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逝 伤逝 8.8分

《伤逝》读后感

烧毁的诺顿
2018-04-27 23:38:30

“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这是子君说的话,在《伤逝》中出现了两次。越是在幽暗昏黑的环境里,一个坚韧的女性形象越发熠熠生辉。

《伤逝》写于1925年10月,正值五四运动落潮,在时代巨轮轰鸣的汽笛声里,每个人的心境都是五味杂陈。伤逝,意为“悲伤地怀念去世的人”;同样,我认为在鲁迅的想法里,伤逝所伤的也是爱的消逝。“即使在孽风怒吼中,我也将寻觅子君,当面说出的悔恨和悲哀,祈求她的饶恕。”——这是涓生的忏悔,他将这种忏悔的哀恸灌注于字里行间,让人读来仿佛字字渗泪、句句遗恨。《伤逝》的故事其实很简单,讲述的是相爱的两人因爱而在一起,又因生活的艰辛而分开,最后以一方的出走与死亡结尾。虽然情节简单,但作为鲁迅所有著作中唯一讲述爱情的作品,它流露出独特于其他作品的温柔与细致,因而更像蚌贝涵珠,令人印象深刻,且难以忘怀。

“生存”与“爱情”的抉择是《伤逝》的核心。为了爱情,子君和涓生放弃安稳的生存可能,选择同居陋室,精心呵护彼此不被看好的爱情;而为了生存,涓生淡漠了寄存于子君身上爱的幻影,寄望于一方的割舍来求全自我的生活。自始至终,子君都笃信自己的理想主义,她深

...
显示全文

“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这是子君说的话,在《伤逝》中出现了两次。越是在幽暗昏黑的环境里,一个坚韧的女性形象越发熠熠生辉。

《伤逝》写于1925年10月,正值五四运动落潮,在时代巨轮轰鸣的汽笛声里,每个人的心境都是五味杂陈。伤逝,意为“悲伤地怀念去世的人”;同样,我认为在鲁迅的想法里,伤逝所伤的也是爱的消逝。“即使在孽风怒吼中,我也将寻觅子君,当面说出的悔恨和悲哀,祈求她的饶恕。”——这是涓生的忏悔,他将这种忏悔的哀恸灌注于字里行间,让人读来仿佛字字渗泪、句句遗恨。《伤逝》的故事其实很简单,讲述的是相爱的两人因爱而在一起,又因生活的艰辛而分开,最后以一方的出走与死亡结尾。虽然情节简单,但作为鲁迅所有著作中唯一讲述爱情的作品,它流露出独特于其他作品的温柔与细致,因而更像蚌贝涵珠,令人印象深刻,且难以忘怀。

“生存”与“爱情”的抉择是《伤逝》的核心。为了爱情,子君和涓生放弃安稳的生存可能,选择同居陋室,精心呵护彼此不被看好的爱情;而为了生存,涓生淡漠了寄存于子君身上爱的幻影,寄望于一方的割舍来求全自我的生活。自始至终,子君都笃信自己的理想主义,她深知没有爱的度日是种罹难,如果这种拯救性的爱的代价是与世俗背离,她也义无反顾;而涓生只是在刻意扶植自己犹疑的理想,他了解子君身上有一个坚强女性的形象,渴望通过依傍子君的坚韧意念来树立一个能站稳脚跟的自我。涓生是懦弱的,但也正好突显出了子君“死”的圣洁。

其实导致子君与涓生情感分崩离析的,主要还是双方价值观的不同。两人尚未结婚之前,他们“谈家庭专制,谈打破旧习惯,谈易卜生,谈泰戈尔,谈雪莱……”;而后来,“可惜的是忙。管了家务便连谈天的功夫也没有,何况读书与散步。”子君是将爱的理想主义贯彻到底,过度放大了对所爱对象的信任——为了涓生能安心解决彼此生存的烦恼,她选择悉心料理家事,疏忽了与涓生精神上的交流;而涓生则只看到自己的苦难,不考虑子君为爱所做出的牺牲与奉献。盲目沉湎于自我的苦恨,误解了双方隔阂的缘由,涓生选择的是一味地逃避,最后索性破罐子破摔。他爱上的那个“中国女性并不是无法可施”的新时代女性,在为爱的付出中沉沦趋向庸俗,使他看到了爱情里悲剧性、不可缝合的间隙,才陨灭了他因契合理想而产生的爱。但实际上,他根本没有、也根本不会剖解自己的错漏,去探知渴望湮灭的一部分因由是他的自私。

追求理想如果只是一腔热血的排解,怎会识得完美的理想也参杂沙砾石屑。是这样的,“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但人们也许忘了,爱必傲立着,生活才有所意义。

(其实是中国现代文学史的作业......随便写写,权当记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伤逝的更多书评

推荐伤逝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