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 玉米 7.9分

《玉米》《玉秀》《玉秧》

老小哥哥
2018-04-27 看过

一 有庆家的——柳粉香人物塑造 我觉得《玉米》中,有庆家的人物塑造的特别成功。 有庆家的这个人不一般。年轻时候见过世面(报幕)。在所有和王连方通奸的女性当中,一个是王连方第一次出轨的会计,一个就是有庆家的柳粉香。他和别人不一样,他是主动的。当王连方向和他上床的时候,他能主动的避开他,他一来就让邻居人都知道。结果王连方就不敢放恣。毕竟这种事是见不得人的。即使和王连方通奸也是主动的,主动但是却人情味很重,是觉得王连方这个人不容易。这就敢写了,不是潘金莲的狠毒,是实实在在的有人情味的一个女人。当时读到这里的时候,我心头颤了一下。这算什么理由。 后面和玉米的交手更是胆大,问心无愧。所有和王连方通奸的女人遇见玉米是怕的。但是有庆家的不怕。如果这件事情曝光,那么现在网友便是一阵乱骂,婊子,小三,自然是一阵媒体。但是作者胆大,当我们认识了这么一个人。不是单单的“婊子”的标签。 小说峰回路转,有庆家的帮玉米相亲了。没有回避玉米,没有背地里给她难看。(那个社会这样缺不是出格的 ,不是像害人的)。我没有想到会这样。理由是好心的“不要像我一样。”这里我觉得的柳粉香嫁到有庆家的前,有点走错了路,原本和玉米一样向往美好生活,做一个建立一个社会主义模范家庭的。但是历史已经定格,无法改变,却不希望后辈玉米和她一样。这就是柳粉香的柔情。这一点在对待有庆的时候到达了小说高潮。有庆家的怀孕了。 在告诉有庆的时候,她说她要生下来。原因是什么,多年不孕之后怕打胎之后怕不能给友庆留根了。我开始以为有庆家的这么厉害的人物,一定是吃准了有庆,而且给了他擀面杖,要不生要么死。有庆是没有注意的人,自然不敢打死有庆了。自然有庆可以生了。那么接下来我想,有庆为什么要生呢?我可以想,假设生了一个男孩,当时王连方还是村里的干部,他可以就此捆住王连方。可以攀龙附凤,狠下心来和友庆彻底掰开。老实来说,在有庆身上柳粉香并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生活快乐。但是毕飞宇能这么写吗?显然不能的,要是这么写那么有庆家的对玉米命运的同感算什么呢?那有庆家的岂不是有了精神分裂症了,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于是有庆家的上吊了。是真的上吊了。脸上不对了。这样人物塑造成功了。拉了回来。有庆家的有情有义,对王连方有情,对玉米有情,对有庆也是有情的。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 二 彭国梁——为什么彭国梁和玉米会掰掉? 为什么彭国梁和玉米会掰掉?相亲已经几乎定型了。我想彭国梁不能仁慈一点吗?真相是玉米没有被人睡呀。小说里面为什么不能这么写? 我们在想当彭国梁知道了玉米家的遭难,玉秀玉米被人玷污了。原因便是村里人对王连方的报复。这个时候彭国梁在部队,远在千里之外,不能随便请假。他不知道实情。自己的相亲对象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想不想去救呢?他有一定的能力的。也许有,也许没有。 但是毕飞宇很狠呀:“你是不是和别人睡了?”这句话很狠呀。楚河汉界,你过去了。那我绝不可能要你的。你没过去。那么事情会有转机的。那接下来的故事也许还可以圆满。彭国梁还有可以和玉米在一起。可是毕飞宇偏偏没有。为什么呢?如果玉米是现代的有自尊的这样的女性呢?她会说什么?我觉得是去你妈的。自己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家里这么大的变故。