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表相探测

纸上造物
2018-04-26 00:39:14

斯特兰德说,他写这些绘画,一方面,是为了澄清自己的思考,另一方面,是为了撇去人们在霍珀画作上的添加。所以他用的是减法,还原。没有任何理论的切入,没有任何意义的脚手架。

只是一种原始的观看。近乎天真的观看。“如是,如是”的指指点点。就像里尔克在1907年的秋天,遇到塞尚。

而不免会有人觉得失望,嫌其过于浅显,浮于表面。其实,可以放慢,因为你想要的深刻可能不在别处,就在那表相之下。

********

1,霍珀他的人物

”霍珀的绘画里总有无数的等待。霍珀的人物总是无所事事。

他们像那类被剧情所抛弃的角色,泥陷于自己等待的空间里,

只能守候着自己,何去何从不知,未来亦不可知。“

...
显示全文

斯特兰德说,他写这些绘画,一方面,是为了澄清自己的思考,另一方面,是为了撇去人们在霍珀画作上的添加。所以他用的是减法,还原。没有任何理论的切入,没有任何意义的脚手架。

只是一种原始的观看。近乎天真的观看。“如是,如是”的指指点点。就像里尔克在1907年的秋天,遇到塞尚。

而不免会有人觉得失望,嫌其过于浅显,浮于表面。其实,可以放慢,因为你想要的深刻可能不在别处,就在那表相之下。

********

1,霍珀他的人物

”霍珀的绘画里总有无数的等待。霍珀的人物总是无所事事。

他们像那类被剧情所抛弃的角色,泥陷于自己等待的空间里,

只能守候着自己,何去何从不知,未来亦不可知。“

2,霍珀他的风景

”人物朝向一个缺席的太阳;道路与铁轨延伸下去,直到一个只能在推想中存在的消失点。

而霍珀总在画布上营造这种不可抵达。“

霍珀这里,荒野是阴郁的,显得沉重而忧心忡忡。

他不是走向某处,而是等待着前往,感觉还要有很久的等待。

对我们来说,那些树木远比城市的街道更加疑窦重重。

3,霍珀他的光

“霍珀的光之特异,不同于印象派的光——那样绝对的主宰,热情的显现森罗万象,又吞噬一切。

霍珀的光是属于记忆的,它不从空间里穿越。

它直接照于物,降临于物,

甚至倒反而像属于物的,发于物。“

光有些奇异。它于人身上落着,但却于空中不见。

4,霍珀他的世界

“那是一个在迁流中作惊鸿一瞥的世界。静静的。它有它自己的生命。它不知道,也不关心我在某一时刻的偶然经行。

一如霍珀的那个世界,它从不回应我的凝视。“

我常常感到霍珀绘画中的那些场景是我自己过去曾经经历过的。

在霍珀的画作里,我们凝望着最最熟悉的场景,然而所感却如此遥遥,乃至不可知。

霍珀的房间变成悲伤的欲望避风港。我们想知道其中更多的发生,然而,当然,我们无法如愿。

我们所体验的将完全只是我们自己的。旅行的放逐,相伴而来的失落,以及刹那的缺席感,在氤氲,暗涌。

霍珀的绘画超越了现实的表相,将观者抛置于一个由情绪和感觉所主导的虚像空间。

我们于他画作的缄默中,自己和自己相遇。

伴随我们观看的寂静似乎开始滋生,挥之不去。

我们受之衡量,如受孤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寂静的深度的更多书评

推荐寂静的深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