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女 怨女 8.3分

【旧】生活“曾经”无力过

静小帆
2018-04-26 00:35:47

银娣也不是没有年轻过,谁没有年轻过呢!

她的年轻不光是漂亮,身材像菩萨,而且聪明又大方,将来是个有福气的人。年轻像是“逃难的珠宝”?也不全是,珠宝经得起考验,岁月却催人老,漂亮还不如珠宝,银娣的一生就是见证,漂亮剩下来的只有顾影自怜,不过太丑也不行,给婆家丢脸事小,让自己丢了性命就不得了了,像后来玉熹的媳妇。人美也不是,丑也不是,说到底还是看男人的脸色 。

男人的眼睛有时候像是长在了媒婆的身上,媒婆帮着有钱人家到处瞅,但凡个好点的姑娘,要是被媒婆收到眼底的,也就毁了。媒婆的嘴可真厉害,说起话来像是念经,念着念着你也跟着和,靠着一张嘴说的天花乱坠,估计连媒婆自己都信了,要是到末被对方埋怨了一点不好,倒相信自己真的好心被当驴肝肺,骗人先要骗自己,这句话果然真理。

银娣天注定的逃不出这媒婆的眼,她心如死灰,爱情种子刚湿润还没萌芽,就被掘出来,她被娶到姚家,跟了个鸡胸驼背的男人,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还是顶硬的牛粪,连做化肥的资格都没有。她料定以后要一生一世都在五颜六色的戏台上演戏,场下的观众不怀好意的微笑的看她,她也只能演下去。不料后来戏台倒了,她倒入戏太深拔不出来。

...
显示全文

银娣也不是没有年轻过,谁没有年轻过呢!

她的年轻不光是漂亮,身材像菩萨,而且聪明又大方,将来是个有福气的人。年轻像是“逃难的珠宝”?也不全是,珠宝经得起考验,岁月却催人老,漂亮还不如珠宝,银娣的一生就是见证,漂亮剩下来的只有顾影自怜,不过太丑也不行,给婆家丢脸事小,让自己丢了性命就不得了了,像后来玉熹的媳妇。人美也不是,丑也不是,说到底还是看男人的脸色 。

男人的眼睛有时候像是长在了媒婆的身上,媒婆帮着有钱人家到处瞅,但凡个好点的姑娘,要是被媒婆收到眼底的,也就毁了。媒婆的嘴可真厉害,说起话来像是念经,念着念着你也跟着和,靠着一张嘴说的天花乱坠,估计连媒婆自己都信了,要是到末被对方埋怨了一点不好,倒相信自己真的好心被当驴肝肺,骗人先要骗自己,这句话果然真理。

银娣天注定的逃不出这媒婆的眼,她心如死灰,爱情种子刚湿润还没萌芽,就被掘出来,她被娶到姚家,跟了个鸡胸驼背的男人,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还是顶硬的牛粪,连做化肥的资格都没有。她料定以后要一生一世都在五颜六色的戏台上演戏,场下的观众不怀好意的微笑的看她,她也只能演下去。不料后来戏台倒了,她倒入戏太深拔不出来。

新嫁过去,整天面对着一坨影子,她感到讨厌,感到寂寞,所以做起了漂亮女人都会做的梦。她唱歌,只唱给自己听,又像是唱给谁听,西风吹散了她的音符,她听不清自己的歌声,倒大胆起来,唱的更大声,像是掩耳盗铃的人,她只管自己的心情唱。她以为三爷听见的了,可惜不是,他当真没听见,只是一般油嘴滑舌之徒,谎称听见了,谎称心啊爱啊的,而还是让她动了心,饥渴的心犹如让眼睛蒙上了一层薄纱,看见个正常的男人就想上。谁叫她自家的男人是个畸形呢,这白白净净的身体,圆鼓的白乳,柔弱的臂膀,应该是给自己的男人享用的时候,也让自己受用。如今却只能躺在了这死人旁边。她切切的咬着被子,被子里仿佛一条大蛇,打着转儿,从脚底圈起,缠到大腿、腰间,又攀上脖颈,整个匝住了身体,让人窒息,又让人媚喘,被撩拨起来的欲望,蓬勃高涨,如同添加了炭的火,烧得正旺。却硬要用风来扇灭它,越是捂着,越是急促的想要冲出来,火舌乱喷,容易悲剧。

银娣想到死,人死如灯灭,灯灭剩残烟,人死空留名声,大多是坏名声,好名声也会变质,像水缸里经久不换的水。她当真去死,上吊未遂,被自己讨厌的男人给救下来,真是讽刺。人好歹没死,心倒是鲜红的吊死在那时了,任谁也救不了。

日子还是要过将下去,不能停下来,男人和婆婆相继死了,多年的媳妇熬成婆,轮到自己当家,意料之中的成为了守财奴,自己变成了以前所鄙夷的那种小老太太,心死了,人能不老吗。偶尔想起些什麽往事,即使不怎么光彩,也要显出几分眷恋,毕竟无论好坏,那人都是沾染了些自己曾经的青春和自由。日子久了,自己像编剧,给记忆添枝加叶,美好了许多。现实里,别人的生活大起大落,银娣取笑他们;自家的生活稳稳当当,聊以自慰。守着这份财,两耳只闻窗外事,反正战争打不到上海租界里。把自己的儿子憋成个古怪的小男人,不坏不好,懦弱无能。一生也就这样了。戏台没了,观众走光了,戏还将唱下去……

--读《怨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怨女的更多书评

推荐怨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