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音 山音 8.3分

谈《山音》中的“不伦之恋”

星兜
2018-04-28 07:57:22

朋友偶然向我提到这本书,并称之为一本描绘公公爱上儿媳的不伦故事。

书中的公公信吾,年过六十,逐渐感到自己的人生已在缓缓消逝。他常常遗忘很多事物,就连五天前请假回家的女佣也已忆不起她的形象。在一个朦胧的夏夜里,信吾听到了山音,从山涧深处低沉的回响“犹如魔鬼鸣山而过”,山音在信吾看来犹如死亡的脚步声不断地朝他靠近,除此之外,一系列死亡信号令他恐惧着、不寒而栗着,又无法与他人言说。

信吾同比他大一岁的保子育有两个孩子,皆婚姻不幸,儿子修一与妻子菊子婚后不到两年便有了新欢,女儿房子也回到了娘家最终与丈夫离婚,信吾认为父母一生的成败与子女婚姻的成败有着关联,所以在他看来自己便是极为失败的罢,无法扶起一个家族,无法使成员都生活在幸福美满之中,对这样的信吾来说,菊子,这位儿媳 “是这个沉闷家庭的一扇窗。亲生骨肉不仅不能使信吾如意,他们本身在这个世界上也不能如意地生活。这样,亲生子女的抑郁情绪更加压在信吾的心上。看到年轻的儿媳妇不免感到如释重负。”

信吾对儿媳菊子怀有情愫吗?有的,但这情愫并不是那样龌龊、不堪的畸恋,实则是他被菊子身上的纯净、青春的气息所吸

...
显示全文

朋友偶然向我提到这本书,并称之为一本描绘公公爱上儿媳的不伦故事。

书中的公公信吾,年过六十,逐渐感到自己的人生已在缓缓消逝。他常常遗忘很多事物,就连五天前请假回家的女佣也已忆不起她的形象。在一个朦胧的夏夜里,信吾听到了山音,从山涧深处低沉的回响“犹如魔鬼鸣山而过”,山音在信吾看来犹如死亡的脚步声不断地朝他靠近,除此之外,一系列死亡信号令他恐惧着、不寒而栗着,又无法与他人言说。

信吾同比他大一岁的保子育有两个孩子,皆婚姻不幸,儿子修一与妻子菊子婚后不到两年便有了新欢,女儿房子也回到了娘家最终与丈夫离婚,信吾认为父母一生的成败与子女婚姻的成败有着关联,所以在他看来自己便是极为失败的罢,无法扶起一个家族,无法使成员都生活在幸福美满之中,对这样的信吾来说,菊子,这位儿媳 “是这个沉闷家庭的一扇窗。亲生骨肉不仅不能使信吾如意,他们本身在这个世界上也不能如意地生活。这样,亲生子女的抑郁情绪更加压在信吾的心上。看到年轻的儿媳妇不免感到如释重负。”

信吾对儿媳菊子怀有情愫吗?有的,但这情愫并不是那样龌龊、不堪的畸恋,实则是他被菊子身上的纯净、青春的气息所吸引。

小说的背景发生在日本战败后,信吾的同学在战争期间命运多舛沦落这为数不少,友人曾对信吾说“那是你地位安稳,可以从万人的苦难和灾患的大海中哗哗地游过来。”如果说信吾和儿子修一是战争的幸存者,那么菊子更像是一个战争的幸免者,她单纯、美好,不管在精神、心理上都保留着孩童的纯真。信吾时常被这样的纯真打动,当房子的女儿用同样天真无邪的惊讶而闪烁的目光注视着美国军用飞机时,他为之触动;在三月的一天在横须贺电车上看见一个女孩在月台自来水管旁喝水,一拧开水龙头女孩子被吓了一跳笑了起来,信吾感到那幅笑脸可爱极了,他觉得春天仿佛到了。

曾经的他也是这样一个孩子似的人物“信吾记得,在酒宴上交杯的时候,有颗栗子掉落下来,栗子打在一块点景石上。可能是斜面角度的关系,栗子蹦的很远,落在溪流里。栗子击在点景石上蹦的很远,落在溪流里。栗子击在点景石上又飞开的景象,格外的美。信物差点‘ 啊’地一声喊出来”他曾经便是这样一个连一颗栗子掉落下来也会大惊小怪的人。

这些信吾所失去的而又在菊子身上所保留的,这纯洁和这向日葵般旺盛的生命力。信吾对菊子的渴慕不是自然的吗?这渴慕是单纯的渴慕,是他美好愿望的投射,是一个身处暗淡生活中的人对光源幻想式的自我疗伤与救赎。

但菊子是个完全的幸免者吗?修一对菊子的伤害不也正是战争对其间接的伤害吗?

信吾的好友池田曾说修一,他是个心灵上的伤兵。战争对人带来的隐形灾难在修一身上完全地体现出来,他对妻子不闻不问,他欺辱情人娟子,他甚至对自己的孩子都无动于衷,任由菊子打胎,情人绢子带着他的骨肉浪迹天涯,他说:“敌人的炮弹从我耳边呼啸而过,一次也没打中我。也许在南洋留下的私生子,同私生子相见却不识而别。比起从耳边擦过的炮弹来,这等事又算的了什么。它没有危及生命再说,娟子未必就生女孩子,既然娟子说过那不是我的孩子,我只能想‘ 是吗’。仅此罢了”按信吾的话来说战争给修一带来的最大影响是麻木不仁与萎靡不振,对信吾也何尝不是呢?人在经历强烈的情感波动后,他的触动点便不断的提高,但又有什么触动能够能超越生命的逝去呢?

修一对菊子的伤害也使得菊子渐渐地成熟,最终,没有人能把握住永恒的纯真。信吾的美好寄托也如同这山音,在人间呼啸而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山音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