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这片神奇的土地!

四叶草
2018-04-28 11:37:38

死亡是轻盈的,思念才是最沉重的苦难。 想一个人,无时无刻不在你的脑海里, 无时无刻不在你的皮肉里。 你还摸不着,看不见,年年月月, 直到思念变成习惯,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想忘忘不了,想丢丢不掉。 草原上的草一茬一茬地黄, 一茬一茬地青, 年年岁岁,人长了,发长了, 心仍停留在最初。

非常喜欢这两段小诗,由着喜欢,整个人便沉浸小说里,不能自拔!

打动我的还有公扎的深情与执着,这也是整

...
显示全文

死亡是轻盈的,思念才是最沉重的苦难。 想一个人,无时无刻不在你的脑海里, 无时无刻不在你的皮肉里。 你还摸不着,看不见,年年月月, 直到思念变成习惯,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想忘忘不了,想丢丢不掉。 草原上的草一茬一茬地黄, 一茬一茬地青, 年年岁岁,人长了,发长了, 心仍停留在最初。

非常喜欢这两段小诗,由着喜欢,整个人便沉浸小说里,不能自拔!

打动我的还有公扎的深情与执着,这也是整篇小说的魅力所在!

措姆与公扎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情投意合,为他打扮,夜立深宵。公扎当兵以后,措姆在错鄂湖边翘首盼望,等了一年又一年。嫁给公扎,是措姆从小立下的宏愿,这世上再没有能比跟他在一起更让人向往的了。这次公扎回来再也不走了,措姆向与年一样穿着公扎给她买的丝质长裙,早早来到错鄂湖边等待,曾有个游方的僧人说她是格萨尔王宫的侍女,命中注定在帐篷里只待二十年。一语成谶,就在公扎即将回来的那一刻,可怜的措姆血溅湖畔,死在了复仇的喀果的爪下。

为措姆报仇成了公扎唯一的念想。思念一个死去的人,是痛苦的,没有盼头,直至年年月月。他感觉,越是一个人的时候,越能清晰地感觉措姆在身边。她在那轻轻唱着,还会时不时羞红着脸跟着他,望着他,跟他说话。

小说里除了曲折凄美的故事情节,最让我向往的是对环境、景物的描写,从小说中,我认识了藏北的羌塘,平均海拔四五千米,含氧量却不及海平面的一半,植物的生长期不足一百天。极度贫瘠,人、动物、植物都在拼命地生长,完成属于自己的辉煌。在这里,人与动物相互依存,遵循着一种外人难以理解的自然法则。也了解到了,因为生存的困难而滋生出来的一妻多夫生活制度。所有的这一切,是千百年来的繁衍生息,自然选择的结果,存在就是理由。

藏北的天永远是那么蓝,没有一丝云彩,林立的雪山发出淡淡的银光,一层一层铺陈开去,仿如丘峦一般,就如哪个仙人随手丢下些晶莹剔透的宝石,随意扔在了空旷的高原上,又仿佛牵着手的二八少女,亭亭玉立,秀雅美丽。那种从字面上透出的雄浑壮观、惊心动魄的美,令久居喧嚣的城市中,繁忙奔波的人们,生出无限的向往。

文革年代,即便是偏远的藏北也没有能幸免,一年四季,放牧牛羊,逐水而居的牧人,贫穷却自由而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人们像中了魔怔一样的疯狂,驱逐走了的僧侣和活佛扎多,砸碎了的曾经高高在上的佛像。在混乱中,原本是草原上老人们用来教育懒惰的年轻人常举出来的例子的次旺,摇身一变成了革委会主任。罗布顿珠成了革命小将。这两个草原上的无赖,成了草原的主宰。可耻的次旺,借着整治伦珠的机会玷污了达娃。居心叵测的罗布顿珠打着闹革命的旗号,窥视错鄂寺的镇寺之宝。幼年的公扎目睹了这一切丑恶,临危受命,接受了活佛扎多的委托。

