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分子」的著作

里托·贝森
2018-04-25 看过

书中论述了人类从小群体发展为大型社会的过程。这是一个自发和普遍的过程,也就是说,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因为只有大型社会才有复杂多样的分工,才能创造更丰富的产品和更繁荣的文化。

第一部分分析了为何。

简述之,资源负担的饱和使人群定居成为必然,因为只有种植作物和蓄养牲畜才能满足持续稳定的食物和资源供给。定居带来的问题是被侵扰和抢劫的危险大增,解决方案是小群体的扩张和相互结盟,因为人数增加能够提高整体战斗力。扩张通过血缘纽带和强化父权,结盟的重要手段是联姻。群体大型化使供养专职武人成为可能,这也是最早的专业化分工。

所以,大型化的根本原因是战争。

第二部分介绍了如何。

途径包括姓名(标识)、语言、交通、通讯、人力、文化、法律、宗教等方面。

第三部分讲述在社会大型化过程中起作用的因素如何像高楼建成后的脚手架一样被拆除。

有些文化禁忌和社会禁律现在看来愚昧可笑,当初却是生存策略或交往规范,借由嫌恶感、神圣感、敬畏感深植人们内心,成为文化基因。当它们不适应大型社会时,权利成为解除禁律的开关。

权利,特别是财产权的可让渡性,使得对财产的所有与由财产获益分离开来,这促进了人们的流动性。

货币,以及进而出现的钞票,将个人和资源从紧耦合关系中解脱出来,变成松耦合的市场关系。

普通法司法程序,特别是陪审制度和对抗性庭审,解耦了司法程序与实体规则之间的关系,因而也解耦了司法程序与社会文化特性之间的关系。

宪政法治保障下的自由,解耦了共同体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使二者的边界更交错重叠、富有层次。

市场是社会大型化复杂化的重要推动力量,它让企业的分工合作的复杂性和多样性超过生物界。自由市场来自于法治保障,而不是国家创造的和平秩序,它将个人从集体主义中解放了出来,使之成为首要的行动主体。不过,人的头脑里似乎有一个蜂巢开关(hive switch),一旦被打开,就会立即像工蜂那样丧失自我,无私、执着甚至狂热地服务于集体目标。所以,只要蜂巢开关还在,集体主义狂热就可能不时回潮。

普世价值发展出让共同生活成为可能的伦理与法律体系,或者将既已存在的体系变得相互兼容,但它需要宪政体制作为土壤。

作者辉格对人类社会演进史的思考相当深入和周到。要写出这样一部综合诸多方面的著作,作者至少要了解社会学、历史学、语言学、生物学。《新周刊》在早些年推出过一个概念叫「知道分子」,指的就是辉格这样涉猎广泛,有思想,有见地的人。

书中的语言是典型的翻译腔。这也难怪,毕竟这种思维方式、逻辑推演和素材获取,从灿烂的中华文明中是汲取不到多少营养的。而且也能明显看出作者对于宪政和市场的极力推崇。这种推崇不是意气用事和屁股决定脑袋,而是经过深入分析和系统思考,基于人类社会的大型化、复杂化和多样化的过程而得出的结论。如果无法接受,则正应了作者的观点:宪政制度需要二阶道德的长期文化浸淫。

微信公众号:小盆哟「littlebasinyo」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群居的艺术的更多书评

推荐群居的艺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