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的幻象与永劫轮回

差点没头的松鼠
2018-04-27 22:32:19

全篇着眼于现代性与商品经济所带来的幻象,无论是看上去美轮美奂的拱廊,高度有序的傅里叶法郎吉,还是流浪者身处人群中的盛宴流动感,本质上都是永恒轮回的永劫。

第一部分讲了拱廊街的兴起与衣料业的发展、铁的兴起的关联,背后是艺术与商业的合流。这种形式虚幻的机械组织性与对道德的忽视启发了傅里叶。

——提及百货商场,火车,铁的应用,工程师与设计师的对照

第二部分从世博会入手,世博会美化了商品交易,异化了人们的劳动成果,同时发明了麻痹人们、带来幻象的娱乐业,建立起对商品、人工、非自然制造物的崇拜。

——提及“特产”的发明,娱乐业的兴起。

第三部分讲到内部空间的发明。一方面人们在商业关系的限制下视野越来越局限,社会功能被弱化,另一方面存在感也弱化,于是在内部装饰中寻找存在感,看重居所的布置以及痕迹的遗留,试图建立个人风格。

——提及内部装饰,天鹅绒,侦探小说,收藏家。

第四部分讲波德莱尔,表达了流浪者在城市中的失所与梦幻感,这种感觉与商品密不可分,也是艺术与商品的再次合流。求新成为艺术的最后庇护,但同时也是商品本身的目的。人陷入永恒轮回。

第五部分讲奥斯曼改革与巴黎公社。奥斯曼改革具有鲜明的压制工人阶级反抗运动的意涵,在城市规划上以所谓的艺术来掩饰人们的技术需求,而巴黎公社则彻底打破了这种幻觉。

结论部分总结现代性之困:看似无尽出新,实则永恒轮回。

看完感觉似乎这篇的观察也符合《共产党宣言》里的一段话:

“资产阶级除非对生产工具,从而对生产关系,从而对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进行革命,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反之,原封不动地保持旧的生产方式,却是过去的一切工业阶级生存的首要条件。生产的不断变革,一切社会状况不停的动荡,永远的不安定和变动,这就是资产阶级时代不同于过去一切时代的地方。一切固定的僵化的关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素被尊崇的观念和见解都被消除了,一切新形成的关系等不到固定下来就陈旧了。一切等级的和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人们终于不得不用冷静的眼光来看他们的生活地位、他们的相互关系。”

变动不居以及随之而来的浮躁、空虚与不安宁,也许确实是现代的一个特征。记得小学的时候好朋友曾说夜晚坐公交车回家,看夜色中路灯流动,总有一种“赴宴”的感觉,这大概就是在导言里本雅明不懈强调的fantasmagorie, illusion, l’immédiateté de la présence sensible, la représentation chosiste de la civilisation, la sensation de vertige ... 我讨厌百货商场里的虚浮感与无聊感,大概也与之分不开干系。这篇文章虽不长,但精准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些现代的体验。

PS.刚又想到,看似瞬息万变而实质一场空,大概也是各种社交网络首页信息流带来的感受吧。不断在刷,但什么都没有留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