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没有刻意的精神生活

Makkei
2018-04-25 18:29:08

《月光下的旅人》匈牙利作家瑟尔伯·昂托的作品。对于匈牙利的认识,脑海中浮现的只有二战和纳粹等历史性关键词。或者是粤语地区的一个小谜语——人身体上的三个部位,猜一个国家名字——匈(胸)牙利(粤语的舌头),追忆起的儿时一点童趣。

追忆,也是这部小说的至关重要的切入口——埋藏在男主角米哈伊内心深处的青春往事,叛逆、情感与欲望。

一对新婚夫妻米哈伊和爱尔琦到步威尼斯,开始他们的意大利度蜜月,一系列活动行程皆安排妥当,相处亦如寻常夫妻般甜蜜胶着。月色下米哈伊独自在陌生狭窄的小巷中彻夜意识紊乱地徘徊,而后的行程里两人遇见特意来寻米哈伊的儿时玩伴瑟佩特内奇·亚诺西。他挑衅性的话语,使怀念年少时光和昔日友人的米哈伊感

...
显示全文

《月光下的旅人》匈牙利作家瑟尔伯·昂托的作品。对于匈牙利的认识,脑海中浮现的只有二战和纳粹等历史性关键词。或者是粤语地区的一个小谜语——人身体上的三个部位,猜一个国家名字——匈(胸)牙利(粤语的舌头),追忆起的儿时一点童趣。

追忆,也是这部小说的至关重要的切入口——埋藏在男主角米哈伊内心深处的青春往事,叛逆、情感与欲望。

一对新婚夫妻米哈伊和爱尔琦到步威尼斯,开始他们的意大利度蜜月,一系列活动行程皆安排妥当,相处亦如寻常夫妻般甜蜜胶着。月色下米哈伊独自在陌生狭窄的小巷中彻夜意识紊乱地徘徊,而后的行程里两人遇见特意来寻米哈伊的儿时玩伴瑟佩特内奇·亚诺西。他挑衅性的话语,使怀念年少时光和昔日友人的米哈伊感到压抑万分,备受折磨,无从释放。他潜意识地撇下蜜月里的妻子,独自浪游在意大利各个市镇,冥冥中也在寻找些什么。他结识志同道合的医生理查德·厄尔斯利,艳遇激情而浪漫的女学生米莉珍·因格拉姆,并逐一重遇青春岁月里的玩伴…………

在作者营造的这个充满怀旧色彩又带着原始气息的背景前提下,参入浓厚的宗教神学文化以及欧洲文学渲染,使得主人公米哈伊在逃离现实寻找时光的旅途格外诡异神秘。米哈伊认为自己与中产阶级家庭的身份格格不入,从儿时起便企图冲破却始终怯懦。在我看来,这一切只是米哈伊生命树中的旁支,是宿命中的野史,是正途上的出轨,仅此而已。而碰巧在青春期叛逆时期遇上了托马西和艾娃,两个家人不思管教的问题兄妹。与此同时,成长过程中,使他的心理健康发展变得病态,无法区分“外部现实”与“内心现实”。一如亚诺西对他的总结,“他一辈子有什么放弃什么,做什么都没恒心。”“……是个寻找者,他一辈子都在寻找,寻找某种不一样的东西。”也许这是最客观的判断,解释他的迷惘和痛苦,其实就是自私。

在整个浪游过程中,虽然最后他在写遗书时,被拉去洗礼仪式并灌醉,在表面上他躺在房间里出现幻觉与清晨的醒悟,似乎是最大的求生契机。但我认为让他真正想通的是旧同学瓦尔德海姆,这位最通透的人,他深入研究神学这是埃尔文,他与家人格格不入这是艾娃,他昼伏夜起工作时自我封闭不与他人接触这是托马西,他撩妹技能高超定时定候有艳色生活这是亚诺西,再加上他也会午夜闲游在街上享受孤独陌生这当然就是米哈伊。这真是作者塑造出来的精品似的人物,瓦尔德海姆结合了他们这个叛逆小群体里所有人的特征,并健康正常地生活着。他亦邀请米哈伊进入这种生活,可米哈伊并无法投入,他下意识继续找寻“艾娃”,潜意识已经明白了他所找寻的答案并不是他真正需要的东西。

所以在结局时,他渴望与前妻爱尔琦复合,而爱尔琦已经进一步成长。她让米哈伊的父亲亲自到罗马接他回家就可以看出,在父亲眼里,就是个“不一样的小孩”而已,长辈的眼光,更接近事实本身,思想成熟的爱尔琦也一样。而爱尔琦看得十分通透,只要父亲出现,一切闹剧随即落幕,“像个逃课的学童一样领回家。”

纵观托马西到存在,就像《Pretty Little Liars》中的Alison。他是故事的起因也是结局,他以“死人”的存在一直左右着米哈伊的精神状态。让经已融入社会的米哈伊保留着那群特立独行的一众小年轻们的奇思妙忆,而米哈伊这趟“月下之旅”是完整了自己的青春,寻觅到心灵的救赎,除祛那盖着宿命的印戳。一如沉寂已久的腐肉在身体里发炎引起大规模的感染,以至于病倒于榻,必须依靠药物引导治疗加身体里形成抗体,才能彻底康复并不再复发。

最后我想表示,这本书非常适合作为意大利的自由行路线指南,乘过车穿梭在山峦之间感受欧洲的历史风情。我最感兴趣的是那个有死门的城市——古比奥,据闻运送尸体仅是传说,真实用途众说纷纭,但古城的旧建筑上那道狭窄的小门随处可见。

1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月光下的旅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光下的旅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