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义 女性?主义 评价人数不足

这本书找了十几个学者回答“你是如何成为女权主义者的”

贺小田
2018-04-25 20:47:09

李小江老师是国内妇女研究的奠基人,她最早在郑州大学开始做妇女研究,组织了大量的妇女研究学术论坛和讨论,还建立起国内第一个妇女文化博物馆。但她在1992年哈佛大学的性别探讨会上却说女权主义不是世界性的,有地域限制性,是属于西方的。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不是女权主义而是民族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结果,并且在海外报纸上公开拒绝参加北京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1999年在香港理工大学,李小江老师又一次发表了名为“为什么说我不是女权主义者?”的讲座。

李小江老师的观点在海内外引起巨大的反响,海外的华人女权主义学者也非常生气,因为哈佛的这场“用性别眼光看中国:国家、文化、妇女”国际研讨会正是他们参与组织的,李小江老师作为国内女权主义代表被邀请参加的。大家都理所应当的认为李小江老师是从事妇女研究、关心妇女生存状态的,是天然的女权主义者,是属于自己人。但是自己人却在一个国际研讨会上砸了自家的场子。有人说,李小江老师就是跟西方女权主义学者过不去哦。这次纷争促使李小江老师开始反思自己的立场,和女权主义者开始对话,对话内容形成了这本书。

《女性?主义-文化冲突与身份认同》这本书的对话对象有:

...
显示全文

李小江老师是国内妇女研究的奠基人,她最早在郑州大学开始做妇女研究,组织了大量的妇女研究学术论坛和讨论,还建立起国内第一个妇女文化博物馆。但她在1992年哈佛大学的性别探讨会上却说女权主义不是世界性的,有地域限制性,是属于西方的。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不是女权主义而是民族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结果,并且在海外报纸上公开拒绝参加北京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1999年在香港理工大学,李小江老师又一次发表了名为“为什么说我不是女权主义者?”的讲座。

李小江老师的观点在海内外引起巨大的反响,海外的华人女权主义学者也非常生气,因为哈佛的这场“用性别眼光看中国:国家、文化、妇女”国际研讨会正是他们参与组织的,李小江老师作为国内女权主义代表被邀请参加的。大家都理所应当的认为李小江老师是从事妇女研究、关心妇女生存状态的,是天然的女权主义者,是属于自己人。但是自己人却在一个国际研讨会上砸了自家的场子。有人说,李小江老师就是跟西方女权主义学者过不去哦。这次纷争促使李小江老师开始反思自己的立场,和女权主义者开始对话,对话内容形成了这本书。

《女性?主义-文化冲突与身份认同》这本书的对话对象有:

美国学者和普通民众:

1.克莱尔莱斯,美国马里兰大学妇女研究系教授,这本书收录了她写的《女性主义之源起》写了女权主义的缘起,她认为认同女权主义很重要,因为这种认同可以团结女性一起来参与到提升女性发展上来。但她也认为女权主义不能讲性别歧视作为妇女生活中唯一的压迫力量,因为阶层、结构化贫困等也是压迫妇女的主要因素。

2. 麦尔文母女,美国普通女权主义者代表

3. 卡普兰博士,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者代表,高引论文《女性意识和集体行动Female Consciousness and Collective Action: The Case of Barcelona, 1910-1918》的作者

4. 白梅博士,福特基金会项目官员,负责妇女NGO的推广成立工作,国际主义+女权主义者。

日本学者

1.葛目至,曾在复旦大学学习中文,女权主义者,后加入基督教。

2.田畑佐和子和秋山洋子女寺,日本当代妇女运动活动结束,是日本中国妇女史研究会的骨干成员。

德国学者

1.沃尔特女士,丽萨妇女读书沙龙创始人,德国”为了家庭“协会主席

2.克里斯蒂娜女士,德国哥的大学妇女研究中心秘书长,生活东德,受马克思主义影响较大。

3.叶玛丽博士,德国人,牛津大学国际性别研究中心主任,在国内出版有《中国清真女寺史》

中国学者:

1.张抗抗,作家、现任中国作家协会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

2.林春,英国伦敦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高级讲师,李银河发小,两人合著那篇著名的《要大大发扬民主,大大加强法制》文章

3.戴锦华,网上被称为戴爷,北京大学中文系比较文学研究所教授,在豆瓣时间上开了一个《52倍人生——戴锦华大师电影课》

4.王政,美国密歇根大学教授,女性研究的著名海外学者。

5. 许平,四川省婚姻家庭研究会副会长,研究一个男性基层公务员的女性主义观点,

其他:

1.Chris Gilmartin,中文名柯临清,已故著名中国妇女研究汉学家,著有《造就中国革命: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激进妇女、共产政治与群众运动》

2.Peggy Mcintosh博士,美国威尔斯利学院妇女研究教授,

3.屈雅君,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这本书对我最大的意义是了解不同背景女性接受女权主义思想的过程。2010年前后我第一次接触到女权主义和社会性别(gender),非常认同,感觉找到了真理。但在生理性别和附加在生理性别上的繁衍和哺育上,女权主义和社会性别无法自圆其说。社会建构主义无效,本质主义似乎横扫一切。

逼生带给我的压力越多,我对女权主义就越来越远。在女性领导力领域,社会性别是有力的解释工具。但接受社会性别概念,不代表接受女权主义。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女性?主义的更多书评

推荐女性?主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