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

巫童
2018-04-26 16:42:00

八年前我在成都念大学,一次学校的社团联谊会上,一个名叫罗晴的女生表演了一个魔术,令我至今难忘。

当时教室里的灯光全部关掉,身穿白色衬衫的罗晴站上了黑暗寂静的讲台,轻轻一个弹指,一束暗红色的火焰忽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她的指尖上。这束火焰仿佛拥有了生命,从她的指尖匀速滑落,如一条火蛇般绕着她的全身游走,最后重新回到她的指尖。她再一个弹指,火焰熄灭,灯光亮起,一切归于现实。

整个过程中,罗晴的衬衫没有着火,依旧洁白无瑕,没有留下任何火焰燃烧过的痕迹。

我从小就对各种难以解释的现象充满了好奇,于是联谊会结束后主动联系了罗晴,问起她的魔术是如何做到的。她自然不肯透露秘诀,只说那不是魔术,而是一门叫作“流火”的幻戏。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幻戏这个词。

在接触罗晴之前,我一直以为魔术是从西方传来的洋玩意儿,是纸牌、是鸽子、是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钢铁道具。在接触罗晴之后我才知道,在过去的五千年里,我们的老祖宗早就精通各种各样的魔术,只不过那时不叫魔术,而是叫幻术或戏法,统称为幻戏,变幻戏的人,就叫作幻戏师。

从上古的“

...
显示全文

八年前我在成都念大学,一次学校的社团联谊会上,一个名叫罗晴的女生表演了一个魔术,令我至今难忘。

当时教室里的灯光全部关掉,身穿白色衬衫的罗晴站上了黑暗寂静的讲台,轻轻一个弹指,一束暗红色的火焰忽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她的指尖上。这束火焰仿佛拥有了生命,从她的指尖匀速滑落,如一条火蛇般绕着她的全身游走,最后重新回到她的指尖。她再一个弹指,火焰熄灭,灯光亮起,一切归于现实。

整个过程中,罗晴的衬衫没有着火,依旧洁白无瑕,没有留下任何火焰燃烧过的痕迹。

我从小就对各种难以解释的现象充满了好奇,于是联谊会结束后主动联系了罗晴,问起她的魔术是如何做到的。她自然不肯透露秘诀,只说那不是魔术,而是一门叫作“流火”的幻戏。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幻戏这个词。

在接触罗晴之前,我一直以为魔术是从西方传来的洋玩意儿,是纸牌、是鸽子、是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钢铁道具。在接触罗晴之后我才知道,在过去的五千年里,我们的老祖宗早就精通各种各样的魔术,只不过那时不叫魔术,而是叫幻术或戏法,统称为幻戏,变幻戏的人,就叫作幻戏师。

从上古的“蚩尤戏”,到秦汉的“鱼龙蔓延”“画地成川”,再到隋唐的“黄龙变”“神仙索”,以及宋元的“七圣法”和明清的“遁术”,无数神秘玄奇的幻戏被创造出来。而神通广大的幻戏师,更是层出不穷,甚至许多史书中广为人知的人物,也通过幻戏悄然影响着历史进程,继而假借鬼神之说,将世人蒙在鼓里。

然而这一切都在建国后消亡,在取缔会道门的运动中,幻戏师们收起了神通,泯然众人,无数神奇的幻戏就此失传,湮没无闻,直至今日,已鲜有人知晓。

罗晴得知我私下里在创作小说,便告诉了我许多关于幻戏和幻戏师的东西,并讲述了她祖上的故事。

罗晴家在杭州,祖上是一个幻戏世家,她的高祖父、曾祖父和祖父都是有名的幻戏师,尤其是她的曾祖父,年轻时曾离开杭州去上海闯荡,并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成为了上海赫赫有名的三大幻戏师之一。那门叫作“流火”的幻戏,就是她的曾祖父传下来的。

罗晴还告诉我,那个年代的上海,是中国最繁华时尚的大都会,也是中国最鱼龙混杂的地方。那里有租界洋人,有军政名流,有黑道帮会,有僧道术士,有文人墨客,有青楼娼妓,可以说三教九流无所不有,当然也云集了许多厉害的幻戏师。这些幻戏师能吐雾吞云,援绳升天,能刻骨变容,画魂改命,能以活人为傀儡,用灯影招亡灵。他们在上海这片风云际会的土地上叱咤风云,留下了一个又一个传奇。

过去的八年里,我一直没有停止追寻那些幻戏师留下的传奇脚印,也没有停止探寻那些湮没在历史深处的神秘幻戏。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中国最后一批幻戏师留下了他们最后的足迹,随后永远地消逝在历史长河中。

我结合罗晴的讲述和自己追寻所得的真相,将这些幻戏师的传奇故事一一勾勒出来,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知道幻戏师的存在,并重现那些曾经震惊世人、如今却湮没在古老岁月深处的神秘幻戏……

1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7)

查看更多回应(7)

魔术会:幻戏陷阱的更多书评

推荐魔术会:幻戏陷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