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密的机器 无尽的压榨

摇摆的乐企鹅
2018-04-28 10:26:29

印象中的皇帝那当是富贵极乐,挥霍不尽的荣华财宝,享用不完的后宫佳丽,为所欲为,骄奢淫逸,作为普通人还时常会产生“大丈夫当如此也”的歆羡与梦想。很少去问:这权力是谁给的?这富贵是哪来的?封建的帝王,作为统治阶级,作为人民的对立,自称是“受命于天”,世俗的开销却也离不开黄灿灿的金子、白花花的银子。充盈的国库、浩大的工程、战争的开销,一分一厘都是从人民那里盘剥来的。如何盘剥?本书给了我们一个全景式的鸟瞰,虽然作者本意是宣扬市场之有效、民主之不易,却让我从马克思主义阶级论出发,对封建社会的阶级关系有了一层更深的理解。皇帝及其所代表的压迫阶级,有这样几个鲜明特点。

贪得无厌、欲壑难填

虽然历史上也有文帝、景帝这样自我约束极严、清心寡欲的清廉皇帝,但更多的是挥霍无度、大手大脚的饕餮。秦始皇自然是始作俑者,建阿房、修长城、养后宫,乐此不疲;汉武帝的境界更高一些,不知是为了自我价值的实现还是民族的雄起,连年征战、抗击匈奴,建立不世功勋还民以穷困凋敝;隋炀帝更不用说,东征西政、庞大基建、大国排场,花钱的速度比三门峡的流水还快。这些还都是有些公心的,好大喜功也好为国争气也好,最起

...
显示全文

印象中的皇帝那当是富贵极乐,挥霍不尽的荣华财宝,享用不完的后宫佳丽,为所欲为,骄奢淫逸,作为普通人还时常会产生“大丈夫当如此也”的歆羡与梦想。很少去问:这权力是谁给的?这富贵是哪来的?封建的帝王,作为统治阶级,作为人民的对立,自称是“受命于天”,世俗的开销却也离不开黄灿灿的金子、白花花的银子。充盈的国库、浩大的工程、战争的开销,一分一厘都是从人民那里盘剥来的。如何盘剥?本书给了我们一个全景式的鸟瞰,虽然作者本意是宣扬市场之有效、民主之不易,却让我从马克思主义阶级论出发,对封建社会的阶级关系有了一层更深的理解。皇帝及其所代表的压迫阶级,有这样几个鲜明特点。

贪得无厌、欲壑难填

虽然历史上也有文帝、景帝这样自我约束极严、清心寡欲的清廉皇帝,但更多的是挥霍无度、大手大脚的饕餮。秦始皇自然是始作俑者,建阿房、修长城、养后宫,乐此不疲;汉武帝的境界更高一些,不知是为了自我价值的实现还是民族的雄起,连年征战、抗击匈奴,建立不世功勋还民以穷困凋敝;隋炀帝更不用说,东征西政、庞大基建、大国排场,花钱的速度比三门峡的流水还快。这些还都是有些公心的,好大喜功也好为国争气也好,最起码在客观上给国家、给人民、给后世带来了一些福祉,而像唐玄宗、宋理宗这些因为个人欲望肆意花钱的,历史上更是数不胜数。这里面有多少是非花不可的?我想至少应该没那么多。从根子上来说了,99%的统治者都是爱花钱、乱花钱、大量花钱,95%的统治者都是为了满足低级的甚至是猥琐的欲望,这也是他们竭尽全力盘剥人民的本初动力。

财政之能、贤良标准

统治者的需求确定了,羊毛还得出在羊身上,更需要一个剪羊毛的能手团队。按照儒家的标准,天子应当选择的是有原则、敢谏言、为人民的“圣大臣”,以魏征、海瑞为代表。历代的统治者也心照不宣地回应着这样的标准。实际情况如何?实际是,统治者内心深处更加钟爱的是能帮他们搜刮来钱财的大臣,忠良也好,奸邪也罢,那不过是儒家硬生生带上的帽子,在史书里面可以评价甚至大加挞伐。在统治者的当世,受宠的还是能实实在在带来利益的、满足统治者欲望的、让他能感到当皇帝的感觉的那帮人。从桑弘羊到李冲,从杨国忠到蔡京,从王安石到脱脱,正是因为他们想到了开源巧妙办法,才让皇帝真正钟情于他们。至于像范仲淹这样给皇帝打细算盘让少花钱的,想要得宠那是不正常也是不现实的。

