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大会黑马,文字工作里的独行侠

张白纸
2018-04-27 17:25:32

《奇葩大会》出了许多奇人,他们的犀利、专注、显眼的爱憎情绪、充满话题性的表现力,都迅速在年轻人群体中崭露头角。不得不说,勇于表现自己是当下出名的先决条件,当然了,如何在未来拥有更多的拥趸并且保持相对高度的市场,又是另一件值得商讨的事情了。年轻人,大浪淘沙,出名快,死的也自然快,他们的丛林法则比我们的职业圈子更加犀利老练,究其原因就是那股子拼劲在一段时间的释放后很难积蓄到另一层楼,而被更标新立异的弄潮儿取代。所以高嘉程能够走到今天,以目前的视角来看,完全可以看做年轻人自我奋斗的标杆了。

《奇葩大会》与《吐槽大会》是现在唯二让我有耐心泡在网上看视频的动力来源,二者极其相似又诡异的不同,毕竟从创造者马东和李诞二人身上就能看出许多不一样的地方,但因为同是针对年轻人平台的说话类节目,他们在捧红一批人又能长期不引起观众反感的道路上的确做到了极致。而高嘉程就是奇葩大会后期杀出的黑马——以一个导演的身份自我黑幕完成升华——不仅是杀了观众们一个措手不及,即使是马东也被惊吓地不轻。

高嘉程的文字与他在台上的表现分外统一:毒舌、敏感、冲劲十足、爱抖包袱。轮到辩论的专业性,舞台上的那几个霸主始终是无法撼动的,所以高嘉程选择了肖骁等人的路子,先胡搅蛮缠,再把对方拉至和自己同一水平,然后用长期作战经验击败对手。不过文字呈现出的东西依旧还是多了些东西,他肯于慢下性子说故事了,虽然其间并不少抖机灵,但诚意足够,而且文气展示也相当卖力。

在看完李诞的《扯经》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思考,对于年轻人来说,如何表达自己的观点,才能做到既不违背时代的中心,又能赢得读者的欢喜。再看完高嘉程就大概想明白一些了,这个时代的年轻人群体需要的,并不是彬彬有礼地叙述感情与道理,他们更爱用毒性较大的抵抗情绪来包裹自己的真实,所以就需要高嘉程们,用或许诙谐和不着调的话语来走近更多人的圈子,然后不甚正经地说出其实挺值得玩味的话,因为大家在外面装作正经的时间太久了,反而更喜欢这样简单的聊天方式来吐槽同事、骂骂老板、忆苦思甜、再勇敢向前。

我人生中有好几种常被别人误认为难相处的情况。大学的时候,由于重度散光却迟迟不肯佩戴眼镜,我被很多同学评价“长得不怎么样,骨子里却很自信嘛。”他们完全不明真相,好像也没什么兴趣了解真相,我无数次在学校里和他们擦身而过,之所以不打招呼,只是因为我真的看不见。

高嘉程最喜欢用这样的小故事把人生的真相串进去说给读者听,与其公众号上彰显的风格完全统一,轮起来,这大概就叫做对文字的敏感性,属于天赋的一种,所以从幕后走到台前,马东吃惊归吃惊但也有情理之中的祝福。

说起书中最有感触的一篇,大概就是那段“野鸡”公司的工作经历。他并没有把故事说的多悲情,无非是年轻人求职碰了钉子,所谓的遇人不淑,被一个不太好的公司提前调教了一遍社会法则。不过可贵的是,即使在并不婉转的表达下,你也不会听到高嘉程很用心的剖析经验为何物,这是我喜欢他文字的原因所在,惨是惨了点,可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必要,但就是这种切实发生的故事被一种戏谑的语气说出来反倒让人心生共鸣。

用他另一篇文章里的话大概就是“那时候大家都很穷。”年轻人刚毕业嘛,总归不能指望馅饼突然砸在自己的脑袋上。可他跟我不一样,我毕业那会偶遇一个特别会画大饼的老板,辛辛苦苦用半年实习的漫长时间等来一句又一句“好好干,回头挣钱的机会多着呢。”高嘉程比我有着更明白的思路,所以他辞职了,留在了北京,我最终决定回归编制。

丧一点吧,这是年轻人的特权,谁让大家的时间最宽裕呢,而他们那批人又最习惯于苦中作乐还能让读者乐,让人看着确实心生好感。笑着活下去,一个年轻人丧到极点又隐藏战斗力的自白书,让我想起此前有人解读那句“百无一用是书生”,诗人黄仲则从来也不是悲情主义者,这句话带着的傲娇情绪被后人解读成读书无用论实在可气。

明明说话最丧的那批人,其实比谁都要敢拼命,这才是人生真正的样子。

26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笑着活下去的更多书评

推荐笑着活下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