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锋 刀锋 8.8分

跋涉寻心千百度,回过头来做众生

觅者
2018-04-25 16:49:37

阅读《刀锋》的时光是一段美妙的历程。追随主人公拉里一同追寻的过程如同探险,而同时又像是对自我的审视与回溯。

以追寻自我为生命中首要目的的人,总有一种迷样的特质,使人能够从小说中一眼认出他们来。就像《源泉》中的霍华德·洛克摊在沙发上的放松而沉静的身姿一样,《刀锋》中的拉里在一出场,就以其淡定的沉默吸引了我的全部注意(虽然霍华德·洛克已经几乎毫无缺点,如同天神,但在我看来他们是同一种人)。从那时起,我的心理只有拉里。作者用太多笔墨描绘了拉里身边与其相关或不相关的形形色色的人们,他们是同样的生动有趣又引人深思,但我的心总是牵系着拉里,期盼着他的再一次出现,他每一次的出现都从未让我失望。

《刀锋》的视角是旁观的视角,如雾里看花。我相信,拉里的求道之艰辛,灵魂之高妙,毛姆也仅能描述其万一。但是他成功的选择了一些极佳的视角,对我们这些读者造成了足以震动心灵的一次冲击。那些事迹与言语,一定在最初的接触中,对转述者以及作者本身造成了更加直接的冲击。直接接触过拉里的人们一定多少窥视过奥义的一角,却终因为轻蔑或者隐秘的恐惧而拒绝一探究竟。

毛姆先生以其作为一个作家独特的包容性和细

...
显示全文

阅读《刀锋》的时光是一段美妙的历程。追随主人公拉里一同追寻的过程如同探险,而同时又像是对自我的审视与回溯。

以追寻自我为生命中首要目的的人,总有一种迷样的特质,使人能够从小说中一眼认出他们来。就像《源泉》中的霍华德·洛克摊在沙发上的放松而沉静的身姿一样,《刀锋》中的拉里在一出场,就以其淡定的沉默吸引了我的全部注意(虽然霍华德·洛克已经几乎毫无缺点,如同天神,但在我看来他们是同一种人)。从那时起,我的心理只有拉里。作者用太多笔墨描绘了拉里身边与其相关或不相关的形形色色的人们,他们是同样的生动有趣又引人深思,但我的心总是牵系着拉里,期盼着他的再一次出现,他每一次的出现都从未让我失望。

《刀锋》的视角是旁观的视角,如雾里看花。我相信,拉里的求道之艰辛,灵魂之高妙,毛姆也仅能描述其万一。但是他成功的选择了一些极佳的视角,对我们这些读者造成了足以震动心灵的一次冲击。那些事迹与言语,一定在最初的接触中,对转述者以及作者本身造成了更加直接的冲击。直接接触过拉里的人们一定多少窥视过奥义的一角,却终因为轻蔑或者隐秘的恐惧而拒绝一探究竟。

毛姆先生以其作为一个作家独特的包容性和细腻的观察,展开了对拉里的描述,刻画了一次宝贵的自我探索之旅。在最后,他说:

我是个俗人,是尘世中人,我只能对这类人中麟凤的光辉形象表示景慕,没办法步他的后尘。有时候一些比较接近通常类型的人,我自命能够了解他们内心深处。对拉里,我不能。拉里已经如他自愿的那样,藏身在那片喧嚣激荡的人海中了。

自我探索之旅

世界如同一场无始无终的洪流,多数人都在被裹挟着踉跄前行(不觉)。有些人在机缘巧合之下意识到这洪流的荒谬(觉醒),拼命的挣脱洪流上了岸,静静的看着剩余的人在尘世中挣扎,沉溺着痛苦着而不自知(求道);更少的人上岸之后意识到这洪流不过是虚有的幻境,于是再次投身其中,任凭汹涌波涛呼啸而过穿过他的身体,却再也无法伤他分毫(回归)。

这样的过程对应了四个阶段,一一在拉里身上展现:

