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瑟发抖的鼻子

miaminae@clock
2018-04-27 看过

主角武州公从小做人质,到13岁时,正赶上本城和外城交战,他见着了一群侍女在清洗粉饰战俘的人头,处理得体后以便上交。昏暗的烛光中,人头被清洗、描摹、熏香、理容,美丽的女子对着丑陋的人头露出温和的笑、雪白的手指在死者发丛中穿梭、熏香缭绕中用梳子背敲打人头。奇葩武州公对这一华丽的对比场景产生了难以自持的快感。某天一个鼻子被毁掉的人头被侍女捧在手里时,他的兴奋达到了顶点,以至于神思恍惚,希望自己就是那个缺了鼻子的死人头,被女子抚摸着、凝视着。他难以自持,趁战事正酣偷溜进敌方大营,割了大名的鼻梁。

当时的战争氛围下,失鼻的奇耻大辱甚于于丢失性命,怀揣着屈辱和复仇的烈焰,大名的女儿桔梗氏闪亮登场。对于女主人公的描述,谷崎润一郎延续了他对女性毫无缘由的膜拜和跪舔。桔梗氏所嫁的夫君,就是本城的现任城主,她的复仇之剑已经为城主擦亮。

于是城主在自己老婆的阴谋下,三番五次受到刺杀。一次伤了嘴唇,变成兔唇;一次伤了侧脸,变成一只耳;最后一次,终于鼻子被割了下来。不消说,最后割鼻子这一爆击,是由男主武州公完成的。总之,真正的割鼻凶手武州公,把被冤枉的割鼻凶手的鼻子割了下来。

在第二次和第三次刺杀之间,就是武州公和他心中的女神桔梗氏如何相识、相遇、巧言令色地骗色骗心,并达成合作的过程了——城主的护卫的武州公,在第一次刺杀中曾成功狙击了刺客,截获了他密函和信物,作为知晓割鼻内情的人,他瞬间就明白了桔梗氏要害丈夫的阴谋,于是——他疯狂而痴迷地爱上了桔梗氏。这个脑洞和他看到洗死人头而产生情欲的脑洞是一脉相承的。为了接近桔梗氏向她表忠心,他从女神拉粑粑的洞里爬了上去。当时日本贵族女子拉粑粑,会在马桶下面挖一个深不见底的洞,从而使她们自己也看不到自己的粑粑,保持肉体和精神的高贵。(这里还有个有趣的八卦,以前平安朝的宫廷美女,为了诱惑风流的平中大人,拿丁香果伪称是自己的粑粑。所以丁香果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是再也不想见到了。)武州公见了桔梗氏,拿出了珍藏已久的她父亲的鼻子(存疑),胡编乱造一通取得了桔梗氏的信任,并光荣获得了刺杀的资格。这才有了第三次刺杀的发生。

此时倒霉的城主这张脸都变成了什么鬼样子了,他于是再也不肯上朝,国力日衰而僧侣势力日益做大。此时结束护卫生涯的武州公也痛别桔梗氏,回到了自己的领地娶妻生子。武州公尝试培养小妻子和他同样的嗜好(曾对着缺鼻子的假人头啪啪啪),但并不很成功,SEX生活和夫妻感情由此意兴阑珊起来。他从心灵到肉体都渴望重回桔梗氏的怀抱,终于等到了机会。当时,桔梗氏的娘家落难被僧侣欺负,桔梗氏怂恿积弱的城主出兵。各方人马一通混战,最终是武州公攻下了城池。而故事的最后,他并没有如愿得到桔梗氏,回归家庭的妇人决心用余生弥补自己前半世所犯过错,最终和城主归隐山林。

很多作家对这世界的构造毫无兴趣,他们终身都在自己的世界里寻找题材,所写的都是他们从一而终喜欢的某个点,谷崎润一郎在我看来就是很典型的知行性完全合一的人。另类的审美情趣糅合他最擅长的古典文风,成了一种异乎寻常的日本味,唯美版的变态味儿。一般人能想象的性怪癖,也就是S·M·恋·物·癖·恋·童·N·P,谷崎润一郎则发明了一种场景癖。譬如前面列举的几种怪癖,如要实现,是点和点连成线,唯有场景化的怪癖,是求而难得的三维,按照通常的理解,每多一个维度就能多无穷多倍的美。如本文这种美丑强烈对比场景下才能产生的情欲,是高达哲学级别的性怪癖了。

谷崎润一郎,怀揣着天才和本能来写作的人,他另类的感情生活参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谷崎润一郎/307921?fr=aladdin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武州公秘话的更多书评

推荐武州公秘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