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票 龙票 7.2分

龙票

ocean hotel
2018-04-25 16:55:56

开篇把所有人物一次性交代,有的小说注重人物刻画,单单一个人物要把性格和衣着细细地描写一遍。故事里的人物总在经历一桩桩麻烦,一道道沟坎。《龙票》的叙事手法讲求人活一世,道路各异,每个人都不能解释发生在生命里的所有事情。

道光年间各地起义不断,清廷需要大量军费镇压叛乱,瑞王爷旻宓和户部尚书黄玉昆将贪污国库的三百万银两通过户部侍郎范其良存到了山西票号义成信。如今朝廷急着用钱,瑞王爷和黄大人把责任全推给范其良。范其良忽然被杀,义成信被抄。

祁子俊在京城琉璃厂逛古董,六贝勒奕昕用一张龙票换来了祁子俊手里的一只碗。

祁家在山西经营义成信,祁家少东家祁子俊急需重振家业,肩负重任,偏偏他的性格潇洒,玩世不恭。

强盗,生意人,卖唱姑娘,一个接一个纷纷登场。入山做匪的强盗本是读书人,目睹读书人做官后写就的文章均是迂腐窠臼,埋没理想,他索性放弃读书,打破樊笼,快活逍遥。生意人的生财之道有三种,白道是票号、贩盐,黑道是贩大烟。“大哥颧颐丰满,鼻梁端正,下巴方圆,言语清朗,目光炯炯,不怒自威,此乃严明方正之相。具此相者,必是正直无私,正大光明之人。”祁子俊的调皮潇洒就在这里,出口成章,给客栈里的人看相算卦,互相结识一番。

卖唱的一主一仆,润玉和雪燕,江湖人自有高洁品格。比如,润玉卖唱一曲后,祁子俊奉上一个银元宝,润玉微怒,公子是在显摆自己的家私吗,一曲只要几个铜板,拿出银元宝作甚?

润玉蕙质兰心,她说祁子俊出来跑生意是对的,公子哥在家坐享现成,只知道收银子,不出来哪里知道有一天银子是怎么没的,也好看看底下人是如何做生意。赞扬中带着讽刺,冰雪聪明。

润玉被强盗看中,强行抢去,祁子俊打抱不平,将强盗赶走。客栈入夜欢庆一番,润玉和雪燕微醺失仪,祁子俊也醉醺醺地躺在椅子上,片刻后,祁子俊迷迷糊糊中醒来,润玉和雪燕已重新梳妆,重回傲然孤高的姿态。

“润玉姑娘面相很好。您眉长目秀,额型饱满,面如莹玉,必是冰雪聪明,性情高雅之人。嘴如仰月,唇红齿白,神清气和,音清如水,这都是上善之相,能成大事,留传声望,令人敬重。“

润玉早上和大伙出来吃饭,众人看到十分讶异,冰清玉洁的润玉姑娘肯出来和大伙吃饭,必定是为了那个年轻俊朗的公子。

祁子俊自报家门后,润玉发现祁子俊是杀父仇人的儿子,痛苦万分,她已自觉爱上祁子俊。祁子俊跟她告别,说要经过绥芬关,润玉告诫他那里路断不通,祁子俊反问一句,真的?雪燕立即反驳,难道我们小姐骗你不成。借着“路不通”比喻二人的矛盾和心事。

祁子俊路过绥芬关,大漠是蒙古人的天下,僧格林沁看到祁子俊随身携带的龙票,好感顿生,龙票是努尔哈赤入关前为了集结军费和商人订立的契约,待蒙古人一统天下,商人可凭龙票兑换当年资助努尔哈赤的银两。僧格林沁赠给祁子俊一把蒙古匕首,“刀背边缘铭有蒙文,匕首柄包着黄金,嵌着个粗大的绿宝石。”,二人结为至交。

祁子俊回到山西和关家素梅成亲,借着钱家的票号重新起家,“你是本地人,方方面面都熟。鼓动当地商家上票号存钱,也拜托你了。”,私开票号为大清律例不许,“开票号,得由多家票号开具连环担保,最后经户部许可,岂可瞒天过海?上头知道了,可是要治罪的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轻率果敢大于深思熟虑。

祁子俊的义成信在多方阻挠下红红火火地在京城开起来了,他再次见到范润玉时,她已按照父母之命嫁人。一个另娶,一个别嫁,命运弄人。祁子俊到了上海,又有意于理发馆的席慕筠,风流才子,处处留情。范润玉比起祁子俊来,重情重义,祁子俊在京城做生意少不了要和两位王爷打好关系,王爷们爱看戏,范润玉特意办堂会邀请二位王爷,给祁子俊制造机会,席上,一位王爷眼红另一位王爷家里的君子兰,言语中暗示提点,祁子俊第二天买来全城的君子兰摆到王爷府里。

