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庄园的午餐》:红玫瑰与白玫瑰?浅谈阿加莎作品的文学性

我又不是怪兽
2018-04-28 看过

阿婆的书曾经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在出版,然后现在版权是在新星出版社手里。新星出版社是请了译者重新翻译了阿婆的作品的,这就导致阿婆的很多书有了不同的译名。像这本英文名叫Sad Cypress的书就是这种情况。人文社的版本叫《柏棺》,新星版的叫《H庄园的午餐》。其实两个版本我都有,我事先不知道它们是同一本书,所以买重了。我看的是新星版的。因为新星版的装帧要比人文社的好的多。除此之外,我更喜欢《H庄园的午餐》这个译名,因为这是命案发生的场景,这一幕场景也是写的非常好的,看完书之后,再去看这一幕你会发现里面有很多不动声色的巧妙的伏笔,而且这个名字也非常简单,大家一看就会猜测命案应该就是在这次午餐上发生的。相比之下《柏棺》这个名字就真的有点不知所谓了,柏树做的棺材吗,可是别说不是重要的线索了甚至都没出现过这个东西。翻译或许是想对应英文名字里的cypress,但是这种莫名其妙的对应,有种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感觉,还不如不要。比对下来,新星版不管是装帧还是翻译真的是要好一些。

在书的封底上写着“英国版红玫瑰与白玫瑰”,因为我特别喜欢张爱玲,所以我在看的时候就会想到到底为什么要这么说。然后我看下来觉得有这么几点:

首先,书里有了两个妙龄女子,两个人都很美,但是不一样的美。书中描写到一个(埃莉诺·卡莱尔)是“优雅的头颅,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她有一双明亮的深蓝色的眼眸和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眉毛修成了柳叶弯。”,然后她的姑姑说她是矜持冷淡,似乎还有一点点的高傲,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白玫瑰一样;而对另外一个女子(玛丽·杰拉德)书中的描写则是“一个女孩穿过树丛,闪闪发光的金发,玫瑰版红润的肌肤,向他走来”,而这个“他”也就是男主角罗迪的感受是“多么美丽——多么惊人的美丽。什么东西东西攫住了他的心神,他一动不动地站着,好想被冻成了石像。他觉得天旋地转,这个世界突然不可思议地、了不起地疯狂了!”通过男主角夸张的反应我们可以感受到这个女生是很美的,而且美得很惊艳,以至于让男主角看见好像被攫住了心神一样一动也不能动,就很符合红玫瑰的形象。我们也可以通过照顾韦尔曼夫人的两个护士的对话看出她们的区别,一个护士说“埃莉诺说不定还没有玛丽漂亮呢”,另一个护士马上说“玛丽没有埃洛丽有气质”。但其实她们两个的性格似乎又正好相反,外表像白玫瑰的这个女生实际上呢她的感情是非常热烈的,反而比较像红玫瑰,而玛丽能在书里是很单纯善良的,可能会更像白玫瑰。总之呢罗迪也是在这两个女生之间要做出选择。

其次书中直接出现了红玫瑰与白玫瑰这两个意向。埃莉诺和罗迪以前曾经争吵过,他们争吵的内容是关于玫瑰战争,两个人对这次战争的看法不同。埃莉诺支持以红玫瑰为家族纹章的兰开斯特家族,而罗迪支持以白玫瑰为家族纹章的约克家族。埃莉诺自己是这么说的:“他喜欢白玫瑰。我说,白玫瑰不真实——它们甚至没有香味!我喜欢红玫瑰,又大又红,像天鹅绒一般的触感,具有夏日的芳香。”这里其实是一个暗喻,暗示着两个人是不同类型的人,他们其实并不合适。

最后我觉得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阿加莎她也喜欢把自己对一些问题的看法体现在小说里,有些话我甚至觉得好像是张爱玲也会说的。像最开始描写埃莉诺对罗迪的感情,她是这么写的“罗迪!每次看到罗迪,埃莉诺都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一种突如其来的快乐的悸动,但是表面上她不动声色。因为很明显,罗迪虽然爱她,却不及她爱他那么深”。我们就可以看到埃莉诺的心情是很微妙的——她心里很爱罗迪,爱到她看到他就会觉得头晕目眩,会快乐到心悸的程度,真是真的很爱了,可是表面上她又要装作不动声色的样子,不能表现出她那么爱他的样子,尽管见到罗迪她的内心很喜悦,但她表面上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嗨!罗迪。”,因为对方的爱没有到这种程度。后面韦尔曼夫人也对埃莉诺说:“如果罗迪爱你比你爱他多一点点,那就一切都好。”她特别强调在爱情里男人的爱最好比女人的多一点。因为“男人不喜欢被女人痴缠和崇拜”。罗迪自己是这么说的:“你真可爱,埃莉诺。你那冷冰冰的气质,拒人千里,就像‘远方的公主’。我想,正是这点让我着迷......有些女人是那么......那么忠心耿耿——感情泛滥!我讨厌这样。而更跟你一起,我永远没有把握,从来不敢肯定,你随时都会变脸,换上一张冷若冰霜的脸,冷冰冰地说自己改变主意了,就像这样,眼皮都不眨一下!你是个迷死人的东西,埃莉诺。你就像一件艺术品,那么......那么完美!”阿加莎在后面又让韦尔曼夫人强调了一遍同样的意思:“罗迪需要爱,但他不喜欢强烈的感情。占有欲会吓跑他。”这么听起来感觉男人好像很贱的样子,你越是爱他他越是不喜欢,反而你越是对他冷冰冰的他越是记得你有魅力。但你不能不说确实是有点道理,不然在爱情里为什么会有“欲擒故纵欲拒还迎”这一说。男人喜欢有挑战性的事物,你要是让他觉得他吃定你了,他就觉得没意思了。而且男人喜欢的是占有,而不是被占有。那阿加莎就这样讲出了男女之间在爱情里的地位关系。

