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意志 爱与意志 8.6分

在寒风凛冽的世界中秉持爱的意志

zbxxy
2018-04-27 22:20:32

爱欲是生命中最深挚的本能,它是一切创造力的源泉,因此一个个体的创造力本质上就是在现实世界里实现自己爱欲的能力,然而,尽管实现自己的爱欲,是每一个个体内心深处最本真的愿望,但是一个人真的要在现实世界里始终如一地保持这种愿望却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因为,每一个个体生命从肉体上看都是如此的脆弱,而它们的生存又要消耗大量的资源,所以我们总是可以看到,他们为了获取资源而在那里不断地相互争斗和撕杀,在一个文明程度越低的生存环境里,这种相互伤害也就越甚,最后大家都被弄得遍体鳞伤。这种创伤挫折了个体爱的意志,使他渐渐地失去了和世间万物之间的同一感,失去了内心深处对自己存在的喜悦,失去了实现爱欲的希望和信心。他开始躲在一个阴郁的个人化世界里,默默地舔着自己的伤口,为了害怕伤口的扩大,不断地加厚着自己和世界之间的壁垒。

我们要接受这样一个严酷的现实:一个个体越是抱着一种真诚的爱意去投入创造活动,也就越有可能遭受挫伤。因为爱就是将心灵中最深、最纯、最软和最细的东西涌现出来去遭遇最为坚硬的现实,在这个过程中稍有“闪失”,就会受到重创。而且,一种创造性活动所开出的意义境域,总是需要其他心灵的共同参与,但人

...
显示全文

爱欲是生命中最深挚的本能,它是一切创造力的源泉,因此一个个体的创造力本质上就是在现实世界里实现自己爱欲的能力,然而,尽管实现自己的爱欲,是每一个个体内心深处最本真的愿望,但是一个人真的要在现实世界里始终如一地保持这种愿望却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因为,每一个个体生命从肉体上看都是如此的脆弱,而它们的生存又要消耗大量的资源,所以我们总是可以看到,他们为了获取资源而在那里不断地相互争斗和撕杀,在一个文明程度越低的生存环境里,这种相互伤害也就越甚,最后大家都被弄得遍体鳞伤。这种创伤挫折了个体爱的意志,使他渐渐地失去了和世间万物之间的同一感,失去了内心深处对自己存在的喜悦,失去了实现爱欲的希望和信心。他开始躲在一个阴郁的个人化世界里,默默地舔着自己的伤口,为了害怕伤口的扩大,不断地加厚着自己和世界之间的壁垒。

我们要接受这样一个严酷的现实:一个个体越是抱着一种真诚的爱意去投入创造活动,也就越有可能遭受挫伤。因为爱就是将心灵中最深、最纯、最软和最细的东西涌现出来去遭遇最为坚硬的现实,在这个过程中稍有“闪失”,就会受到重创。而且,一种创造性活动所开出的意义境域,总是需要其他心灵的共同参与,但人心是世界上最变化莫测和难以驾驭的东西。对于这一点,可能一生都处在创造和召唤中的拿破仑体会得最深了,他说:“崇高和滑稽之间只有一步之遥。”一个创造者所发出的真诚呼唤,一旦得不到回应,或者只是得到一阵笑声的时候,他就从崇高跌入了滑稽之中;正是在这种旁观者觉得非常轻松可笑的情景中,一种严肃的创造意志受到了最沉重的挫伤。所以,我们看到,正是出于对这种创伤的畏惧,许多的个体都开始逃避创造,逃避在现实世界里继续保持如此艰难和沉重的实现爱欲的意志。

一个社会时代精神的基本特征可以从它对善与恶的界定中反映出来,然而我们身处在一个破碎的语境之中,“善”已经失去了它的感召力,“恶”也变得幽暗不明。心灵从本源上总是向善的,因为只有善,才能将爱欲导向存在,恶只能导致毁灭和虚无。每一个个体,不管他有没有受过教育,总是在有意无意地探索着这么一条涌向存在的道路,因而每一个时代的真正的创造者总是会自然而然地产生出一种激发他周围人群竞相模仿的榜样的力量。所以当“善”失去感召力的时候,首先需要反省的就是“善的理念”本身。