他还怀疑你。但是没有这种可能,为什么。因为身份,玉米是没有什么身份的,而彭国梁是飞行员。 原文是“玉米的心思跨过了彭国梁长相上的不足,心气已经去了大半,自卑了,无端端地自惭形秽。说到底人家是一个上天入地的人哪。”结果他是哀求的。然后直接被彭国梁给甩了。 毕飞宇那句“你是不是和别人睡了。”楚河汉界。那是“将军”的一句话。玉米的命运被这一句话决定了走向。 三《玉米》小说精彩片段 玉米有几章写的非常出彩的。关于破处那一章节。玉米为什么要给自己破处。玉米是一个强势的女性。在遭遇王连方的失权,妹妹的的被侮辱。这一切和玉米的核心价值观背道而驰的。这么大的压力,人不会崩溃吗?然后最后的稻草彭国梁没有了。 懒散的母亲能不能帮她?答案是不能。小说原文道:“施桂芳笑笑,想说什么,但终于没有开口,只是把手放在了玉米的手背上,拍了两下。玉米感觉出来了,母亲的拍打有劝解的意思,更多的却还是认命的意思”玉米的母亲是一个被强权的父亲折磨了一辈子的人。为了儿子已经生了七个女儿了。丈夫在外面偷女人,她一句话也不能说。离婚,不可能。那个年代的价值观。不可能。认命了。唯有认命才能活下去。 有庆家的能不能帮他呢?能,也愿意。但是玉米不答应。玉米真的能彻底打破和有庆家的之间的隔阂吗?不能,你需要让作者设计多个多么大的事件才能让玉米这样性格的人在全村人面前和有庆家的在一起嗑瓜子?除非玉米和玉秀有那样的遭遇,认为自己下贱。不然怎么抵消这么多年她对和自己父亲偷情的女人的影响呢。 一个人承受这么大的压力。这里还有就是没有人帮她。然后作者设置了一个场景。原文如下:“玉米睡了一个下午,夜深人静时分,玉米来到了厨房,一个人躺在了灶台后面。”你看看夜晚,一个人,下午睡了一个晚上。她在想,什么呢?也许在想要是当初答应了彭国梁,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这么大的压力,然后又是青春过后的女人。 那这一切没有不发生的理由啦。 还有决定玉米命运的那一章——过日子就要有权。我们可以想象,玉米原本非常希望有着正当的美满的爱情的。可是这一美好的愿望被侮辱了。打击了。玉米实在冤枉啊。同时她有了很大的家庭危机。他的妹妹被糟蹋了。整个村庄的都怨恨着王连方这个家呢。这个家还能再这个村庄生存下去吗?还有这么多个弟弟妹妹呢?他们以后会受到歧视,甚至继续被侮辱。然而玉米呢?作为这个家的家长,有着把这个家管好的深切愿望的人。她没有知识文化,那时候没有商业,不能创业。她的家危机四伏,她的人生观马上要崩塌了。如何拯救这样一个家庭——权。这是唯一打完出路了。可是他没有文化呀,家庭败落了呀。还想要权。怎办? 你看吧。这就是小说的内部逻辑。里面有着很大的想象空间。这些都是没有明说的。但是这些没有明说的东西在以现性的东西在表达。还有为什么玉米说玉秀是狐狸精呀。玉秀怎么啦。玉秀爱美呀。现在我们看见女孩爱美,你可以说他现代女性呢。还夸奖呢。甚至在玉秀被糟蹋后说那样的话:“玉米说:‘留着做什么?要不是你妖里妖气的,怎么会有那样的事?’”这句话是很伤人的。我会讲这玉米太强权了,一点都不通人意。可是呢。为什么玉米能说这句话呢?很简单,在玉米的生活环境里面到处都是和王连方在一起勾搭的女性,她俨然觉得玉秀就是之类人。她打心底厌恶这一类人。这类人是他家庭幸福的害虫。可结果呢?自己的命运呢?好的到哪里去吗?某种意义上还不是用身体去换取一些权利和生活的面子吗?和被权利压在下面的女人有什么区别和高尚与否呢? 我想起了《狂人日记》所有人都吃人,自己也不免自己也吃了人。还有小说里面的一句话“每个人都在犯罪,每一个都是罪犯,谁也别想置身于世外。”小说的内部逻辑人人物的内部张力很大。空间很大,同时让人可怕。 