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富五车,水深愈静

lives
2018-04-27 16:10:20

这不是在读学术论文,这是在享受诗意般的知识。一篇篇的学术论文,他怎么就比散文还要优美,比小说还要引人入胜呢?尤其是枯燥的佛教历史和经义,那些内容是通过怎样智慧的大脑,才能编译成为淡雅的篇章?

答案就是季羡林。

先生学识渊博毋庸置疑,这样一本关于佛教的论文集,读下来受益匪浅,其知识不仅多,而且深。先生是研究梵文和吐火罗文的,他从专业出发,在细微处入手,抽丝剥茧,最后深入浅出,读完以后恍然大悟,心服口服。

比较感兴趣的是先生从“浮屠”和“佛”的翻译出发,依据吐火罗文的考证,提出了佛经从印度传入中国的两条路线,并且得出这样的结论:“ 浮屠”这名称从印度译过来以后,大概就为一般人所采用。当时中国史家记载多半都用“浮屠”。其后西域高僧到中国来译经,才把“佛”这个名词带进来。范蔚宗搜集的史料内所以没有“佛”字,就因为这些史料都是外书。“佛”这名词在那时候还只限于由吐火罗文译过来的经典中。以后才渐渐传播开来,为一般佛徒,或与佛教接近的学者所采用。最后终于因为它本身有优越的条件,战胜了“浮屠”,并取而代之。”得出这个结论后,先生意犹未尽,在几十年后,又补充

...
显示全文

这不是在读学术论文,这是在享受诗意般的知识。一篇篇的学术论文,他怎么就比散文还要优美,比小说还要引人入胜呢?尤其是枯燥的佛教历史和经义,那些内容是通过怎样智慧的大脑,才能编译成为淡雅的篇章?

答案就是季羡林。

先生学识渊博毋庸置疑,这样一本关于佛教的论文集,读下来受益匪浅,其知识不仅多,而且深。先生是研究梵文和吐火罗文的,他从专业出发,在细微处入手,抽丝剥茧,最后深入浅出,读完以后恍然大悟,心服口服。

比较感兴趣的是先生从“浮屠”和“佛”的翻译出发,依据吐火罗文的考证,提出了佛经从印度传入中国的两条路线,并且得出这样的结论:“ 浮屠”这名称从印度译过来以后,大概就为一般人所采用。当时中国史家记载多半都用“浮屠”。其后西域高僧到中国来译经,才把“佛”这个名词带进来。范蔚宗搜集的史料内所以没有“佛”字,就因为这些史料都是外书。“佛”这名词在那时候还只限于由吐火罗文译过来的经典中。以后才渐渐传播开来,为一般佛徒,或与佛教接近的学者所采用。最后终于因为它本身有优越的条件,战胜了“浮屠”,并取而代之。”得出这个结论后,先生意犹未尽,在几十年后,又补充了浮屠是从大夏(大月氏)传入,而佛是从新疆西亚的小国传入,解决了佛教是从何地传入中国的问题。

还有就是法显和玄奘去往印度求经,将其见闻编写成了《佛国记》和《大唐西域记》,先生通过两本书中记录的佛寺和僧侣数量的比较,深入分析了印度在两位高僧到访期间大小乘的演变与兴衰,这样的手法让我耳目一新,印象深刻。同时先生提到印度没有文字记录的历史,现在研究印度历史的学者几乎都要借助这两本书的内容,既让我吃惊和好笑,也让我抑制不住的自豪和骄傲。

还有很多收获,我就不一一陈述,而先生的文字,不仅是知识空白的填补,更是心灵的洗礼,灵魂的净化,这些文字带给我的境界震撼,远远大于从中获得的知识。

作为一个国学的大师,全书文字体现出来的都是智慧,而没有一丝卖弄和炫耀。对于自己确认的真理,好不喧嚣,对于不知道未考证的内容,如实说明,对于赞同的观点,引用并真诚赞赏,对于不赞同的观点,也丝毫不带个人主观感情,一切都恰到好处,不骄傲,不做作,实事求是,探寻真理。

通过文字,学到知识,再正常不过,透过文字,学到境界,只有在季羡林、孙犁和钱穆几位先生这里。而季羡林先生对我的震撼,尤其巨大。先生有一句话一直是我触摸不到的高点“不问学问有没有用,只问深不深。”脑海中想象在北大图书馆,先生每天在图书馆给他设置的专座上专心看书的场景,渊博而又平静,大师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吧。

总之一句话,小人服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季羡林谈佛(精装珍藏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季羡林谈佛(精装珍藏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