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的笤帚》注

2018-04-28 看过

吆喝

“这一代的‘知性’美国作家当中,他是被坊间议论最多的人。他属于后现代新生代。他在托马斯·品钦和唐·德里罗的影响下开始写小说,以其无不挑战意味的文体和内容持续搅动文艺世界。老实说,他的作品并非美文,有时甚至让人觉得‘难以卒读’,却又不是故作晦涩。文体本身严谨工致得令人吃惊,语词同语词有机地融为一体——到底原来专门学过数学——因此,你一旦摸到门路(如果你想的话),最初的违和感很快就会消失。”———村上春树

说明

本评注意在提炼、总结一些可能会给一般读者带来困扰、容易被忽视的文本信息,力图使得复杂的故事明朗一些,同时扩展一些与本书作者华莱士相关的知识,以及笔者的个人解读。纯粹是为了抛砖引玉,仅供参考。见笑。

1.悖论❶27页“双层虚荣症候”。在华莱士的短篇《美好的旧日霓虹》里也有出现。(收录于《遗忘》,2014年已由重庆大学出版社翻译出版,该书译者把“双层虚荣症候”翻译为“虚伪矛盾悖论”。)

2.华莱士曾坦言写《系统的笤帚》这部小说比自己的本科毕业论文用了更多的自我。

3.悖论❷49-50页 “帮人剃须的理发师会为自己剃须吗”。又一个自相矛盾的玩笑。

4.看到70页你该开始特别留心一下“脚”了。开头部分,华莱士已借丽诺尔之眼告诉我们明达的脚一如美女的脚通常情况那样难看。而这里又写了男主角里克·威格里斯试图与丽诺尔的鞋子做爱。

5.76页我们得知丽诺尔最终没有去曼荷莲女子学校,原因我们都晓得(经历了第一部开头发生的事)。同时请好好想一想“天才的孤僻”和“学校霸凌”这两个关键词,都是作者亲身体会并付诸过笔墨的体验。

6.79页人物属性 丽诺尔爱流鼻血

7.87页曾祖母虽然之前已经被提及了,但这里她的个性才得到了真正展现:师从维特根斯坦的天才。这实际上也是华莱士本人的写照,对语言的痴迷到了神经质的程度,喜欢研究悖论。

8.126页"我很担忧现在的孩子们。这些孩子该在外面喝啤酒、看电影、到女生宿舍抢内裤、失去童贞,并且一听到音 乐就扭动起来,而不是撰写长长的、悲伤的、错综复杂的故事。而且他们无一例外都是些很厉害的打字员,但他们应该在外面玩乐的同时学习打字。我的担心不只是一点点,真的。"

说的其实就是华莱士本人的遗憾。

128页"我们发现他是故事中唯一真正的坏人,一个在大学考CRE时发生神经性崩溃的男人,之后没有考好,没能进入哈佛研究生院,只能去纽约大学,并在纽约经历了可怕的事情以及数度崩溃,结果他就憎恨大城市,以及所有集体的、社会的单位,一种真正病态的憎恨,认为社会和群体压力是所有来见他的人毛病的根源,所以他不断用微妙的方法试图让他的病人离开大城市,搬到他在森林深处建的与世隔绝的小木屋里,地点是故事所发生的随便什么州,我觉得像是新泽西州,这些木屋是他通过某种奇怪的巧合得到的,并将其卖给他的病人以获取肮脏的利润。"

华莱士本人一直对心理医生持否定态度,认为看心理医生是件可耻又没用的事情,看病时会犯“双层虚荣心”,生怕医生小看他,把他当作一般的病人,处处怀疑,处处想显得自己比心理医生更聪明,这后来害了他。

接下来男主角里克讲了一个“瓦尔登湖”式的理想破灭的故事:有心理障碍的病友夫妇为了逃离城市逃离集体移居林间小屋,经历了短暂的蜜月期后,旧日的烦恼一点点重现,最终以噩梦般的悲剧收场。这里涉及到的问题是,迷幻的、风起云涌的六十年代过后,留给华莱士这代人的只剩下一片精神上的废墟,他们没办法像前人一样天真的相信田园牧歌,隐居乡间成了死路,造成了无处可逃的局面,因为哪里都一样存在苦恼。另外这个故事写法的高明令笔者拍案叫绝,很细腻很揪人,实际上让我想起华莱士2005年在凯尼恩学院的演讲《这是水》,华莱士认定自我控制才是解决心理问题的根本途径。

9.165页当杰伊博士老调重弹地说起卫生焦虑的时候,里克说出了那个心碎而关键的事实:“我有一个异常短小的阴茎、服务员般的自我价值以及安全感问题。”

10.180页关键词苕帚出现

11.悖论❸231页里克刚讲完了一个糟心的故事;说的是一个爱得没有甄别能力并为之困扰的人爱上了保温杯女主人的故事,那女的并不漂亮、腿的长度也不一样、肥胖还总是戴着围巾,后来揭示围巾后面居然藏着一只雨蛙!原来她来自某个东欧神秘家族,家族里的人都戴着围巾,颈部藏着动物。保温杯女主与男人相爱了,开始节食用增高垫,也视颈部的雨蛙为耻,可是雨蛙终究是她自身的一部分,越是否定也意味着否定自己的特殊性跟部分自我。她有时对雨娃很好有时很差,因为雨蛙的关系,她也习惯于与其它人不关联的关系。最终悲剧发生了,雨蛙在男女主在夜总会玩时一发不可收地叫了起来,最终女的自杀,雨蛙却活了下来。