四《玉秀》——小说人物小唐帮玉秀安胎的疑问。 小唐为什么会帮玉秀安胎以及打胎?以及玉米为什么没有发现玉秀怀孕了? 小唐是聪明的,用着“教玉秀算盘”拉进自己与玉秀的关系,一手导演了玉秀和自己儿子小伟的相亲。她觉得玉秀没什么身份,但是想到是郭家兴和玉秀的关系。便觉得可以了。然后再玉秀在小伟待在一起,恐惧的逃走了后。小唐马上分析出不是小伟乱动,说到玉秀一看就有癔症。作为一个在机关大院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工作人员,同时聪明的,排除了误以为是小伟的错所以好心要挽回这一点动机。那么小唐有什么理由帮玉秀呢?这是郭家兴里面的事情,玉秀这个孩子未婚先孕,还不知是谁的。是伤风败俗的事情,为什么要趟这趟污水吗?为了打掉孩子然后到郭嘉兴那边讨好吗?还是处于母性的纯粹的爱。于是花费那么多钱给她安胎。她知道危险的,万一暴露了,别人会不会流言蜚语或者遭到郭家兴的不高兴。这一点小唐怎么想的。我们只能猜。 在《小说课》里面,毕飞宇说到:“年轻的玉秀在王家庄被人强暴了,她一个人来到了镇上,也就是大姐玉米的家里。在玉米家,玉秀遇上了大姐夫郭家兴的儿子、年轻的工农兵大学生郭左。日复一日,郭左和玉秀相爱了。但是,玉秀到底是郭左的“姨妈”,在怀有身孕的玉米眼里,这场再正常不过的爱情成了标准的“不伦之恋”。为了阻止“儿子”郭左爱上自己的妹妹,玉米以不经意的方式把玉秀被轮奸的事情告诉了郭左,绝望之中的郭左强奸了玉秀。玉秀也怀孕了。未婚先孕的玉秀在小镇上成了千夫所指的烂货。玉秀一烂到底,哪个女人得罪了自己,她就勾引哪个女人的丈夫。最终,玉秀把一个男人带上了粮库里的菜籽堆,就在他们站在菜籽堆上苟且的时候,两个人的身体陷进了菜籽,玉秀和那个男人一起失踪了。一年之后,人们在清理粮库的时候,粮库的工作人员从菜籽堆的地面上发现了一块大疙瘩,一敲,是两具白色的骷髅。” 原本小说是这么写的故事构造。这么一个故事构造自然玉秀的孩子也就死了。不然他有了孩子还一栏到底吗?我么可以想象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身边没有亲人,唯一的亲人姐姐玉米,你不能告诉他。而且你还要想犯了罪一样到处隐瞒,同时工作,同时用布缠住自己越来越大的肚子。这个孩子能生下来嘛?同时一次次想死,还试图吃喹让啉片孩子流产下来,心理身体都到了最低点。我于是可以怀疑小唐的出现其实是作者为了拯救玉秀而穿插到故事里面的一个推动故事情节的人物。原因只有一个,让玉秀生下孩子。同时作者很聪明,玉秀的怀孕是秋天和冬天。都是为了让这一切不至于暴露。时间要是春天,夏天。这一切早就露陷了。 同时我还有一个疑问,玉米是在春节生下的女儿,玉秀是三月。他们俩怀孕相差两个月左右,文中并没有写到有谁早产。同时玉秀和玉米都在粮食收购站工作,他们在休假之前面对的是同样的同事。既然小镇上面所有的人都知道了玉秀怀孕了,玉米怎么不知道呢?(当然后来玉米回家了,同时文中交代玉米没有察觉到。会不会太牵强)说明这一切很明显了。大家都看出来了而且在戏弄玉秀。但是我们假设,假设有一个同事到玉米家看望玉米呢,这件事情会不会脱口而出呢?是不是这边算一个文笔的失败呢?作者要描绘社会外部环境对这种未婚先孕的歧视,但是同时不要玉米知道。会不会有点自我矛盾?同时我们想,要是提前知道了。以玉米的脾气同是加上玉米现在是郭家兴的太太的关系。那么玉秀堕胎已经无可厚非了。命运某种意义上是玉秀真的会死了。 同时我又假设,要是这个故事发生在2020年的中国上海,换一年代,或者是日本。玉秀即使真的被强奸了,她真的不可以自由恋爱了吗?这个时代能容纳的了她吗?是不是只有那个年代才会这样对待玉米。 五《玉秧》—— 黑是白,白是黑,这就是真理。 这篇《玉秧》细思极恐的小说。