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你,周旋久,宁做你

申仙
2018-04-25 20:54:13

“ 古巴比伦王颁布了汉摩拉比法典 刻在黑色的玄武岩 距今已经三千七百多年。” 国人偏好古风,但大多人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对诗词经义的摘章断句上,忽略了二次塑造时的个人表达,所以很容易让人生出一种美则美矣,却无灵气的古怪感受。

与周董一同进入大众视野的知名词作者方文山曾在解读作词技巧时提过,诗词讲究意象,所以会出现大量的事物层叠效果来加深情绪,但远离全篇形成的单一引用同样会造成听者思维上的过度跳跃,很难沉入其中。

所以全句点睛之笔就落在了起承转合的“你”字上,古巴比伦到汉谟拉比法典,再到玄武岩,然后三千七百年一瞬而逝,一个“你”将人物拉入铺垫妥当的情景中,再后一句耳熟能详:“ 你在橱窗前 凝视碑文的字眼 我却在旁静静欣赏你那张我深爱的脸”。时间飞跃,王朝更迭,都比不过的是我在看着你的脸。

由此可见,句子深情不在遣词华美古韵,而在如何让读者更有代入感。


获得代入感其中一种方式,就是完整铺垫以及前后呼应,依靠不断重合的情绪积累来完成读者向诗人的跨度。以书名指代的小诗,《我想和你一起生活》为例。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某个小镇, 共享无尽的黄昏 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 此刻你若不爱我,我也不会在意。
在房间中央,一个磁砖砌成的炉子, 每一块磁砖上画著一幅画: 一颗心,一艘帆船,一朵玫瑰。
……

茨维塔耶娃对待爱情的态度,为后来人留下珍贵的模板。起初稍显浓烈,“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借小镇风光表现对未来无尽的期许,与之相对应的该有张爱玲在《爱》那个小故事中提起的“噢,你也在这里吗。”轻描淡写,又淋漓尽致。

而中段一句更为写意,“此刻你若不爱我,我也不会在意。”,黄昏、笛声、郁金香,景致铺列得当,以退为进地爱的迸发方式,有同时代茨威格笔下《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做照应,我爱你与你爱不爱我这二者,在他们心中毫无关系,喜欢一个人是很私人的情绪,特别是在小镇最美好的风景下,任何多余的苛求都是不该被在意的。

中段末尾火炉的呈现是常见的温馨意象,叶芝有句“在炉火旁打盹”就是其中之一,慵懒惬意正对着爱到深处不自知的欢愉。其实叶芝另一句更让我喜欢——以往的全部岁月,其意义就在于为了这短暂几天而等待;今后的漫长生涯,将是为这片刻的光阴而回味。

小镇最暖的时候大概就是窗外有花,屋里有火,身边有你,此时再说爱不爱的话题该是有多么不解风情。


再看本书第一章第一首,·无名氏所做情歌:

我的爱是盛开的莲花 有着石榴般的乳房; 她的脸是光亮的木制陷阱。 而我是可怜的野鸟 被诱入 可口的陷阱中。

西方人比国人更勇于阐述爱,《诗经》里的句子通常带有顾左右而言他的欲拒还迎,可西方最不愿意藏匿情感的宣泄,激昂、露骨、决绝。我完全可以想见在三千多年的埃及,一个因爱生愁,再生恨,等及恨愁消退后的只剩飞蛾扑火的勇气的男子,将爱化为战歌,为了心中女王而冲锋陷阵。

以及公元前五百年左右古希腊女诗人·萨福:“月已西沉,七星亦落;现在是午夜,时间消逝 而我独眠。”小诗精炼,意境深邃,距今二千五百年的希腊,一位女子大胆地表述个人的爱情和失恋,在如今想来依旧觉得不可思议。英国诗人拜伦在长诗《唐璜》中,咏叹希腊光荣的历史,一开始就提到 “如火焰一般炽热的萨福”,其如火焰般炽热的力量来自于对爱情的庄重对待。音乐与诗歌来自女神缪斯,而萨福毫无疑问便是“第十位”。

今日我们已经习惯了用言语表达情感,但面对爱情时唇焦舌敝并不意味着专注动人,反倒是凝练出的短句显得字字深情。这一点上,无论西方还是东方,都有着共性的审美高度,细想起来果然理由充分,面对心爱男子(女子),半句废话都怕太多,哪怕求不到刀刀见血的惊艳,也要在见面的前一晚辗转反侧字字斟酌。一切句子都仿佛在告诉对方:我来了,我爱你,跟我走。


意象,是诗句的灵魂所在,然而更珍贵的地方向来都是返璞归真的最美。记得一则有关《水调歌头》的趣事,在东坡之前,中秋饮酒作诗颂明月早已有之,但都讲究说月不提月,借物指物表现才情,渐渐有种拼比奇淫巧技的态势。然而东坡开篇直白得可爱:“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让人觉得不够巧妙却细细想来又有种非它不可的感受。

咏月也好,谈情也罢,注重的依旧是直抵人心。

在·小野小町于一千二百年前所做短歌:

秋夜之长 空有其名, 我们只不过 相看一眼, 即已天明。

与·古阿拉伯诗人伊本·哈兹姆写就的《当时的两倍是现在》:

只有她的笑容 和她出其不意 在我眉上轻轻的一吻。 如今 那短暂片刻 便是我的一生 和全部的真实, 那似乎好长 又好短。

我们可以见识到对爱相当浓烈的赞美与珍惜,用什么来表达我爱你,天上月、地上水、还是无处不在的空气,最终发现一切都可以放下,因为我只是爱你,单纯又热烈。


初恋曾送我一本《伟人情书》,其间有一爱德华八世的肺腑之言:如果没有我爱的女八在身边帮助和支持我,我觉得我无法担负国王的职责,所以我选择放弃王位。

这不算诗,甚至让人觉得有些语拙,可爱的本质就是这样,想念想念,一经想起总是念念不忘,爱情里的纯粹处就是不花哨却也动情。

东汉末年有一名段《行行重行行》,终篇两句“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发出最直白的呼唤,元代陈绎评价其为“情真、景真、事真、意真”。所谓的纸短情长,合该如此吧。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我想和你一起生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