我们的语境对诸多概念总是语焉不详,支支吾吾,在现有的“善的理念”中,包含着不将人的自身发展作为目的,而是将其作为工具,包含着种种对作为生命本真力量的爱欲的惊恐、忌讳和压抑。在这种“善的理念”的引导下,人们在寒风凛冽的现实世界中失去了实现爱欲的意志和生存能力的时候,他们无可奈何地去躲避这种“善”,而转向了“恶”。假如我们想要扭转这种状况,想要将青年一代的生命力导向善,而不是任其流向恶,唯一的办法就是要不断洗涤蒙在爱与善的理念上的陈旧和过时的情结、庸陋和伪善的成份以及种种隐蔽的恶。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新的生存环境中,恢复爱与善的本真的光辉。

一个创造者的善良意志绝不是消极软弱的。一个创造者的爱犹如一把锋利的宝剑,能使一切邪恶意志在它面前战栗;一个创造者的爱好比浓烈的火焰,能将分崩离析的自私意志融为一体;一个创造者的爱又像一泓纯净的泉水,它毫无偏执和粘连,清澈透明,随物赋形。而这种雄浑、厚重和深长的爱的意志,又不是仅仅在内在修养中就可以成就的,它只有涌向现实,只有在和种种虚伪意志、卑贱意志和恶毒意志的正面遭遇和交锋中,才能获得自己茁壮成长的丰富的养料。

爱是个体的一种深刻的信仰,他相信自己生命的一切问题都可以用善的意志来解决,他相信善有力量战胜一切的恶,他相信只有始终保持和宇宙万物之间的同一感,自己的生命才可能是高尚的和有价值的。正是这种信仰使一个个体在现实世界中不管遇到多么深重的灾难,不管遭受多么巨大的委屈和侮辱——不是出于任何外在的目的,而仅仅出于对生命本质的觉悟——依然能够百折不挠地保持着仁爱的意志。这种意志也就是孔子所说的“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以夺志”的求道之志,就是孟子所说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之志。

对一个创造者来说,没有什么比坚定不移地保持这种实现自身本真爱欲的意志更重要的了。因为,只有这种爱的意志,才能使他透过纷乱的观念达到真实的存在,才能使他真正去关切和洞察其他心灵的内在体验,从而在人人认为“只能如此”的平庸现实中去发现共同的理想和事业;也只有这种爱的意志,才能使他在渴望融合到一种更高存在的过程中,不断获得撑破和重塑自己原有人格的勇气和力量。

以脆弱的生命在险恶的世界里开辟生存之路,是一个无比艰辛的重任。我们在现实中筹划的任何事业随时可能被命运之手扯断和摧毁,我们向世界迈出的每一小步都可能引起灾祸,都可能带来难以预料的伤害和侮辱。但是,只要想到,我们所走的这条艰难的道路,是生命的必由之路;只要想到,所有的生命跟我们一样都在走着这条路;只要想到,古往今来一切伟大的圣贤和英雄在奋力开辟这条道路时,给我们作出的激动人心的榜样;只要想到,一种深长、厚重的爱的意志能够将现实世界里的一切不幸和苦难,都转化成心灵成长的养料,从而在任何贫瘠和险恶的生存处境中都能涌现出最为丰厚的存在境域,从中酣饮最新最浓的生命浆泉,那么,任凭我们身处其中的世界波浪滔天,我们总是可以坦然地拥有一份内心深处的永恒的镇静和安宁。

艾略特说:“每一代人不能肩负起历史赋予的创造使命,都将死于荒野!” 我们当下的世界,风诡云谲,旧的理想已经褪色了,新的理想正在喷薄欲出。当他者随波逐流浑浑噩噩不知灵魂如何安放之际,你是否愿意搅浑太平的水池,被怀疑,被嘲讽,被视为别有用心或精神错乱;前路漫漫,连你自己心里也不很清楚这是一条什么模样的道路,你能否以一种深厚的爱意背负起将要受伤和闯祸的悲哀,在寒风凛冽的世界中秉持爱的意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爱与意志的更多书评

推荐爱与意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