整个故事由一根若有若无的引线——格萨尔王宫宝藏的传说贯穿着,穿插着在错鄂湖畔生活的人们之间的爱恨情仇。汉人军医卓麦、石达、达娃、公扎、措姆,为情所控,爱而不得,让故事更加饱满。一个“¤”形符号,时而出现在佛像的后背,时而出现在熊的额头,时而出现在史前的石壁岩画,遍布了整个藏北无人区。无声的讲述了,草原上的游牧民族,顽强的生存能力,和厚重沧桑的历史文化。

风,是一个上海精英白领,在好友卓一航的建议下来到藏北的无人区。一场暴风雪让她与队友走散。就在她睡在小帐篷里,坦然接受生命终止的时候,公扎赶走狼群和天上的秃鹫,挽救了奄奄一息的她。

公扎是荒原上公认的神枪手,但是从不滥杀无辜,原则性极强,一日不伤二物。从公扎那里,风学会了怎样在荒原里辨别方向、寻找水源,野外生存的各种知识。与公扎相处的日子里,风渐渐爱上了这个沉默寡言的藏族汉子。她发现在公扎粗野的甚至有点肮脏的外表下,藏着一个高贵的灵魂、一颗柔软的心。

在这里,没有城市里的奢华和浮躁、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蓝天是那么的湛蓝与宽广,白云是那么的柔软,仿佛触手而及;开满野花的草地,和如宝石般晶莹剔透的雪山和湖泊。让人来了就不想回去。

大自然是美丽的,也不缺乏残酷的一面,有狂风、暴雪、冰雹、大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恶劣的环境,造就了顽强的生命,人、动物、植物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活下去就是唯一目标。简单的生存环境,简单的生活要求,造就了淳朴的牧人。

返回上海以后,风,觉得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藏北高原的雪山、湖泊、草地,也愈加清晰地明白自己内心——公扎才是她梦想中的爱人。吃几口生肉,也成了想念公扎的一种方式。终于,在三年后,风重返藏北荒原的无人区。在山石上公扎雕刻的岩画中,风更加确信了公扎对自己的感情,坚定了寻找公扎的决心。

在寻找公扎的过程中,风对陌路相逢的色嘎和盘托出自己对公扎的情感,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色嘎、拥有荒原野性血液的色嘎,像母狼一样保卫自己的爱情,用刀刺伤了毫无还手之力的风。在生命逐渐流逝的时候,风发现被泥潭逐渐吞噬的色嘎,风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救了色嘎这个情敌。色嘎被风的善良与博大的胸怀所震撼,救了风,也退出对公扎的争夺。

为了救风,公扎不顾生命危险,闯入姬迦的秘密营地被捉,危急时刻,重伤在身的风对公扎深情告白,要与公扎不离不弃,一起面对死亡。俩人的深情打动了大魔王姬迦,给公扎指了一条可以救活风的路。

在一个冒着硫磺热气的湖畔,居住着一群隐居的修行者,全身包裹,备受毒蝎的威胁。在这里也隐藏着为了私欲不择手段的罗布顿珠的舅舅,和,被内心拷问远走他乡的次旺。公扎的蓝色药师佛拯救了这群隐居者,也拯救了风。所有的故事,在这个山谷中终结。在无人区追逐了喀果熊半生的公扎,终于与风经历了重重磨难,放下了过去,接受了彼此。

看起来,风与公扎的结合是那么不可思议,却也是我们心中的理想所在。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在现实中无法企及的梦,超越现实,拥抱梦想,是我们穷尽一生的追求。但往往都是求而不得。作者在结尾写明出处,是根据真实故事创作而成。由此让我更加的相信,现实中的主人公能够突破世俗观念,勇敢追求梦想,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除了勇气与毅力,还有神的旨意!

一个伟大而高尚的灵魂,不论他的外表是多么的粗俗,形象是否高大,都值得人们尊重。比如,活佛扎多,比如在无人区流浪的公扎。比如汉人军医卓麦。

神秘的藏北高原,传说这里是最接近天与神灵的地方,洗涤、净化心灵的圣土。它与淳朴的牧人一起,吸引着众多被生活挤压的精疲力竭的人们,前来朝拜,放飞心灵、放空身心,由此就有了风与卓麦这样的汉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西藏生死恋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藏生死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