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埃米尔呀

云学水
2018-04-27 看过

要不是老师布置下来读书笔记的篇目,我真是很难想起曾经读过《淘气包埃米尔》这本书的。即便如今强行唤醒了三两分回忆,埃米尔在我这也只是个模糊的影子,模糊到不足以撑起这篇笔记。于是我只好卸了侥幸,去重新结交埃米尔这位旧相识。

埃米尔是名副其实的淘气包,他的头卡在汤罐子里,转身又把小伊达升到旗杆上面,他将青蛙放在饭篮里,还想出千奇百怪的招数帮李娜拔牙(尽管这些方法毫无用处)。但同时,埃米尔洋溢着的也是不折不扣的善良。他把老鼠放进特派瑗夫人的提包,因为他想让这小耗子看更远的世界;爸爸把薄荷糖塞得他满嘴,他的眼里还是忍不住含上了泪水,思念着自己被牵走的马儿;他甚至会在李娜问他:“那个糟老头,都五十岁了,而我才二十五,你以为我会嫁给一个比我大一倍的人吗?”时急忙应答:“那有什么!真的没有什么关系!”他是这样纯净的孩子,不为非作歹,却也不克制小主意里的鬼机灵;不胡思乱想,却也不妨碍眼珠里转出的天马行空;不是什么救国救民的英雄,却在少年的热血里存了一腔勇敢;不是什么细心乖巧的孩子,粗枝大叶的心思下却偷藏了一份良善。

其实读埃米尔的时候,我和他是几乎一样的年纪。那个时候的我没有多么完整的人生观,只能在分不清善恶的世界里识得好坏。我把王子和公主划到“好”里,把巫婆和妖精分到“坏”中,我不知道有的王子复杂如哈姆雷特,也想不到会有妖精痴嗔如聂小倩。我读的故事里,有渔夫和金鱼,也有农夫和蛇,我区分感恩戴德和恩将仇报,但不知道承恩天子的武则天会改制称圣,也想不通背叛刘备的吕布怎么就成了人中侯将。我的朋友埃米尔何尝教过我这些?而说起来,埃米尔这样的朋友,于我真是多得很。杨红樱笔下的马小跳,郑渊洁书中的皮皮鲁,马克吐温的汤姆索亚,詹姆斯巴里的彼得潘,可是这些朋友在我加班的时候帮不上半点忙,在我作业的时候也没见他们谁说过话,那他们的意义在哪呢?尤其是,在我被迫和《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或是《星火英语四六级真题》缔结下不算纯粹的友谊时,这些老朋友又该如何安置呢?

我去草房子问杜小康,杜小康忙着去赶鸭子,根本顾不上理会我;我去问拉普兰问尼尔斯,尼尔斯分了一只鹅给我,让我骑着去看风景;我去问五三班那群坏小子,肥猫发出“嘎嘎”的笑声,给我讲了一个米老鼠和艾薇的八卦;我去仙境里问爱丽丝,她却邀请我去找白兔先生喝下午茶。在儿童文学里,一切都简单而纯粹,每一个人物都干净而美好。这里教不了我为人处事左右逢源,也教不会我揣度人心八面玲珑,可这里一草一木皆能是伙伴,一蔬一果都能有故事。黑了天有天使笑着来指路,闯了祸有妈妈温柔的斥责。这里不曾给我一个社会,可这里给了我千万个世界。

不过话说回来,孩子总要长大,那些世界再美好,也总得迈出进社会的一脚。日子久了,以前的朋友们难免会生疏。那么,埃米尔怎么办?这个问题在这次重读时也终于有了答案。我确实完全记不得埃米尔做过的那些淘气事儿了,而且我打赌,要是没有那个小小的笔记本,埃米尔的妈妈也记不全那么多发生在小埃米尔身上的故事。可是,记不起并不是忘记。我记不住他抓过的老鼠和养过的马,可我记得他抓老鼠时的勇敢和喂马时的温柔,我猜不到他的未来是个服务万民的省长书记,但我知道和他做过朋友的我也会学着他的样子向自己的方向步步努力。我记不得他的事迹,可是在他的名字被不经意提起时,我还能忆起和他在一起的那段时光,轻松有趣,真诚阳光。那是我来到这世上最该学会也该终生携带的,来自孩子又将传递给下一代,或者说,每一代孩子的,爱的力量。

所以说,小朋友们,介绍个老朋友给你,是埃米尔呀。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淘气包艾米尔的更多书评

推荐淘气包艾米尔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