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的门 羊的门 8.2分

那一群面目模糊的中原的“羊”

林汝
2018-04-26 21:20:42

从题目上来看,作为本书主题人物的广大群众已经被作者限定,概念化为“羊”,且不说这样写是否因为确实准确,作为一流作品所要求的深度,广度外延本身就减弱了很多,定义本身就将自身限定。

书的开篇是典型的现实主义的隐喻象征写法,从可读性上来说不是很强。“中原”这个概念让作者念念不忘,如何描绘它,让人想起王安忆笔下的上海,那曲折隐晦的弄堂、振翅在云霄和红尘自如穿梭的鸽子等等,在这一点上来说,笔者的笔力不是很到位。故事以呼国庆和呼天堡两个主人公的主线展开。呼国庆作为一个小聪明的形象来为中原地区资源单一的这一背景做出注解,好像不是那么的有说服力。笔者也是中原人,何为中原人在特殊的地理环境、文化影响下的典型人格,作者给出了一部分解释,这只是其中的一个解释。哪里的人民不是这样,那些平常人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或许才更能说明地域的影响吧。

在后来的呼天堡确立自己威信运用手段机谋的过程中,作者的立场显得太过单调,民众被过度简化,总不能全体中原人的平庸只是少数强人的陪衬吧。日常平凡琐碎的生活中,作为一个普通人也有大量的闪光点,那才是中原真正的精神吧。势力怯懦如墙头草一般任强人摆布的民众,即便有呼家堡这样华丽的堡垒,又有多大价值呢。呼天堡运用的那些算不上光明正大的心机手段运动难道就真的是改造人性的不可或缺的途径,没有价值观的凝聚,人性美好一面的激发,这种成功真不知道求来何用?

书中基于现实主义的创作目的以象征隐喻来想要表达的中原人民的精神世界与生存状态和书中故事的“俗”的写法协调的不是很好,总给人一种牵强的感觉,不能融为一体。

呼天堡与中原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一种状态,呼国庆这样一个略为庸俗现代的人如何去接棒呼天堡的事业这一关系重大的问题都显得有些牵强。

《羊的门》更像是一个传奇的故事,豫中平原上的官场刻画有之,只是豫中平原上那么多无名的小草只是被像“羊”一样作为一个群体面目模糊。整部作品的厚重性大大减弱。渴望成为一部现实主义巨作的中原地域生态最终成了个别“强人”的秀场。中国的作家还是缺乏以聚焦的方式深挖民族、个体在灵魂精神上的高度的执着和力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羊的门的更多书评

推荐羊的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