不觉(飞行员朋友为救他而死之前,安于所处之世界)

觉醒(因为朋友的死而开始思考生命的奥义)

求道(饱览群书、到印度寻求生命的终极奥义)

回归(回到尘世之中,当一名普通的出租车司机)

一、觉醒

刀锋中的自我超越是如此的真实鲜活,我在看拉里的寻求过程时一如在看自己。我也曾经在迷惘中失去方向,如今一点点看清了自己的路途。只是拉里,他比我单纯直接了很多。佛家说“直心是道场”,拉里正是这样一个以直心面对世界的人。他拒绝尘世的裹挟,当旁人问他,你接下来准备做什么的时候,他平静的微笑着说:“闲逛”,带着一点调皮。我要是早点明白“发现方向不对的时候要先停下来”这个道理,就不会荒废了那么多年的时光,直到最近才终于辞了职在家,直面自己的内心。

停下来审视自己的内心是困难的,一向追随洪流的人一旦停下来,就会发现自己的内心有多么的迷惘、匮乏、软弱,发现自己曾经坚信的是多么的禁不起检验,发现自己曾经坚持的是多么的虚妄。这种发现总让多年来建立的“自我”崩塌,因为对于崩塌的恐惧,人们拒绝看清真相。

看清真相即觉醒,觉醒需要破釜沉舟的勇气。

二、求道

一把刀的锋刃很不容易越过,因此智者说得救之道是困难的——迦托《奥义书》

这句话是刀锋其题目的来源,也是其开篇之词。

求道之路自古艰辛,但对于任何一个以追寻“自我”之奥义为生命中首要任务的人,一切代价都是值得的。他们看似放弃了很多——《源泉》中的洛克为了心中建筑应有的形式多次放弃了功成名就的机会,而拉里也为了追寻自我而放弃了去工作的机会,放弃了一心爱他的美人,放弃了安稳的生活,但最终他求仁得仁,他的心灵一直是轻盈而自由的。

其中一个段落曾引起过我的共鸣:

(拉里对他的女友伊莎贝尔说)我真想能够使你懂得,我向你建议的生活要比你想象的任何生活都要充实得多,我真希望能够使你懂得精神的生活多么令人兴奋,经验多么丰富。它是没有止境的。它是极端幸福的生活,只有一件事同他相似,那就是当你一个人坐着飞机飞到天上,越飞越高,越飞越高,只有无限的空间包围着你,你沉醉在无边无际的空间里。你是那样的欢乐,使你对世界上任何权力和荣誉都视若蔽履,前几天我读了笛卡尔,那样的痛快,文雅,流畅,天哪!

在这个时代,越来越少有人会对权利、荣誉和金钱视若敝履——那简直是大多数人追求的一切,人们所有的快感都来自于商店里陈列的一件件精美的物品和他们费尽心机挣得的种种荣誉。这个时代为人们展现了过多的生活可能,也因而激发了过多不合时宜的欲望,人们沉迷于欲望的迷宫之中不知所向,变得愈发焦虑。

就我个人而言,直至现在我也与大多数人并无不同,只是在去年年末的时候,在多年没有认真看书之后,我忽然想要捡起阅读严肃读物的习惯——天知道我总是自诩爱读书,实际上却有七八年的时间看不进任何需要用脑子去阅读的书籍了。在我开始读书思考一段时间之后,有一天,我忽然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对未来不再恐惧;工作上的焦虑减弱,剩下的只是对工作无聊的延续着的疲惫感;开始思考金钱的价值:有多少算够?一心在赚钱上是否值得?对功成名就,对美丽衣饰,对海味山珍都没有了强烈的欲望。

一间屋,一本书,且读且思且修行,才是有味的生活。

那时,我忽然想到在我极度焦虑的时候,反反复复问一个大神我要做什么才能成功,才能赚到钱,才能走出困局。大神被我问烦了,丢下一句:其实你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想要成功,其实你如果安于做一个平凡人,是可以幸福的。