另外还有一段心理描写是这样的,“真是不可思议,一个人,一个普通人,是的,一个极其普通的年轻人,竟然能够对另一个人产生这么大的魔力!一看到他,她就目眩神迷,一听到他的声音她就甚至有点想哭。爱难道不应该是让人心情愉悦的吗?怎么会强烈到让人受伤?”这一方面体现了上面我们说的他们两个其实并不合适,另一方面体现了爱情的两面性——爱情即会给你带来快乐,也会给你带来痛苦。后面埃莉诺也去问了她姑姑,她要她姑姑实话告诉她爱情是永远快乐的事情吗?”韦尔曼夫人的脸色就变得严峻:“在某种意义上,埃莉诺,不,可能不会永远快乐。把感情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带来的总是悲伤多于快乐。但是不管怎么样,埃莉诺,如果没有这种经验,人生就不完整。一个人如果没有真正爱过,就没有真正活过。”就听起来还蛮悲伤的,爱一个人就是把感情寄托在这个人身上,喜怒哀乐都跟这个人有关,那这样的话,悲伤是要多于快乐的。可是呢韦尔曼夫人还是觉得你一定要去爱一个人,你要去经历这样的感情,即使它是令你痛苦的,因为你没有这样的经历你的人生就是不完整的。这里也是在暗示我们她和刘易斯的爱情故事。

还有就是它里面也会有一些很酸的话来表达自己的看法。像这里面她就说“波洛没有试图打断她的话。他深谙对付一个生气的女人的办法。他让霍普金斯护士一吐为快,慢慢冷静下来。然后他才开口,语气沉静而温和”,这段描述读起来有一点好笑但又一针见血,一个女人如果生起气来,你跟她说什么都没用,她不会听你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把话都说完,发泄完,你再和她说。听起来就好像女人是有点不讲道理的。

我觉得上面所讲的三点应该就是这本书被称为“英国版红玫瑰与白玫瑰”的原因。

有两个场景我印象还蛮深的。一个是韦尔曼夫人去世后,埃莉诺处理她姑姑的遗产的时候,她把玛丽叫到她姑姑的书房,书里是这么写的,“玛丽坐到埃莉诺指示的椅子上。椅子略微朝向窗口,阳光透过窗户落在她的脸上,在白皙的肌肤和金色的头发上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埃莉诺伸出一只手遮在自己的眼前,挡住刺眼的阳光。在指缝之间,她可以看到对面女孩的脸。”这里其实是一个隐喻。在这个场景里,阳光照在玛丽的身上,然后折射出去,看起来就好像玛丽会发光一样,玛丽和阳光是合为一体,埃莉诺觉得阳光很刺眼,其实就是在说玛丽很刺眼,因为她抢走了罗迪的心,打碎了埃莉诺梦想中的生活,对于埃莉诺来说她就像是眼中钉那种感觉,后面紧接着就说埃莉诺想“有没有办法痛恨一个人而不表露出来”。当然她是做不到的,她跟玛丽说:“我已经咨询了塞登先生,并听从他的建议,根据仆人在此服务的年限,向他们每人馈赠一笔金钱,(她停顿了一下),当然你不在此列。”她是有点希望这些话会刺痛玛丽的。那么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呢?她的意思就是玛丽你不过就是我们家里的一个仆人而已,本来我也只需要给你一点钱而已,可是因为我姑姑特别喜欢你,她关照我要特别照顾你,所以你的的待遇和他们不同,但本质上你就是一个仆人,只不过是比别人更受宠罢了。所以你读这一段话以及下面她对玛丽的态度,是可以看出埃莉诺内心的纠结和矛盾的,一方面她很恨玛丽,但是另一方面因为她本质上是很善良很有教养的一个淑女,她也知道玛丽其实主观上并没有什么错的,她就会觉得自己对她这么坏是很不应该的。所以这种心情就很微妙,体现在她的行为上就会觉得的她好奇怪,好像情绪很不稳定一样,其实就是因为她内心是很矛盾的。

另外是书名提到的午餐这一个场景马上就开始的时候,埃莉诺邀请玛丽和霍普金斯护士一起吃午餐,“她们走进凉爽的门厅。玛丽微微颤抖了一下。埃莉诺目光炯炯的盯着她。

“她问:‘怎么啦?’

“玛丽说:‘哦,没什么,只是打了个寒战。从太阳底下到阴凉的地方不太适应。’

“埃莉诺低声说:‘奇怪。今天早上我也这么觉得。

“霍普金斯护士大笑着,高深欢快地说:得了吧,‘接下来你们是不是要说这房子闹鬼呢。我可什么感觉都没有!’”

这个场景看起来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普通的对话,但看完书之后,再回过头来看,你会发现还蛮有深意的。我们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是霍普金斯毒死了玛丽,然后陷害埃莉诺。就是说其实这两个女生马上就要掉进霍普金斯的陷阱里了,所以她们两个都有同样的感受,好像有一丝寒意,让她们害怕。

我特别谈到这两个场景呢,是想说我们看阿加莎的侦探小说,我们往往会把重点放到侦探两个字上,而很少会去考虑小说的文学性,但其实它是有的文学性在的,而且这部分也是很值得玩味的。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H庄园的午餐的更多书评

推荐H庄园的午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