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的人 游戏的人 评价人数不足

宏观的视角看游戏

鱼安
2018-04-26 20:05:46

游戏是否就是儿戏?是否只是闲暇时的消遣?是否就是严肃的对立面?游戏是否真的带有原罪?

郝伊津哈分析了游戏与文化、语言、法律、战争、诗歌、哲学、艺术的多方面关系,从非常宏观的视角提出“文明是在游戏之中成长的,是在游戏之中展开的,文明就是游戏。” 他把游戏提到了一个如此崇高的地位。文化和游戏不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游戏先于文明产生。但“并不是游戏转变成了今日所谓的文化。文化以游戏的形式出现,文化从发轫之日起就是在游戏中展开的。”“通过游戏的形式,社会表达它对生活与世界的解释。这样说并不意味着游戏转变成了文化,而是说文化在滥觞期就具有游戏的性质,文化在游戏的形态和情绪中展开。在游戏和文化的孪生体重,游戏是第一位的。游戏客观上是可以指认、具体界定的,与此相反,文化仅仅是我们靠历史判断给具体的事物附加的术语。”

郝伊津哈给游戏的定义是:“游戏是一种自愿的活动或消遣,在特定的时空里进行,遵循自由接受但绝对具有约束力的规则,游戏自有其目的,伴有紧张、欢乐的情感,游戏的人具有明确“不同于”“平常生活”的自我意识。”——“游戏”这个范畴是生活里最重要的范畴。

从其给游戏给出的定义和

...
显示全文

游戏是否就是儿戏?是否只是闲暇时的消遣?是否就是严肃的对立面?游戏是否真的带有原罪?

郝伊津哈分析了游戏与文化、语言、法律、战争、诗歌、哲学、艺术的多方面关系,从非常宏观的视角提出“文明是在游戏之中成长的,是在游戏之中展开的,文明就是游戏。” 他把游戏提到了一个如此崇高的地位。文化和游戏不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游戏先于文明产生。但“并不是游戏转变成了今日所谓的文化。文化以游戏的形式出现,文化从发轫之日起就是在游戏中展开的。”“通过游戏的形式,社会表达它对生活与世界的解释。这样说并不意味着游戏转变成了文化,而是说文化在滥觞期就具有游戏的性质,文化在游戏的形态和情绪中展开。在游戏和文化的孪生体重,游戏是第一位的。游戏客观上是可以指认、具体界定的,与此相反,文化仅仅是我们靠历史判断给具体的事物附加的术语。”

郝伊津哈给游戏的定义是:“游戏是一种自愿的活动或消遣,在特定的时空里进行,遵循自由接受但绝对具有约束力的规则,游戏自有其目的,伴有紧张、欢乐的情感,游戏的人具有明确“不同于”“平常生活”的自我意识。”——“游戏”这个范畴是生活里最重要的范畴。

从其给游戏给出的定义和特征可以看出,确实生活中,文化中很多事件都可以用游戏来解释。但随着文化的进化,“游戏成分逐渐隐入背景,大多数融入了神圣领域。以前的游戏成分结晶成为知识:口头传说、诗歌、哲学、各种形式的司法知识或社会生活知识。原初的游戏成分几乎完全隐藏到文化现象的背后。” 但同时有趣的是,“运动和体育竞赛表明,已逐渐僵化成了正经的生意,但我们仍认为它们是游戏。” 那么,电子游戏也是和运动,体育竞赛一样么?因有利可图,则在未来逐渐僵化为正经的商业?

当然,郝伊津哈写这本书的时候还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论据又是追古溯今,那会儿还没有电子游戏的出现。如果他能见识到如今电子游戏如火如荼的景象,不知他又会怎么来评价游戏?但借用他宏观的,从人类学,历史学角度去看待游戏,还真是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可以借用他的话说,新的文化也正在如今的电子游戏中成长,是生活中的重要范畴。

前三章和最后一章不错,中间跳读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游戏的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