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走边啃腌萝卜》

乐一
2018-04-26 10:29:51

有趣的人写的书都不难看。

编辑给了自由定主题的权利,妹尾河童选了令人费解的腌萝卜,好在他的兴趣点很多元,因而使得腌萝卜整体活跃了起来。他南北东西横穿日本,寻找腌萝卜的发源与拓展地,寺庙,监狱,渔船,无人居住的山区,除了常规有特色的腌萝卜产地,河童在些地方研究腌萝卜也是很另类了。所有的调研还包括广大民众中,腌萝卜发烧友自制的特色腌萝卜,以及要求在世界各地巡演的指挥家朋友给他做国外日本腌萝卜调研。

这可苦了那位朋友。“为什么我非要做这种事不可啊?”......想象这位知名指挥家,嘴里怨着河童,一个人孤零零地啃着腌萝卜做报告,要试吃,拍照,记清楚厂家品牌等等,真是可怜,可是,实在太好笑了。

在调研腌萝卜的时间里,河童的家人已经明令禁止他再带回任何一种腌萝卜,他也开始一听到腌萝卜就打隔,不过这并不是单纯地腌萝卜工艺发展史的书。

网走监狱长接到河童电话,要求试吃监狱给犯人的腌萝卜,也诧异地反问了一句:“只....采访腌萝卜??”于是我们了解到监狱腌萝卜的制作方法,以及以下的内容:

九成的监狱是配给受刑人每

...
显示全文

有趣的人写的书都不难看。

编辑给了自由定主题的权利,妹尾河童选了令人费解的腌萝卜,好在他的兴趣点很多元,因而使得腌萝卜整体活跃了起来。他南北东西横穿日本,寻找腌萝卜的发源与拓展地,寺庙,监狱,渔船,无人居住的山区,除了常规有特色的腌萝卜产地,河童在些地方研究腌萝卜也是很另类了。所有的调研还包括广大民众中,腌萝卜发烧友自制的特色腌萝卜,以及要求在世界各地巡演的指挥家朋友给他做国外日本腌萝卜调研。

这可苦了那位朋友。“为什么我非要做这种事不可啊?”......想象这位知名指挥家,嘴里怨着河童,一个人孤零零地啃着腌萝卜做报告,要试吃,拍照,记清楚厂家品牌等等,真是可怜,可是,实在太好笑了。

在调研腌萝卜的时间里,河童的家人已经明令禁止他再带回任何一种腌萝卜,他也开始一听到腌萝卜就打隔,不过这并不是单纯地腌萝卜工艺发展史的书。

网走监狱长接到河童电话,要求试吃监狱给犯人的腌萝卜,也诧异地反问了一句:“只....采访腌萝卜??”于是我们了解到监狱腌萝卜的制作方法,以及以下的内容:

九成的监狱是配给受刑人每人一份腌萝卜(克数相等),首先是为了避免分配不公,其次则是要让受刑人清楚了解“一人只有一份”的道理。讨厌腌萝卜或不想吃的人留着也无妨,但多出来的不能给别人,当然也不准向别人要,即使是一小块腌萝卜,也不许有借贷或赠与的情形,以防止受刑人之间形成权力关系。“一起分着吃”、“把想吃的东西塞满嘴”,从这种稀松平常的日常琐事里,也能尝到弥足珍贵的“自由滋味”。

长时间出海的远洋渔船厨房里的腌萝卜又是怎么做的呢?河童在即将出海的渔船上进行着调研,却意外地了解到鲔鱼渔业的没落,这种渔业,一出海半年甚至一年才能回来,鲔鱼越来越不好捕捞,年轻人不愿意做这个行当,大半年都在船上跟一群大老爷们儿在一块,孤单寂寞冷,如果把腌萝卜和思乡之情一起咀嚼,那就不只是味觉的滋味吧。加之捕捞的不易,捕鱼者心理压力过大,也有自杀的,鲔鱼的物价也令人咋舌。

人活着的这件事情本来就充满了喜剧性,只要把悲伤的荒诞面凸显出来,引人发笑就行了。从腌萝卜想到盐,从盐想到血液是咸的,从而关注到负责过滤体内废物的肾脏。于是河童跟着每周要洗三次肾的舞台剧导演朋友,讨论起饮食健康问题。如果没有吃的快乐,那很悲哀嘛。偏偏病人就是不能多吃,总之,盐要吃得比所想的少,蔬菜要摄取得比所想的多。

作为日本著名舞台设计师,河童的招牌手绘自然是吸引我的一大特点,所到之处,房间布局统统等比例缩放的俯视图,事无巨细,一个水槽都不会放过,一但好奇心产生,眼中便再无旁人,所以家人从来不跟他旅行,走着走着就脱队了。之前读他的《河童杂记本》生活部分几个事件特别印象深刻:入冬后要用煤气炉,很担心女儿烫伤,于是河童将炉子烧到不至于烫伤的温度,当着女儿的面摸了炉子,大叫“烫”,紧接着,抓过女儿的手伸向炉子,和老婆齐声大喊“烫”,女儿“哇”地哭了,此后,再经过炉子都非常小心。

在酒吧,同事开玩笑,将圆形打火机放入酒杯,讨论是否能喝下去,河童听到“绝对不可能”后,赌气别人轻易说不可能而吞掉了打火机......

孩子气的顽劣和对事物的另类见解,令我十分喜欢妹尾河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边走边啃腌萝卜的更多书评

推荐边走边啃腌萝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