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歌 絕歌 7.5分

成长路上的祭品

三狗是哪三只狗
2018-04-27 07:11:26

几度看不下去,倒不是因为叙述残忍,而是心态幼稚。近两百页的自白,看似自我分析、悔恨交杂,其实充满着自恋,描述自己的童年过往像是在描述一个凄美的梦。那不是一个真正反省、从而在心态上长大的人会有的视角。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三十二岁时所写下的这些反思,其深度却像是从知乎上看来的知识点套用在自己身上来解释自己的行为。“我一定是因为在外婆去世时偶然地性高潮了,从而产生了这种性倒错,因而我才会只有生命死亡时得到性高潮。”这种“反思”,就与“一定是因为我是摩羯座,所以我对待工作很认真”无异。三十二岁时写下的反思,充满了对童年时代的浪漫描写,又加上思考的深度几与犯罪电视剧无差,我不能不觉得这种敷衍是一种傲慢。

本书的前半部分是写他对于自己童年的回顾,后半部分是从感化所出来后回归社会后的生活。观看他的童年时可以看到,他和我们每个人有很多相同的地方:

1. 对于自己获得的关注度的不满足感。多数人对于自己被忽略的感觉多来自于不成熟的父母,然而经他所述,他的父母对他是很温柔的,我仍然相信这种被忽略感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只能来自于他的家庭,但是父母对他的关爱的缺失到底缺失在哪里,他的自述中并没有认真去写。

...
显示全文

几度看不下去,倒不是因为叙述残忍,而是心态幼稚。近两百页的自白,看似自我分析、悔恨交杂,其实充满着自恋,描述自己的童年过往像是在描述一个凄美的梦。那不是一个真正反省、从而在心态上长大的人会有的视角。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三十二岁时所写下的这些反思,其深度却像是从知乎上看来的知识点套用在自己身上来解释自己的行为。“我一定是因为在外婆去世时偶然地性高潮了,从而产生了这种性倒错,因而我才会只有生命死亡时得到性高潮。”这种“反思”,就与“一定是因为我是摩羯座,所以我对待工作很认真”无异。三十二岁时写下的反思,充满了对童年时代的浪漫描写,又加上思考的深度几与犯罪电视剧无差,我不能不觉得这种敷衍是一种傲慢。

本书的前半部分是写他对于自己童年的回顾,后半部分是从感化所出来后回归社会后的生活。观看他的童年时可以看到,他和我们每个人有很多相同的地方:

1. 对于自己获得的关注度的不满足感。多数人对于自己被忽略的感觉多来自于不成熟的父母,然而经他所述,他的父母对他是很温柔的,我仍然相信这种被忽略感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只能来自于他的家庭,但是父母对他的关爱的缺失到底缺失在哪里,他的自述中并没有认真去写。

因为感觉被忽略了,所以想要引起关注。这是每个有被忽略感的小孩必然会有的心理之路。有些孩子通过努力学习,获得老师的关注。有些孩子通过外型的改变,来获得周围人的关注。有些孩子通过加入兴趣相同的群体,因着和同龄人的沟通来获得存在感。有些孩子通过伤害自己,或辱骂父母,来获得父母的关注。有些孩子既不在成绩上、也不在外型上占优势,不合群、又不显眼、父母那方面可能又无可指摘的情况下,倘若仍有对于被关注感的极大渴望,可能就想做出叫人吃惊的事,以让他人对自己刮目相看。

事实上,少年A在伤了两位女孩子后(其中一位重伤不治),当地震惊,但他的生活并未被搅乱,也就是说,他并没因此得到他想要的关注,所以他才会有一种“像是活在梦里的不真实感”。为什么不真实?自己伤了人了,却仍然过着和以往一样的日子,咦,我不是伤了人了吗?——这种失落感才导致了后来更为惊悚的杀人手段。

少年A从青春期开始时的心理状态,始终都没超出阿德勒的关于脱序行为的五个阶段,这五个阶段从他见识到动物死亡的那一刻开始,到他被捕、然后在十几年的反思中为自己找到“性倒错”这个说辞期间,反复交替发生。

第一階段「尋求稱讚」: 這些人的目的,充其量就是「獲得稱讚」,進一步來說,就是「群體之中取得具有特權的地位。」他們不是表現出「好得行為」而是做「能獲得稱讚」的事情。所以如果沒有人稱讚,就不會行動,而且要是沒人懲罰,就有可能做出不當行為。
第二階段「引起注意」: 在做好行為得不到注意時,就會延伸出「即使得不到稱讚也無所謂,總之引人注目就對了」,這是為了在所處的群體之中或的「安身之處」,以確保自己的位置。 「積極」的孩子,可能以「調皮搗蛋」來贏得注目。 「消極」的孩子,以「無能」的形象來贏得注目,獲取特別的地位。
第三階段「權力鬥爭」: 不順從任何人,不斷挑釁、挑起戰爭。藉由戰爭勝利來誇耀自己的「力量」,也就是「反抗」;消極的孩子可能就以「不聽話」為手段挑起鬥爭。 一旦察覺他人挑起「權力鬥爭」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立即從對方的球場上退出。
第四階段「復仇」: 下定決心挑起權力鬥爭,卻得不到特權及地位時,就會策劃「復仇」行動,對那些不認同「我」、不愛「我」的人,進行「愛」的復仇。也就是當「愛」無法實現時,就會尋求「憎恨」,讓對方在憎恨的情緒中,關注自已。 他們將會不斷做讓「不愛自己的人討厭的事」,以維持對方對自己的憎恨。
第五階段「證明自己無能」: 倘若試圖成為特別的存在,以上四階段都無法成功,就會傾向「直接放棄」;用盡各種方法和手段來「證明」自己有多無能,把自己扮演成是傻瓜,把「我就是笨蛋」掛在嘴邊。
而這一切的目的源自於「歸屬感」,也就是「在共同體中確保獨特的地位」。

