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恨晚3——不知道该起什么题目

二佳的养乐多
2018-04-27 15:52:31

耙耧天歌·大校·乡村死亡报告

中篇集 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4年3月一版一印 ISBN 9787020100996

《耙耧天歌》如果要在十二篇中选择,《耙耧天歌》和《年月日》会是我最心仪的两篇。这支“耙耧天歌”是一支荡气回肠而又哀转久绝的悲声:荡气回肠是由于尤四婆作为母亲所表现出的沉默的生命韧力和牺牲精神;而哀转久绝则同样是由于这种以爱之名的牺牲,它发乎本性、而终于生命、然后代代传承。作者以“耙耧”为题,显然有意将对这样的牺牲和爱的传承的悲悯与颂赞透过个人凝视向他的人生和文学故乡,然而这种情感——无论是母亲的坚韧和牺牲、还是儿子无以为报的深情——时任所共有的,作品因此而具有非凡的感染力。

《大校》有意地模糊了纪实与虚构之间的界限,似乎是要提醒读者注意故事中时时出现的两面性:例如,汪洋的军旅生涯,一面是刻苦、专注、光鲜亮丽的升迁,一面却是钻营、功利、抛妻弃家、贪慕名欲;汪海一面是县长、孝子,另一面却也手段通天、广布人脉、有所私心;就连汪福贵究竟是筚路蓝缕的红军、还是图慕田地的逃兵农民,也遭到质疑……事物呈现的表面一层往往无法客观反映真相实情,但另一面的人心人性却又是不容探知、扑朔迷离的领域。阎连科(故事的讲述人)在结尾说,这是一道完全被讲坏了的故事,“也许,换种讲法就好了。”这不由得让我设想,在另一种讲述之下,同样的故事很可能呈现出另外一种面貌,这是叙述之神奇,也是叙述之无力。

《乡村死亡报告》从小生活在一个有条国道(后来不知何故改为省道)贯穿而过的山村中,令我明白阎连科的荒诞离奇其实深深根植于现实之中。这是一个弱势者的故事,他被剥夺生命、剥夺身份、做人的一切均已被剥夺,即使如此,还要被活人(强势者)分尸、分财,这个故事的内核是非常血腥、残忍、和丑恶的,却被包在一层荒诞离奇的闹剧之下。直到最后一节,貌似脱离又貌似有所喻指,点出人间的冷,悲剧感缓缓流出。

2018年4月23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耙耧天歌·大校·乡村死亡报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