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钱海岳《南明史》“隆武元年八月癸巳修《威宗实录》”条误

墳的前面
2018-04-27 19:11:22

读钱海岳先生《南明史》至85页,有一句曰:

“(隆武元年八月)癸巳,……。设兰台馆,修《威宗实录》”,

感觉“《威宗实录》”四字有误。

“威宗”,即明代的崇祯皇帝,所以“威宗实录”四字,指的就是崇祯皇帝在位十七年的实录。然而,据钱海岳《南明史》相关记载来看,隆武元年八月癸巳(十四日)的时候,崇祯的庙号还不是威宗。

崇祯皇帝朱由检在历史上一共有过四个庙号,其中三个是崇祯帝死后南明皇帝给他上的,分别是思宗、毅宗、威宗。下面便把《南明史》中涉及崇祯庙号的部分记载列出。

1,“(崇祯十七年六月)戊午,上大行皇帝、皇后庙谥。”

2,“(弘光元年二月)乙亥,改上思宗庙号曰毅宗。”

(以上二则皆见于《卷一 安宗本纪》,分见于第10页,40页)

3,“安宗即位,……,乃于崇祯十七年六月戊午,上大行皇帝、皇后谥,诏曰:……,其上大行皇帝……,庙号思宗。”

4,“弘光元年,……。遂于是年二月丙子(墳按:此处日期为“丙子”,而《本纪》中为“乙亥”,相差一日,其因为何尚不知),改上思宗庙号曰毅宗。”

5,“隆武元年十一月,复改上毅宗庙号曰威宗。”

(以

...
显示全文

读钱海岳先生《南明史》至85页,有一句曰:

“(隆武元年八月)癸巳,……。设兰台馆,修《威宗实录》”,

感觉“《威宗实录》”四字有误。

“威宗”,即明代的崇祯皇帝,所以“威宗实录”四字,指的就是崇祯皇帝在位十七年的实录。然而,据钱海岳《南明史》相关记载来看,隆武元年八月癸巳(十四日)的时候,崇祯的庙号还不是威宗。

崇祯皇帝朱由检在历史上一共有过四个庙号,其中三个是崇祯帝死后南明皇帝给他上的,分别是思宗、毅宗、威宗。下面便把《南明史》中涉及崇祯庙号的部分记载列出。

1,“(崇祯十七年六月)戊午,上大行皇帝、皇后庙谥。”

2,“(弘光元年二月)乙亥,改上思宗庙号曰毅宗。”

(以上二则皆见于《卷一 安宗本纪》,分见于第10页,40页)

3,“安宗即位,……,乃于崇祯十七年六月戊午,上大行皇帝、皇后谥,诏曰:……,其上大行皇帝……,庙号思宗。”

4,“弘光元年,……。遂于是年二月丙子(墳按:此处日期为“丙子”,而《本纪》中为“乙亥”,相差一日,其因为何尚不知),改上思宗庙号曰毅宗。”

5,“隆武元年十一月,复改上毅宗庙号曰威宗。”

(以上三则皆见于《卷七 礼志》,分见于第364页,365页,368页)

由以上五则记载可明确知晓崇祯皇帝朱由检三个庙号具体的给出时间,即:

思宗:崇祯十七年六月戊午(初二日) 毅宗:弘光元年二月乙亥(二十二日)【或丙子(二十三日)】 威宗:隆武元年十一月

而85页所记“威宗实录”四字,是隆武元年八月的事。十一月才上“威宗”,八月就称“威宗实录”,不合事实常理。

当然,此处如此记载还有一种可能,即钱海岳由于是事后记载,所以可能由于追记而导致此问题的出现。比如向以史料详实可靠的《左传》中便也有类似问题出现过。不过随后我也翻看了《本纪》中涉及到修《实录》的记载,这些记载完全是在正常时间范围内的。列于下。

6,“(崇祯十七年九月)癸巳,……。修《思宗实录》。”

7,“(崇祯十七年九月)壬子,……。修《惠宗实录》。”

8,“(弘光元年二月)癸亥,修《惠宗实录》。”

(以上三则皆见于《卷一 安宗本纪》,分见于第23页,25页,39页)

9,“(隆武元年闰六月)是月辛巳朔,……。修《惠宗实录》。”

(见第67页《卷二 绍宗本纪》)

以上四则记载提到的“思宗”和“惠宗”两个庙号,分别对应的是明代的崇祯帝和建文帝。“思宗”这个庙号的确定时间,见于我上面所标注的第1和第2条记载,而建文帝“惠宗”的确定,《本纪》和《志》中也都有记载,列于下。

10,“(崇祯十七年六月)乙亥,……,追崇建文帝、后,……庙谥。”

(见第13页《卷一 安宗本纪》)

11,“崇祯十七年七月戊午,……。诏曰:……。特于七月初三日,恭上建文君……,庙号惠宗。”

(见第367页《卷七 礼志》)

(墳按:《本纪》中记载追崇建文帝庙谥时间为六月乙亥(即十九日),而《志》中载录当时的诏书却称时间是“七月初三日”,且称诏书发布于七月戊午。

经推算可知,崇祯十七年七月并无戊午日,戊午当于八月,换算成数字纪日则为八月初三。如果是七月初三的话,干支纪日当为七月戊子。从实际角度考虑,似应以诏书中“七月初三日”,即七月戊子为准。至于《本纪》中为何是“六月乙亥”,且《本纪》其它两个时间点都未提到追崇庙号一事,我暂时还没搞明白原因,存疑。)

无论以六月乙亥为准,还是以七月戊子为准,我们总可以发现,建文帝确定庙号“惠宗”的时间点是在《本纪》记载的九月壬子(二十七日)第一次开始“修《惠宗实录》”之前的。至于九月癸巳(初八日)记载为“修《思宗实录》”而不是“修《威宗实录》”,更可证明钱海岳是按照当时实际情况记述的。所以,我上面猜测钱海岳用追记的笔法记事应该是靠不住的,也所以,85页记载为“修《威宗实录》”是不正确,不符合历史事实的,是钱海岳先生没有仔细考订出的。

——2016.12.8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南明史(全十四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南明史(全十四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