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違於中心與邊陲之間 依違於中心與邊陲之間 评价人数不足

书评

ritoki
2018-04-28 11:28:10

林佩苓的《依违于中心与边陲之间:台湾当代菁英女同志小说研究》出版于2015年7月,杨若晖的《少女之爱:台湾动漫画领域中的百合文化》出版于2015年2月,都是硕士论文。杨若晖的论文写于12年,林佩苓的硕士论文不知道是哪一年写的,成文可能在杨若晖之后。这两本书主题接近,但两人都没能引用对方。而杨若晖于2015年6月因癌症过世,生长于ACG文化繁盛年代的百合迷妹和恋念台湾女校文化中的女女情谊的精英女作家这两条线最终没有搭在一起,似乎正好隐喻了盛放于二次元商业文化的耽美百合和现实中LGBT人群似近实远的疏离与隔膜。但作为旁观者看这两本书,又能注意到两者之间实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找到林佩苓这本书,是因为杨若晖的书中有提到94年台湾北一女两名资优生一起自杀的事件,作为社会新闻轰动一时。当事人并未在遗书中解释原因,只说厌世,但学生和校友们多认为属于殉情,校方则大力撇清这桩案子与同性恋无关。我看完好奇就去搜了下当事人的名字,然后就看到了林佩苓这本书。杨若晖的书并没有引用任何台湾女同文学研究的文献,并且断言台湾的百合文化是受日本ACG文化影响的进口产品,并未向台湾本土的女同文学取材(我给杨若晖写的书评可见https://book.douban.com/review/9297419/)。但我当时看完就猜想台湾百合风潮的兴盛当与台湾的女校文化有关。林佩苓的书应该可以算是一个辅证。

林佩苓这本书除去序论和结论,主体也是三个章节。一章写台湾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前女性小说中的精英认同和女女情谊。这一时期,树立新女性形象的妇女运动风起云涌,女同运动则尚未兴起。这种具有极强精英意识的“文学院式妇运”,活跃人士多出身于台北的北一女中或其他地方的名门女校,再入读台大,大多又属文学院人士。女作家们笔下反复描写的是与异性恋文化相对隔绝的女校里,女孩与女孩之间的微妙情愫,既亲密无间,又始终生活在成人世界的强制异性恋体制的阴影之下。这种清纯的情感以精英认同和友谊为名,以倾慕才华为始,又止步于肉身情欲之前。最为注目的是,一般刻板印象里都认为女同文化中的P女和普通异性恋女性无异,是T女的附属。男孩气质的T则是大众眼中的典型女同。但这批女校文学常以P女的视角为主述(虽然当时台湾TP之分和女同文化尚未成型),外表柔弱内心强大的P才是女女关系的出发者,而她们所倾慕的气质中性阳刚的女孩,则反而是确实无异的在男性面前立即变得十分爱娇而流俗的异性恋。这和凯特布莱切,天海佑希,张敏这一类女星因中性气质“气场强大”受追捧,而其实本人是实打实的异性恋或一再出演类似角色的情况如出一辙。P女因此十分恼怒而悲伤,然而又无力与异性恋所代表的肉身情欲对抗。无论如何,女女情谊都只生存在乌托邦式的女校文化中,一旦进入男女合校的大学,无孔不入的异性恋文化立即使女孩之间的联结分崩离析。朱天心即一再书写对这种联结之脆弱的感伤:“我多么不愿意发现我的朋友有一天也开始他啊他的,她们终是要走的,不过不要这么快,也不能这么快。” “她想着将来她定要穿身黑黑的衣服,夏天时则是一身雪白,她将不说话,只是永远静静的在一个角落里,苍白而安静。然后人们会问,那个美丽的女孩为什么还不嫁人呢?人们会说,因为她的生命中有两个人,而她在忠守着她年轻时的友情呀!”

接下来的一章,林佩苓主要讨论台湾女同文学代表作家邱妙津的作品。九十年代后女同运动兴起,文学作品因而从女校文学转向开始讨论女同认同。女同文学依然富有精英气质,但这一时期则开始真切涉入女性与女性之间恋人式的交往。女校文化中不涉情欲的亲密无间尚未被社会目为同性恋,因此得以舒适存在。但一旦进入身体交往,同性恋的可见度立即增高,无所不在的社会高压使得精英女同兼有“孔雀”(世人眼中的成功者)与“鳄鱼”(因为性向被排斥的边缘人)的身份,漂流在城市与异国之中,可以守有独自的私密空间,但难以与爱人维持长久的关系。无法走入公众,也无法向家庭坦白。而精英的背景又使她们与美军文化发展而来的T吧女同社群相对隔膜。“在困顿的同志爱欲与精英主义的伴随下……全然的爱与绝对的孤寂相伴而生,成为台湾当代女同文学中,盘桓不去的深沉早慧,脱俗而又悲情的典型精英女同志形象”。

最后一章回顾00年之后随着网络的普及,女同社群由线下逐渐转为线上交流,不再必须依靠特定空间或文学社团组织,跨地域跨阶层的交流得以实现,同志群体之中的阶层差异也因此得以削弱。对平权的持续呼吁也使社会风气逐渐开明。女同文学创作趋向于大众化,开始营造“阳光正面,轻松做爱”的轻松氛围,有别于之前三十年的忧郁的精英气质。在这里再往下,就能接上杨若晖关注的从日本进口,在华语圈发扬光大的百合文化了。而百合风潮奉为鼻祖的圣母在上系列小说,又恰恰是不涉情欲的女校精英文化和姐妹情谊的正统奉行者,由此,又引出华语圈“百合和GL什么区别”“百合和女同不是一回事”的长久争论。其根源在于作为文学书写者的精英女性与生活实践者的普罗大众的阶层分离,以及女性将情与欲,灵与肉,精神之爱与肉身之性差别对待的传统。

这本书在GOOGLE BOOK上有,电子书三美元左右就可以买到。地址是https://books.google.com/books?id=Q_TUCQAAQBAJ

想起来,这本书的另一个好处是文献综述和历史回顾写得挺清楚利落的。西方女性主义与女同运动之间的关系,台湾本土同志运动的发展过程,台湾女同社群内部之间的争论与联结,都可以和大陆的现状对照起来看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