煌,最终归于沉寂。

一、韩佃义的传奇人生

韩佃义起初只是一个喜欢金枝却得不到她的小农,远走他乡,一段传奇的经历之后,他回到了佟家庄。他回到佟家庄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暴力和阴谋夺取韩家的祖坟地,从而将佟家庄的统治权紧紧地握在自己手中。韩佃义是一个传奇,他出身农村,地位低下,但却单凭一部《论语》,占据道德的最高点,通过算计和手段,一步步地打造出一个独立的王国。自此之后,韩佃义成为整个村庄的救命恩人,受到村里人的尊敬,他自己也经常以村庄的救世主自居。

在韩佃义自认为自己的后半生将在被人们敬仰之中度过的时候,一个比他更加心狠手辣的人悄悄出现,这个人就是佟黑子,他的凶残让韩佃义把自己一手缔造的“王国”拱手让出,自此韩佃义隐居山林,开始了道德和人生的自省,他的下半生规划就变成了野遁山林,不问世事。远离灯红酒绿、丝竹乱耳的喧嚣,需要的是内心宁静,在平淡中找到生命所追寻的真谛,但书中的主人公恰恰相反,他是被迫的,因为在竞争中失败,为了活下去,不得不退入山林。虽然这期间,他的内心有所顿悟,但作者自始至终都没有给他贴上道德高尚的标签,所以他逃不出最后的宿命。

二、道德“制高点”上的韩佃义

出自农村的韩佃义,一无经济基础,二没社会地位,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他手持一本小红书,凭借一本《论语》压住了寻衅挑事的群众,从此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开始了他神话一般的人生。单以一本《论语》就能压住闹事的群众,韩佃义似乎意识到了道德的伟大与力量,从此之后,他便以道德为标榜,以权谋为手段,开始了翰童集团的创办。韩佃义高举道德的旗帜,甚至将《论语》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之上,借此力量束缚和管理人们。在韩佃义长期的摸索之中,他明白个人若要立足,村庄要想强大,就必须要使用强权,借助暴力。然而暴力和强权有时候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因为它们缺少一件华丽的外衣,这件外衣能遮挡住其凶恶的本质,使人心甘情愿地被控制,而这件外衣便是仁义道德。

可悲的是韩佃义在推崇道德的同时,由于物质和权力急速地膨胀,他那纸醉金迷的小白楼生活和他推崇的道德大相径庭。韩佃义在获得事业的成功和物质生活的满足之后,就像一只寂寞太久的困兽,潜伏在人群之中太久,即使身披着名为道德的华丽外衣,却依旧掩盖不了其贪婪的本质。小白楼奢华糜烂的生活,挑起了塔镇和佟家庄的矛盾⋯⋯除此之外,对佟志承和佟黑子两兄弟的人生安排也与传统道德伦理相悖甚远,这也暴露出了韩佃义的性格缺陷。对传统道德,他并没有真心实意地去传承、去发扬,而是将道德作为一种获取物质生活的方式和借口。在这样的影响下,另外一个“韩佃义”——佟黑子,也在空虚的物质生活中被造就出来,取代了韩佃义。韩佃义在人生的巅峰时期走向道德的下坡,也走向了人生和事业的下坡,最后躺到了自掘的坟墓之中,或许这是他真正的道德良知的复生,驱使他向曾经生养自己的土地道歉,去征求这片土地的原谅。

三、事业鼎盛时期的韩佃义

达到人生巅峰的韩佃义,在尝到了物质生活带给他的满足感后,野心急剧膨胀。在这个时期,由于经济条件的殷实,他的性格发生了变化,他变得强硬,不再唯唯诺诺,费尽心思地和这片土地曾经的主人展开了斗争,将自己一手锻造的翰童帝国凌驾于曾经的土地之上,同时也成为了岌岌可危的佟家庄人们心目中实实在在的大英雄,人们开始称呼韩佃义为“韩爷”,这一称号在韩佃义看来是无上的尊荣,他享受于此。