手段翻新、创意无限

还是回到前面那个问题,钱从哪里来?总不能去抢吧!抢,那自然是不行的,泱泱大国、奉天承运,怎么能干这么粗鲁野蛮的事情!通常封建统治者把这个不叫抢,那叫“收”。收啥?最重要的自然是收税了。从原始的田赋,到租庸调,到两税法,再到一条鞭法,税收的效率那可是与时俱进、从不落伍。汉武帝时期,桑弘羊创造性地开发出政府垄断资源、榨取人民利益的盐铁专卖;东汉世家大族兼并人口土地,对中央政府的税收重重阻挠,这一状况一直延续到三国两晋以至于南朝;北魏孝文帝时期对田亩人口进行彻查,税收的账目第一次清晰起来;隋朝则依靠这本明账,前所未有地提升了税收效率;唐朝的税收一开始就没有隋朝那么明白,效率自然下来了,好处在于用土地公有化的形式阻遏了土地兼并,唐玄宗时期饮鸩止渴的节度使制度,甩开了地方军队和财政包袱,却让帝国衰落直至灭亡;宋代吸取前朝经验,在税收上自然毫不含糊,又借鉴了汉的专卖制度,规定向边关运粮者可领盐券进行买卖,此外还将民间的交子国有化制度化,同时具备了土地、专卖、金融多样化的武器;元朝税收制度比较野蛮,直到脱脱固化了文官制度,用大工程类似财政刺激的形式推动经济发展、扩大收入来源,然而阻止不了元朝衰亡的命运;明代朱元璋对经济无知之极,一开国就葬送了纸币,白银交易窒息了宋代产生的金融萌芽,却间接保护了民间经济,直至张居正的一条鞭法横空出世,财政有了一定保障,但天灾人祸最终也毁了明朝;清代剥削机器进化到了封建社会所能到达的顶峰,也在努力吸收西方现代财政制度,然而在现代化的竞争中,跑得慢就算输,还是在内外交困中灭亡了。论过程不论结果,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中央政权财税制度的演变,当真是创意无限、进步无限。

自掘坟墓、过犹不及

有阳自有阴,有优势自然也有短板。制度是先进的,却抑制不了统治者的欲望。工具越先进,条件越便利,统治者就越按耐不住内心的渴望,恣意滥用。汉武有盐铁和“告缗”,隋炀有强征和乱发,大唐有节度使,宋朝有滥发币。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北宋的交子,本来为方便流通,是民间自发行为,合规合矩、安全有保障,却因为刚刚起步时的一点瑕疵被政府收为国有。统治者如获至宝!以前要搜刮财富还得想办法在土地上下功夫、在人口上下功夫、在资源上下功夫,绞尽脑汁效果也不尽如人意。现在好了,没钱用只要印钞票就行。战争开动,印钞票;修建宫廷,印钞票;交纳岁币,印钞票;旧币不够,印新的钞票。纸币的流通原本能够极大推动社会进步,却因为统治者的愚蠢、无知、贪婪,生生成了亡国利器。器无善恶也,人有善恶。一把好牌打输了,能怪谁也?

依照惯例,再说几个认为不足的地方。一是价值取向过于主观。作者有明显的西方经济学价值判断标准,以今之视角审视古之现实,不好。二是逻辑论证不严。好几个地方的论据都不够充分,论理也不够流畅,不过作者并非科班出身,此点不应过分计较。三是由经济为王、牵强附会之嫌。有点“经济学帝国主义”的味道,财政固然重要,但也只是王朝兴衰的一个重要方面而不是全部方面,这一点不应过分解读。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