我看到原文这一段:“玉秧自己也觉得奇怪,没有穿衣服,怎么自己一点也不害臊的呢?怎么就这么不要脸的呢?高音喇叭又一次响了。有人在高音喇叭里讲话。玉秧听出来了,是魏向东。魏向东一手挥舞着红旗,一手拿着麦克风,大声说:“请大家注意了,大家看看,玉秧是穿衣服的,我强调一遍,玉秧是穿衣服的!她没有偷二十块钱。不是她偷的!”这一下玉秧终于放心了。有魏向东在,即使玉秧没穿衣服也是不要紧的。只要魏向东宣布一下。宣布了,就等于穿上了。” 这和皇帝的新衣是一样的。但是假设生活在这样,黑的白的都是学校领导说的算。那么在这领导之下的是什么?还是有独立思考,自己,活生生的人吗?不是易卜生先生《玩偶之家》里面的猴子吗? 毕飞宇写小说心狠啦。这次把对象触及到了孩子。就像鲁迅先生的呼吁“救救孩子吧”。这里面孩子被玷污了。变成了党派林立,相互监督,哪来什么幸福生活呀。这么小说背景是1982年。文化大革命过去了。然后过去之后一个师范学校里面的故事。这里面有几个悲剧的。 诗人楚天的悲剧。这里面小说人物我最爱诗人楚天了。他有着独立人格,爱一二九的反抗精神,爱诗,爱女生。小说说他傲气,不和任何人说话。这里面有一篇飞白,就是为什么他会这么孤傲呢?我个人认为他看见了学校黑暗的一面,人人都这样,而他超脱了。小说里面有这样的描述“楚天的诗歌里头没有一个标点,这就更加不同寻常了。听说,有一个老教师在这个问题上特地寻问过楚天。楚天没有说话,歪着嘴角,冷笑了一声,老教师的脸红得差一点炸开来。”“即使见到钱主任,楚天也昂着头,走他的路。玉秧亲眼见过的。”显然他明白这里面的一切。但是现在他也知道,在强权里面他要低头。把喜爱藏在身上,(衣服上还是像纹身一样纹在身上吗?小说没有交代)当时外界环境和他的独立自主是水和火。但是水是汪洋大海,楚天是火苗,一下就被浇灭了。 玉秧,玉秧还是一个孩子呀。多么悲剧呀。可她没有自我独立人格呀。读书,怎么读,一个字“背”。我们不能怪她的。但是多么悲剧呢?多么悲剧呢? 关于早恋,她不由自主的爱上了楚天,但是呢,在看见楚天尿尿之后毅然觉得自己思想肮脏,自己反省,举报楚天。 偷钱财一案子,原本玉秧没有偷,但是不能证明自己清白。结果被领导老师诱供,结果,上交钱款,不打自招。同时这样的学生还有另外三个。 被魏向东抚摸身体,其实小说我们可以看到,魏向东是第三种人,同时对玉秧喜爱有加。魏向东:“有人举报,玉秧怀孕了。”就这么玉秧被魏向东套路,然后再后面故事的发展过程当中“真金不怕火炼,身正不怕影斜”失去了一些“贞洁”,却不敢反抗,承认魏向东是错误的。最后还为他辩护。玉秧觉得总的来说,汪洋大海比想像力还要大,无边无际。一遍一遍的否认自己,然后自己被人民的汪洋大海所吞没。 最让人难过的还是庞凤华,天真,没有胆量,没有自制力。在一次无意间的错误下,反而获得更大的好处的情况下,一步一步侥幸。最后被吞噬。 赵姗姗,一个被监视者。在魏向东的身问下,以及在班主任利用职权维护个人利益的情况下杀孙坚强敬赵姗姗的情况下,赵姗姗敏锐的察觉到了班主任的意图,主动像庞风华示好并且带庞风华到班主任宿舍。这里不得不惊讶毕飞宇的小说构造的厉害,步步为营,环环相扣。那么我好奇为什么赵姗姗会有这样对我举动和转变的呢?原本坚持和班主任理论谁是适合当大合唱的指挥的赵姗姗呢?为什么不能坚持真理了呢? 原载《读书》2008年第7期里面有这样一句话:“还应该指出的是,特为把主人公的生存环境定于‘师范’学校,而不仅仅是‘学校’,我以为是出于毕飞宇的‘深思熟虑’。”这里面出来的学生以后当教师,又怎样的教育下一代呢?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玉米的更多书评

推荐玉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