我曾经受过太多多余欲望的蛊惑,一颗心飘摇不定不肯落地,他跟我说的时候我似有所悟可是一直不甘心,直到我去读书,直到我逼着自己读进去书,直到我从书中得到了思考和体悟的乐趣,直到我发现我对金钱和成就的欲望可以降到如此之低,我才知道,他说的是对的。

当我越发发现自己的平凡,我越发不期待自己“出人头地”,我的幸福感反而越强烈。此刻我才明白,唯有无法安生度过此时此刻的人,才会从对未来的幻想中,从对金钱的渴望中,从金钱构建的物质享受中,寻找“自我”的价值所在。

在寻求的过程中,拉里在印度找到了自己的上师,我也找到了我的师父,于禅宗修行中觅得一些安宁。求道之路,道阻且长,但坚定之心无可阻挡。

三、回归

拉里从印度归来,作者终于与他有了一次长谈。

毛姆“无意阐述《奥义书》中的哲学体系”,但他忠实的记录了不少拉里对他说过的思想与奇闻,它们让我不断的回顾着我所学的经典,得到一种温故而知新的快乐。

记得其间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据说瑜伽师具有我们认为的神奇能力,是真的吗? ——我弄不清楚,我只能告诉你,印度一般都是这样认为,但是最有智慧的人,并不把这些能力看得怎样了不起,他们觉得只会妨碍修真,我记得他们里面有一个人告诉我,有个瑜伽师来到河边,没有渡河钱,摆渡的船夫不肯白白带他,于是他就走到河上,踏着水面到达对岸,告诉我这件事的瑜伽师,相当鄙夷地耸耸肩膀说:“这样的奇迹只抵得上一个渡河钱的价值。”

看到这里是那种默契神会让我十分愉悦,我想到师父曾经给我们讲“神通”是怎么回事儿,想到师父告诉我们:一切神通都是境界而已,有便让他有,无便让他无,不可执着,否则将会成为修行的阻碍,想到让我觉得无比神奇的人如何以平淡无奇的语气讲述自己的故事——几乎可以体会拉里初次体会到这些故事时的愉悦与惊奇。

拉里说:“真我……就像海里蒸发起来的一滴水,在一场雨后坠入水潭,然后流入溪涧,进入江河,通过险峻的峡谷和广袤的平原,迂回曲折,络石萦林,终于抵达它所由之升起的无垠大海。" “但是,这滴水真可怜,重新跟大海合二为一,肯定失去了主体性。” 拉里咧嘴笑道:“尝糖的味道,不必变成糖。主体不就是自我的表现吗?灵魂不去除自我的表现吗?灵魂不去除自我,就无法跟梵结合。”

佛教有一比喻:大海在暴风中激起浪花,你说你是一朵浪花,你何尝不是海水呢?色身无常,如浪花之无常,风浪平定,终归是要回归大海。大海即比喻本体(即真我、自性、梵、佛),而浪花(即色身,以及大千世界)乃是本体之妙用,体用无别。

明白了这些,就会明白,在家出家其实一样,所谓修行,哪有那么多的形式,只是修去妄心,看见真心罢了。(再往深了说,是无修无证无得,我修行不到,不敢妄言。)

我刚说我学佛的时候,我妈一阵惊恐,觉得一个不小心我就要出家,或者要着魔似的拜佛。后来我时常给她讲师父的一些话语,举止也一向正常,性情反而变得更好,她才终于开始正视佛学。

师父说,修佛不要修的六亲不认,搞的家里乌烟瘴气,那是入了邪道。

师父说,修行不一定要出家,出家只是干扰少些容易成就,但习气难除,终归是要在世事中历练。

师父说,有位道长,出家多年,一朝悟道,还俗入世去了。

看着拉里,我就想到那位存在于传说中的道长。拉里最终归来,做一名出租车司机,如同他所说过的那样,融入人群之中。求佛千百度,回过头来做众生。

掩卷之后,依旧觉得意蕴深长——这是一个不凡的人的,平凡的一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刀锋的更多书评

推荐刀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