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動的圖景

猶黎士
2018-04-25 20:23:00

如此圖景,如此“史詩”般面面俱到而不失我會最感興趣的細節。從米勒特制的帝國到分崩離析的民族國家,伊斯坦布爾著實是東西方間最具代表,最具流動性的庇護所。古早被西班牙迫害的猶太人,已選擇來此受蘇丹的翼護;到布爾什維克治下的俄羅斯,代表了沙俄全部的貴族和數以萬計精英,變成難民,也選擇來此;(結果,世紀末的時候,俄國也經歷了世紀初奧斯曼帝國的民族主義浪潮與帶血的分崩離析)左近諸國避難的猶太人,還有經此地輾轉往巴勒斯坦的東南歐猶太人,還有托洛茨基。除了伊斯坦布爾,還有哪裡堪作如此庇護所呢?敵對的兩方,勝利者和受害人,雙面間諜和看風使舵的機會主義者,都在此狹路相逢。庇護的功能直到今天,在大難中的敘利亞。世居的希臘人(是隨新的希臘國,還是隨牧首?),世居的亞美尼亞人,世居的猶太人,他國落難的猶太人,在“大交換”中被迫背井離鄉的希臘“土耳其人”,白俄(是隨鄧尼金,還是隨布爾什維克?)但到最後,容不得他們自己選擇,在民族主義浪潮裡,只得再覓出路,甚至被強制驅逐,或被政府公然奪取財產以再分配,或繼續在日趨緊張的環境中蒙難...土耳其化。一個現代民族國家的現代化是否只是緊密社會控制、同質化的別名?有意思的是,伊斯坦布爾仍在流動,仍未定型,她繼續發揮她在歷史上反复發揮的作用,在早經定型的土耳其化的現代國家裡,繼續持守一種新的多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佩拉宫的午夜的更多书评

推荐佩拉宫的午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