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只要活着就好

胖喵一九零
2018-04-27 看过

瑟尔伯·昂托(Szerb Antal)是20世纪匈牙利的文学代表人物之一,他写过文学史的专著,也写过文学类小说,《月光下的旅人》是较为人熟知的一部,其实这本书1937年在匈牙利出版后便引发轰动,但并未让他受世人瞩目,直到大半个世纪过去,这本书经由多个国家翻译出版、再版,这才让瑟尔伯在欧美文学界引发巨大关注。

《月光下的旅人》是一部关于价值观、生死观、爱情观、精神理解和宗教信仰的充满怀旧情怀的小说,译者王勤伯根据匈牙利语原文译出,尽量保留了原文的意蕴,并对原文中的几处笔误进行了纠正,这足以体现他对匈牙利文学,对这本书偏爱。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找寻自我的故事。而且,作者在故事一开始时就用了一个小技巧——正文的第一句话——简明扼要地直接告诉读者,故事要开始了:

故事从威尼斯开始,缘起于小街巷。

意大利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处处都是历史与文明,而故事正是从米哈伊执意彻夜寻酒开始的。尽管他多年来一直避开意大利,但一旦踏上了这片土地,他的怀旧情结就被风景激发了,而牵出的记忆也让他的心病爆发。

于是,他对这趟旅程和这段婚姻都犹豫了,逃离的念头与日俱增,直到阴差阳错之下,一列火车将他带离了原定的路线,带离了爱尔琦身边,他才突然有了决定,不管是偶然还是必然,他还是独自一人踏上了自我探寻的旅程了。

此后,小街巷里,大路上,景点外,留下的足迹都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从威尼斯到拉文纳,从佛罗伦萨到佩鲁贾,从福利尼奥到锡耶纳,再到罗马,每一个地方都让米哈伊想起过去,想起那些关于挚友,关于情爱,关于年少叛逆的记忆,他先后遇见了年轻时期认识的伙伴,那些他以为来不及告别且不会再见面的人,他们,代表着米哈伊的过去。于是,怀旧让他他深陷其中,任由自己在漩涡中迷失。

风景里有着某种阴郁颓废的气氛,还有迷失其中的那个小人物——一个旅人拄着手杖走在月光下。

文中的这一句十分形象地将这个意境勾勒了出来,一幅画,一个意境,一个模糊的印象,却十分形象生动,月光下的旅人,说的也许就是米哈伊自己。

无论是米哈伊自己还是爱尔琦还是亚诺西,都以为米哈伊一直寻找的是艾娃,其实直到见到艾娃,米哈伊才真正明白,一直驱使他不停地往前走的,他一直在寻找的,是他自己,以及一个心甘情愿告别过去的理由。

爱尔琦说米哈伊是特别的,他是个内心软弱的孩子,叛逆,却不彻底,他面对庸俗现世的勇气。在我看来,米哈伊就是一个内心充满矛盾的人,他心里仿佛同时住着一个成人和一个小孩,他对爱情和生死都有自己独特的观点,可是多年来,他却始终无法让社会角色和心理年龄成长达到平衡。

米哈伊对生死和情爱一直都有着错误的认知,他曾在与托马西和艾娃演过的剧目中找到的中得到过短暂的归属感,见证过,参与过托马西的自杀,却在后托马西自杀,艾娃失踪,埃尔文出家后,循规蹈矩地生活了十多年。可是十多年的生活不过是他逃避自己内心渴望的一种表现而已,他还是那个内心矛盾的他。

米哈伊明白托马西的死是必然的(从他对爱尔琦的讲述——死是托马西永恒的使命。不是死亡、腐烂、毁灭,而是死亡这种行为。——可以看出),但他却不明白,每个人的宿命都是不同的。

他接纳了埃尔文的建议——尽管把自己托付于偶然,只身踏入罗马这座永恒之城,他在这里与艾娃重逢,在这里试图复制托马西的死法,也在这里见识了不一样的文明和古老的爱情观,奇遇颠覆了以往对生命、爱情和死亡的偏颇认识。作为旅程的终点,他在这里找到了属于他自己的活法。

瑟尔伯不愧是文学大师,内文佳句甚多,心理描写到位,代入感强,文笔出色,语言精炼准确,行文流畅。这部小说所塑造的人物基本上都个性鲜明,形象立体,且具有典型代表性,如软弱的米哈伊,忧郁的托马西,美丽的艾娃,理性的埃尔文等等。

可以说《月光下的旅人》是一部很有意思的作品,瑟尔伯以充满了怀旧气息的意大利作为故事的承载地,把读者带进一个古老的、有灵魂的世界,带给读者的奇妙的阅读体验,内容深刻,感触良多,意犹未尽。

从前我以为,人如果找不到生活的意义,活着仅仅就是苟活,时间越久心越迷失,仿佛失去了灵魂的躯壳子在重复着吃喝拉撒睡,读完才幡然大物,其实,只要活着就好,就像书里最后的一句话:

只要人活着,总还有可能发生点什么。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月光下的旅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光下的旅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