席慕筠心怀报国之志,一心帮助萧长天,萧长天是北王韦昌辉手下的大将,她前前后后以萧长天的名义为太平军筹款来购买军火,以壮大湘军势力,频繁地和祁子俊打交道,祁子俊渐渐爱上她。

“ 席慕筠说:’咱们的人烧了英国人几箱鸦片,英国人就逼着清朝割让香港,开放五个港口,让洋货随便进来,洋人住在中国的地界上,却不受中国王法的管辖。’祁子俊说:’这些事,听着真够气人的。’ ”

“ 席慕筠说:’萧丞相自金田起义以来一直追随天王,鞍前马后,出生入死,没想到最后死得这么惨,还落了个谋反的罪名。’一种无法排遣的苦闷占据了席慕筠的整个心灵。她竭力克制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祁子俊一边与清廷做生意,一边与湘军做生意。在明代,从事盐业的商人必须按照兑换标准,用银钱认购“盐引”,有了“盐引”才可贩盐。一是增加了朝廷税收,二是防止私盐泛滥。清廷也效仿明朝做法,让商人们认购“盐引”,清廷的算盘打得好,除了原来的目的,这一招使湘军地界开始出现盐慌,相当于拔出了太平天国的经济根基,一举三得。祁子俊一脚踩两船,在清廷和太平军两边摇摆。

“当初本可揽下整个三晋盐务,但他留了个心眼。一则不必弄得盐商世家怨恨他,二则让老盐商生意照做,还可遮掩他同太平天国的盐业生意。不然,如果山西只有祁家独霸盐务,他往太平天国贩盐的事就很容易露底。”

素梅本是祁子俊的嫂嫂,在祁老太太的主张下,她嫁给了祁子俊,祁子俊忙生意,心里不爱素梅,素梅生病去世,祁子俊内疚得很,只道是自己害了她。在祁子俊心里还有两个女人,范润玉和席慕筠。

前有范其良的贪腐案,后有各个官员的明争暗斗,被迫害的一个大官悄悄上吊自杀。祁子俊看透了清末的腐朽衰败,也看透了太平天国的局限。席慕筠身为一个女子却志向高远,祁子俊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商人的气量如此狭窄,眼里只有利益没有家国。太平天国覆亡后,祁子俊意识到攻打洋人必须自己手里有军火,他决定开办一家自来火厂,生产枪炮,认购债券,为朝廷捐银。

杨松林把持官盐后,利用权势和私盐商人勾结,中饱私囊。官盐在他的把持下,也开始出现不正之风。“ 他在余先诚前面也不便全说真话,只道:’余前辈说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替各位票商代缴练饷,获取了相应的盐引。开始那阵子,官盐生意还好做,后来就越来越难了。好歹杨松林没有从我的盐引中捞太多好处,我的生意还可勉力维持。不曾想,整个盐政,弄成这样了。'余先诚说:“除了您义成信,没人再敢做官盐生意了。杨松林逼迫那些没有后台的富商接手。谁只要一接手官盐生意,不是血本无归,就是倾家荡产。' ” 祁子俊在乱世里秉持信念。

太平天国兵败,奕䜣开始大力整顿清廷腐败气象,一要整肃吏治,惩办贪官;二要开办洋务,师夷自强。当年黄玉昆和瑞王爷私吞库银一事真相大白,六贝勒奕䜣下令查办黄玉昆,瑞王爷知道消息后被活活吓死,一命呜呼。

“次日晌午,阿城跑到人和客栈,报知祁子俊:'三宝差人报了信儿,说户部尚书黄玉昆被议政王抓了,已押往刑部大牢!'祁子俊点点头,半字不吐。阿城问:“二少爷,谁和牌了?”祁子俊说:'还得静观其变。' ”

奕䜣冷眼看着祁子俊协军饷,解京饷,权倾天下,富可敌国。他假意建议祁子俊带领山西商帮开办户部银行,并推举祁子俊做户部尚书,其实暗地想操纵山西商人。他又加紧将祁子俊置于死地,以免他危害自己的权势和地位。他的奏折被深爱祁子俊的玉麟格格看到,为救祁子俊一命,她请求太后赐婚。祁子俊为保一命,刚刚和润玉团聚,却不得不分离。奕䜣此时的权势已经盖过慈禧,她靠着奕䜣才能站稳脚跟,慈禧也不能保祁子俊一命。和朝廷作对的人唯有一死,自古以来谁也逃不开这个命运。

祁子俊和六贝勒开头争抢一只玉碗,暗示着二人的命运。

治国,齐家,平天下,圣贤书不会教人方法,人只能一步步摸索,一步步在夹缝中生存,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龙票的更多书评

推荐龙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