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木圣经 毒木圣经 8.7分

一个男人+五个女人的“毒木圣经”,让我深深中毒

兔小魔仙
2018-04-28 13:03:25

这是一本怎样的书?是让我读时欲罢不能、读完迫不及待极力推荐的书。一个月前,我读了同为美国作家的莉莉·金的《欢愉》,跟着内尔去到新几内亚那样一片原始部落感受不同的岛上奇观,这本书,又跟着拿单·普莱斯这个执着的布道者来到刚果境地,看到更加异彩纷呈、让人瞠目结舌的非洲文化。这些经历离我们的生活着实太遥远,甚至远到无法想象同样的人类和灵魂是如何栖息在那么险象环生的土地上。

书中那场蚁灾,让我看得浑身发冷。在我的认知里,蚂蚁只是一群能扛着一粒面包渣子回到洞穴就已经了不得的小虫,“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也只是充满了夸张意味的警告,但当我亲眼看到它们发起进攻能将人类和动物啃噬得只剩白骨的真实描写时,我简直不知该如何启动我的神经去接受这个事实。因此,面对这样一个被各种虫兽、灾害、病毒、贫穷肆虐的国度,撇开我对书中人物的喜恶不说,他们对恶劣生存环境的适应能力,便足以让我敬佩。之于我,对这种经历仅止于了解,连好奇都没有,更多的是无边的恐惧。

因着对上帝的虔诚信仰,拿单希望将福音带到刚果,甚至在后来连稀薄补贴都无法收到、家人的生存都出现危机时,他依然坚持留下

...
显示全文

这是一本怎样的书?是让我读时欲罢不能、读完迫不及待极力推荐的书。一个月前,我读了同为美国作家的莉莉·金的《欢愉》,跟着内尔去到新几内亚那样一片原始部落感受不同的岛上奇观,这本书,又跟着拿单·普莱斯这个执着的布道者来到刚果境地,看到更加异彩纷呈、让人瞠目结舌的非洲文化。这些经历离我们的生活着实太遥远,甚至远到无法想象同样的人类和灵魂是如何栖息在那么险象环生的土地上。

书中那场蚁灾,让我看得浑身发冷。在我的认知里,蚂蚁只是一群能扛着一粒面包渣子回到洞穴就已经了不得的小虫,“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也只是充满了夸张意味的警告,但当我亲眼看到它们发起进攻能将人类和动物啃噬得只剩白骨的真实描写时,我简直不知该如何启动我的神经去接受这个事实。因此,面对这样一个被各种虫兽、灾害、病毒、贫穷肆虐的国度,撇开我对书中人物的喜恶不说,他们对恶劣生存环境的适应能力,便足以让我敬佩。之于我,对这种经历仅止于了解,连好奇都没有,更多的是无边的恐惧。

因着对上帝的虔诚信仰,拿单希望将福音带到刚果,甚至在后来连稀薄补贴都无法收到、家人的生存都出现危机时,他依然坚持留下来完成使命。但他是那么狂妄自大的一个人,丝毫不考虑当地的实际情况,愚蠢地认为自己感受到的信心别人也应该认同,他无法将信仰落地到真实生活中,在这片截然不同的土壤上迟钝地屏蔽了所有排斥他的信号,也狠心地无视了每一个家人经历的痛苦。最后,家人离他而去,他的信仰无处安放,连灵魂都只能在异域飘荡,在火中死亡只是他蒙蔽自己建立功勋的假象,可能连上帝都要承认他的徒劳。

每一个自私到失去理智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悲惨的女人。奥利安娜·普莱斯就是。只是因为人群中那文雅气质与周遭浅薄背景的反差,便让她决定嫁给她。“在那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两者兼顾:成为他们中的一分子,以及做好丈夫的妻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是他的工具,他的牲口。仅此而已。我们这些当妻子和母亲的正是这样凋亡在自己的所谓正直之下的。”她屈从于他的淫威、他不可理喻的道德高尚,因为“太安于现状”而将日子一天天忍下去,直到失去小女儿的那一刻,才让她彻底醒悟这种无休止的折磨必须要做个了断了。一个不合适的男人只能将一个正常女人的生活拖垮,当有勇气离开,才会发现之前的忍耐对自己的人生毫无益处。