而他完全没有提到自己童年的某种匮乏感因而造成的脱序行为,反而是用很长的篇幅在重温当年自己的“与众不同的思考”,所以我说这所谓的反思很敷衍,因而傲慢。

2. 少年A在杀害生命时获得的性快感,大概就类似于我们这些人在伤害别人时获得的快感。两者性质类似,只是程度不同罢了。我患有抑郁症的某前任在看到我痛哭流涕的样子时,脸上没掩饰住得意,仍然继续出语羞辱一个示弱哀求的我。我想那一刻她的抑郁症痊愈了吧。她看起来神采奕奕,为自己能做出伤害行为而狂喜,又为自己能承担罪恶感而觉得自己长大了,那完全不是一个抑郁症患者的样子。她获得的对于一个人生命状态的生杀夺予之权,可能是她二十多年的生命来头一次有那么酣畅淋漓的痛快,在别处受到的委屈在成长过程中不得已的蜷缩,此刻得到了身心舒展。这和少年A在残杀一只濒死的猫时的感受的区别只在于,它不是性快感罢了,但毫无疑问也是分量一样重的快感。她曾说,是我提的分手,我就要负起责任来把感情结束。她所说的责任,应该就是说,除了自己甘愿承受自己的伤心外,也甘愿承受伤害另一个人带来的罪恶感。少年A看着眼珠被戳烂、嘴巴被戳透、内脏大出血、无法动弹的猫,心里知道,就算把它丢在这儿,它也会自己死掉的。然而少年A写道,“然而我不能允许这种事。我自己谋害的生命,我就要负起责任自己把它收拾到最后。”看到这里时,我想到那个前任的那句话,吃惊之余似乎也不意外。她和自卑又自恋的少年A有着好几处相似的经历和情绪。

说到底,这都是在在生活中长期存有无力感,碰巧掌握生杀夺予权的时候,由于对他人的生命有掌控权,自己变有了一种自己有力量的错觉;对于自己愿意承受因为这种伤害行为而带来的罪恶感时,又因此觉得自己变得勇敢而成熟。说到底,那种甘愿承受骂名或罪恶感的决心,其实是为了完成自己的自恋。为何想要自恋?因为自卑。

3. 我所感到悲伤的是,我在周围很多朋友的身上看到和少年A相同的地方。其中包括:

相信自己是特殊的,自己的想法多么与众不同啊。

极度关注自己的内心,然而关注的视野又非常狭窄。与其说那是真的关注自己,不如说是龟缩在自己的壳里不愿意观察外界罢了。真的关心自己的人,会好好观察自己与外界的互动,会观察别人,从而参照别人,观察自己。也就是说,是不带偏见、不下结论、打开心扉地去与别人沟通互动,然后不带偏见、不预设结论地来观察自己。就像少年A在遇到外婆死亡这件事上,年龄和阅历没法让他深入理解死亡这件事本身,反而只是给他一个悲观看待世界的契机。也就是说,悲观地看待的世界,这是他预设好的结论,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事,都只是在往自己的预设里套用而已。我相信就算他外婆没去世,若他在学校遭受了欺负、或他看到同学遭受了欺负、或是看到了战争故事,他也会得出“唉,人都是会死的吧?”这种结论。而我也相当理解,对于那个年纪的孩子来说,悲观地看待世界,才是一种与众不同的样子。

自卑情结。用自卑情结来避免自己的失败感。“因为我受过很多伤害,所以我很自卑、很胆怯、很负面,因而我人生失败是在所难免。”这样的思维,其实为了避免“我的失败是由于自己,而非他人造成的”所带来的打击。这就像是某件事你尝试了、却失败了,为了减少打击感,你选择不尝试因而失败,于是你还能抱有一种我失败是因为我没尝试、我要是尝试了说不定也能成功呢的感觉。然而,当别人说,那你去试试啊,你却始终不愿从你的树洞里出来。

4. 少年A如果没有因为杀人成名,我想三十岁的他大概也只是沉闷乏味的性压抑的宅男之一。他人成为自己成长路上的祭品,自己也会成为他人成长道路上的祭品,这是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事。只是少年A的成长路上,别人为他付出了太大的代价。

5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4)

添加回应

絕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絕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