里克说丽诺尔没get到这个故事的重点,那么什么是重点呢?那就是雨蛙不过是一种隐喻,说的是人身上的根深蒂固但自己并不以此为荣的缺陷毛病特性等等,到底是舍弃部分的自我来试图连接别人还是彻底封闭放任纵容自己的恶习呢,是个问题。

12.246-247页“现在我发现,在大学里,事情从来没有,哪怕有一刻,是对的。所有事情从来就不对头。我从来就没有哪怕一刻舒坦过。从来就没有。我仍记得我那时总是非常担心。或者说,如果不是非常担心就是非常愤怒。我那时总是极度紧张。或者说,如果不是紧张,就是处于一种奇怪的欣快症中,这使我会与一个无论如何都一点儿也不在乎我的人打交道。我那时总是要么如此没道理、没来由地快乐,以至于好像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容纳我;要么如此忧郁、如此愚蠢地怀着悲哀,以至于没有一个地方让我愿意进去。我讨厌这里,但我从来没有比在这儿时更舒坦过。而这两个方面就像事实的利喙和利爪同时对着我。”

再说一遍,我认为华莱士得的是躁郁症而非忧郁症。由于本书的高度自传性再加上文字所描述的情绪两极化完全符合躁郁症或称双相情感障碍的临床表现。

13.270页第一章开头的讨厌鬼王-丹格·朗再次出现了。真名安德鲁·西兰德·朗。里克回忆起了学校兄弟会学长欺凌大二学生,实际上校园霸凌一直是华莱士笔下的主题之一。

14.273页 我们现在终于知道了210页开始与明达争吵的男人就是朗。同时也知道了里克口里的在“草坪玩洒水器”的“色情的小家伙”便是明达。PS:十三岁少女在草坪上玩洒水器让我想起洛丽塔。美女明达婚后不幸没有自主权纯属被动,其实开头妥协在男孩屁股上签名时就已经埋下伏笔了。

15.276页 原来朗与明达吵架时说跟明达有一腿的格鲁斯科特是她的经纪人。

16.312页丽诺尔的父亲雇佣了南希·玛丽格表面上给克拉丽丝、约翰和丽诺尔当保姆实际上是当情妇,193-194页我们得知克拉丽丝的两个孩子平时也由玛丽格照顾。

17.323页弗拉德公爵上电视是蒂萨夫人撺掇的,详情见207页。

18.340页里克坦言无法让丽诺尔性满足。

19.342页里克感到深深的自卑,与朗的年轻力壮尤其是性器的壮硕相比。这点之前上厕所时就暗示了。

20.370页 老人们居然出现了!贿赂心理医生杰伊博士,让他恶意引导,曲解里克和丽诺尔的梦和话。原来根本不存在奥拉夫·布兰特纳这么一个人!

21.386页 里克在日记中惯称杰伊博士为杰_博士 。

22.444页再一次写到校园霸凌。

23.481页“我其实是在为你父亲的公司及其疯狂的产品制作小册子,这种食品会使孩子们像你的鸟那样说话。”

24.489页原来里克戴贝雷帽是因为秃顶。

25.502页这个反复出现的火灾场景让我想起《遗忘》里的《烧伤儿童的化身》。

26.520页此处是约翰·比兹曼出院时与护士的对话,约翰车祸入院详情见236页。(此条注释信息由Kafka提供)

27.541页瓦林达·皮亨原来是黑人。

28.544页隧道温度达到了三十七摄氏度的高温。恰好是老丽诺尔生存所需要的温度。

29.悖论❹里克爱丽诺尔,但是深深地为自己的生殖器管短小而发愁,自卑于无法让爱人性高潮。杰伊博士提出了“膜”,这一般可以解为关系网,关系网可以靠近,但戳破“膜”要靠性,而且里克的短小使得他自己在膜与膜之间晃悠来晃悠去,因此他与丽诺尔的关系从根本上讲就不够牢靠。里克爱人但无法满足爱人,这是男女情爱关系上的一个悖论、死局。

30.试论系统的笤帚,笤帚的意义在于功能,而在(里克和丽诺尔的)爱情这个系统中扫帚无疑指的是生殖器发挥的功能,生殖器不仅仅有象征作用,还是造成心理问题的根源。无性的爱是难以经受住考验的。华莱士用拧巴的方式讲述了一个简单的问题,但是难能可贵的是写得丝丝入扣、揪人心弦。

历数病态

①已经订婚的女大学生在疑似遭到强奸后变成同性恋,但性取向似乎并不坚定。

②安默斯特大学赛帆兄弟联谊会666(在西方意味着撒旦)组团要求男生在屁股上得到五位美女的签名才能入会。

③疗养院病人失踪了二十余人,竟然除了丽诺尔外没有联系上任何一个家属,而且平时出任何事情也不找病人家属,还是养老院拥有者、女主角的父亲亲自嘱托的。

④诺曼·邦巴迪尼,主角的业主,在多次减肥失败的情况下自暴自弃,暴饮暴食,指望自己的体积增长到无限大,填满宇宙。

⑤疗养院的布鲁姆克先生的伴侣布兰达居然是一个充气娃娃,还带她去酒吧。

⑥斯通西弗科牌婴儿食品公司将家畜内分泌物的衍生物添加到婴儿食品当中。

⑦丽诺尔的宠物弗拉德公爵突然开口说话,还上了宗教电视节目《上帝的伙伴》,被封为受过上帝抚摸的神鸟。燃起了群众的宗教狂热。

⑧心理医生收受贿赂恶意引导病人。

5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系统的笤帚的更多书评

推荐系统的笤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