事业鼎盛时期,韩佃义无节制地享受物质生活,无约束地对曾经伤害过他的土地进行无休止地报复,他的性格里仿佛天生就有一种“有仇必报”的因子,在某一个条件满足的情况下,便会一次性爆发。作者王方晨或许并不是为了揭露什么样的丑态,只是在对韩佃义的性格进行刻画时,对韩佃义不同时期的性格展现得太过极致,这种差异使得韩佃义这个人物的性格更加生动。其实,这种例子很多,从古至今都会有,这只是作者道德拷问的一种体现。在韩佃义事业鼎盛时期,这种毫无遮拦的霸道行为,已经让这片土地上的人心惊胆战,但韩佃义是明白人,他清楚,这些人依旧对自己服服帖帖,是因为他们暂时还需要他,他便利用这一点,实现自己的野心,由此也看得出韩佃义本身就是一个善用权谋与善于窥测人心的人,从他亲手培养出的佟黑子后来对他所做的一切中也可以看出韩佃义在事业全盛时期的性格特质。

四、自掘坟墓的韩佃义

一切罪恶都是源于欲望无法满足。人们对金钱和权力的追求,也是为了不断地满足自己的欲望。韩佃义这个昔日的乡村小民,在偶遇的一次机会之中,把握住了时机,并创造了属于自己的神话。在事业鼎盛时期,他开始释放对往日所受委屈与伤害的愤懑。到底是韩佃义在欲望中迷失了自己,还是韩佃义的性格之中天生缺少一个宽容的因子,这个问题我们无从得知。

现实中,也不乏韩佃义这类的人物,在尚未获得权力时,总是满口仁义道德,可能当时是真心的尊崇道德仁义,可是当其真正地得到权力与金钱之后,内心的欲望便开始无限地膨胀。韩佃义也是这样开始了自我膨胀,膨胀之后的他从道德的顶峰堕落到骄奢淫逸的低谷之中,即便已经握有权力拥有地位,他却依旧忘不了早年受到的欺辱,处心积虑要发泄愤怒。物极必反,这是亘古不变的规律,韩佃义的事业巅峰,随着佟黑子的长大成人开始走向衰落,佟黑子也在其影响下成为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人,慢慢地取代了韩佃义。

韩佃义被架空之后,先是隐遁山林,自我反思自我审视,寻找其失败的原因,最后的结局竟然是走进了自己挖好的坟墓,这也许是他对这片土地最好的赎罪。作者强调韩佃义躺进的是他自己为金枝建造的坟墓,从这一点又可以看出韩佃义重情重义的一个侧面。他对爱情的痴迷是无法用以往的肉欲来满足的。作者刻意不站在韩佃义的角度去叙写韩佃义与金枝的爱情故事,单单通过村里知情的老人进行转述,从中更能表现出韩佃义是一个痴情的男子。不过,在对道德极其推崇的韩佃义眼里,他从来没有对这片土地有过丝毫的留恋和不舍,即使他在这片土地上已经有了很大的影响力和名声,但在他走的时候怀揣的依旧是对这片土地的一颗冰冷的报复与憎恶的心,这是其性格中所藏匿的一种缺陷,在不同的时期会因为外部环境的不同,产生不同的变化。躺进坟墓或许是其对这片土地的一种自认为的致歉,不过这和道德并没有任何的关系,因为自始至终韩佃义只是将道德作为一种手段。

五、结论

韩佃义是《公敌》的一个主要人物,小说对韩佃义的刻画也相当复杂,作者赋予了韩佃义多重性格和多重形象。一方面,细致大胆地描绘了站在道德制高点的韩佃义,他勇敢无畏地创造了一个伟大的传奇式的翰童集团;另一方面,又从侧面描绘韩佃义在事业鼎盛时期性格的另外一面:精于权谋,善用道德,无情冷酷,纵欲无度。作者从这两个方面对韩佃义的性格进行了分析和刻画,恰如其分地展现出了人物身上的双重性格。小说结尾,韩佃义走进自己为金枝修建的坟墓之中,永远与金枝长眠一起,这更加使得韩佃义的性格扑朔迷离,让人捉摸不透。

参考文献

[1]刘永春.当代乡村的隐秘结构与悲情历史——评王方晨长篇小说《公敌》的乡村书写[J].百家评论,2015,03:63-70.

[2]宋嵩.唤起记忆即唤起责任[N].文艺报,2015-02-09002.

[3]武晨雨.弹奏乡土社会的历史曲谱[N].中国艺术报,2015-06-03003.

[4]李掖平.山东优秀文学作品的一次集中检阅——山东省第三届泰山文艺奖(文学创作奖)评选综述[J].百家评论,2014,04:4-9.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公敌的更多书评

推荐公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