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 审判 8.7分

摘抄几个不同角度的解读

牛奶配送员
2018-04-25 看过

《审判》是一份互动性文本:作者不断延展,读者不断重读,作品的生命力可以在动态过程中保持旺盛。 所有的试图理解都是误解。

1.身份迷失与存在主义

就社会文化环境而言,卡夫卡是“捷克 -日耳曼 -奥地利 -犹太混合体的产物”。多种文化的冲突性熏染让卡夫卡始终处于身份迷失的临界位置,在社会疏离的孤独和追寻真理的幸福中摇摆。最常见的诠释是存在主义学者把K当做是现代的「每个人」(Jedermann),与难以忍受存在的矛盾密切相连,引起读者对自己生存状态的思考。

2.文学中的法律主题:

法律是卡夫卡的谋生方式,而写作则是一种祈祷形式。卡夫卡总是在写作中与自我对话,意欲穿透表象,进入真理, 完成自由生命的终极圆满。在《审判》中,法律不过是叙事的材料,故事的名头——真正的实质,与司法制度、诉讼程序、法律技术无关,而与生命的自我反思、归罪和救赎有关。

3.最高法的象征意涵——神性

卡夫卡拥有深刻的宗教体验,目光被事物凌驾于世俗上的、神性的意义吸引,他是歌颂神之秩序的诗人。卡夫卡把世界描述成揶揄讽刺、变形、表面看上去荒诞可笑的样子,因为在卡夫卡心中,神性世界的崇高无法以其他形式表达——只能把它表现成否定人类世界的强大力量。神性世界的秩序离人类的秩序如此遥远,超越所有人可理解的范畴,它的崇高在人类眼中成了负面的力量,遭受到他们暴烈的反抗和情绪性的批评。

K在初次开庭审理的时候咄咄逼人地大肆批评法院,从人类的角度看,法院陷入了尴尬的境地。这一切提高了主角的自大和傲慢,盲目地用个人的国家利益、文明和工作来对抗。但他的高尚和权利无法保护他,审判深入他的生命。“K感到审判像一个环状物,在他身边越收越紧”。主角没有停止做梦:透过女人走旁门左道、透过法官、透过好像和法官有关系的画家……卡夫卡以这种形式批判人类在面对神的力量时采取的绝望可笑的行为。

K的所有努力和「透过法律途径解决」的意图最后都诡异地落入徒劳无功的陷阱,完全无法达到法院的最高层。人类尽所能想要和这个各部分不成比例、表面凹凸不平、内部充满自相矛盾的世界建立关系。然后这一点用处都没有,只会造成误会,两者之间不会有任何交集。

4.关于写作手法:伪现实主义

创造一个平行的、代替的拟象现实。现实世界的运作模式、外在事件和情境技术都是表层现实,可以轻松移植到卡夫卡创造的另一个世界的现实里。这些表层的现象和现实之间的关系是讽刺的、卡夫卡刻意营造出现实的精准、严肃、一丝不苟,只是为了能更加彻底地嘲笑它。

5.一个背景:

1914年7月11日,刚满31岁的卡夫卡,赴柏林准备和菲丽丝就结婚事宜交换意见,但没想到抵达柏林后的第二天,菲丽丝、葛蕾特、菲丽丝的妹妹Erna就在卡夫卡下榻的饭店组成了「审判法庭」,卡夫卡是被告。菲丽丝「把双手插进头发……突然兴奋地站起来,说起想好的、长期深藏的、怀有敌意的事情」指控的内容主要是针对卡夫卡对她的关系反复无常和不忠。卡夫卡没有作任何辩护,默默地接受了这场审判,法官宣判:解除卡夫卡与菲丽丝之间所订的婚约。

这种身为被告的感觉与经历成了《审判》这部小说的最重要基础。1914年8月11日左右,卡夫卡开始撰写《审判》。故事中布斯特纳小姐(Ftaeulein Buerstner)是K 心仪的对象,在手稿中几乎只缩写F.B和卡夫卡的未婚妻菲丽丝·包尔(Felice Bauer)的缩写一样。

资料来源:

文学律法的伦理光照:卡夫卡《审判》新论 (廖奕)

《审判》波兰文版跋 (布鲁诺·舒兹)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审判的更多书评

推荐审判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