接下来的四个孩子,露丝·梅的人生在蛇的轻轻一咬下永久地停在了6/7岁。但她并非可有可无,她的出场时间里,她的灵性得以充分展现。她对刚果没有偏见,只是安静地接受着每天发生的事情,并以自己的方式观察、解读并接纳着大自然的一切。她是第一个打破僵局,让姐妹们能与当地孩子一起做游戏的人,她的突然夭折改变了家人的人生轨迹,特别是母亲,一辈子都活在对她的深深内疚中。

其他三姐妹,正如艾达分析得那样,“‘枪栓、枪托和枪管。’她这样称呼我们。蕾切尔显然经常将自己拴住:任何一条路,只要她发觉前途不妙,便会止步。利娅则如子弹飞出枪管般往前猛冲,每一件事都要弄个水落石出。所以,我觉得我就是那个静心托腮做出评估的人,对任何事均一视同仁,本质上,便是相信任何植物或病毒都有权利来统治地球。母亲说我对自己的同胞没心没肺。她不知道。是我的心沉得过了头,我很清楚我们都干了些什么,我们都会有什么下场。”

艾达是那么冷静、睿智,小时的她因身体残疾而沉默寡言,“我在笔记本上写作、画画,读任何想读的书。的确,我讲话的能力比不上我思考的能力。”她对算术、语言有过人的天分,对这个世界保持着异于常人的清醒。成年后,“高挑,挺拔,虽是我现在的模样,可我内心里仍旧是艾达,那想要说出真相的小小畸形人。”她突破了身体的限制,依然用卓越的思维去探索这个世界无限的真相。她没有结婚,因为她相信出现在他身边的男人都是因为她改变后的外形而喜欢她,而她却无法从过去的畸形中解脱出来。她“身上两个无法匹配的半身人,她们相加时会大于一”的这部分可能对她更有非凡的意义,因为那样的经历才造就了这样的自己。

利娅是最按部就班的一个女人,小时的她跟在父亲后面唯唯诺诺,只是为了他的认可,后来,她慢慢走出了这种崇拜,“我要成为我自己,利娅·普莱斯,渴望学习一切有待了解的东西。只需看看父亲,我就明白,当你想显示自己是房间里最聪明的人时,就会什么东西都学不到了。”她嫁给了黑人安纳托尔,跟他经历了多次的政治风波与其带来的人生坎坷,她一辈子都在努力融入黑人的生活,弱化自己皮肤的颜色。她说,“婚姻就是漫长的妥协与磨合,深入骨髓,浩如烟波,总会有一种规划被另一种吞没,一双车轮嘎吱响着,艰难向前。可是,对这世界来说,比起我们各自度过的人生,我们共同的生活难道不是有着更丰富的意味吗?”虽历经磨难,但她无怨无悔。丈夫的信仰和孩子的成长是她离不开的生活保障,她相信“我们每个人都将自己的心埋进了六英尺深的非洲尘土里”,她以这种方式将肉体与灵魂都奉献给了非洲。

蕾切尔看似满身“公主病”,但她不虚伪做作,敢于承认自己的欲望,并勇于将这欲望过成生活。她说,“我对非洲的看法是,你没必要喜欢它,但你必须承认它就在那儿。你有你的思维方式,它也有它的,你们永远没法相遇!你只能不让它去影响你的头脑。”几经辗转,她凭借第三任丈夫的财产开起了赤道酒店,她将它打理得有声有色并发现了自己这方面的天赋,她的婚姻坎坷但并不以此为悲,她的婚姻可以说都在她的规划之中,对得失心中有数,她并不是追求爱情的痴情女子,所以最后找到自己热爱的事业并能为之奋斗,由她的地位撑起她所需要的骄傲和自尊,也是不错的自我成就方式。正如她理解的生活——“你得用手肘开路,才能让自己挺过来。”

我是在看完芭芭拉·金索沃的《豆树青青》才来看《毒木圣经》,前者细水流长,后者波涛汹涌,都能激起读者不一样的情绪和不同层面的思考。

“我倒确实是那样念及他的。我们是创伤与侵犯的平衡。他是我的父亲,我拥有他的一半基因,以及他的全部历史。要相信这一点:错误乃是故事的一部分。我就是这样一个男人生出来的,他坚信自己不讲其他,只讲真理,而他每时每刻写下的,是一部毒木圣经。”我们每个人都有铭刻于心的“毒木圣经”,能做的就是认清它、接受它,并找到自己的方式跟它相处下去,有时还需有勇气超越它并给它一番更精彩的注脚。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毒木圣经的更多书评

推荐毒木圣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