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马史诗 荷马史诗 8.6分

神一样的阿勒桑德罗,吓得面色苍白手脚颤抖

ztl
2018-04-25 14:16:54

“神一样的阿勒桑德罗倒吸一口冷气 / 为了避免送命,他退回到队伍中去 / 就像一个人在山谷中碰到毒蛇 / 他面色苍白,手脚颤抖 / 连连后退。”

我想,荷马大爷肯定不是要黑神,而且他也不像一个喜剧诗人。这看起来更像是构思上的缺陷,就像在整部作品中,人物智商经常有下线的时候,在人和神的能力上有时高时低的安排,在逻辑上对于“神意”和“命运”的混乱,这些或许正是表明,荷马大爷在构思上力有未逮的问题。

当年我读到荷马对特尔斯特斯的描绘和塑造,心里很是不满。特尔希特斯作为一个小兵,在特洛伊战争中,显然只是一个炮灰。他没有高贵的出身,神的眷顾,没有出众的身体和能力,也没有有名望的朋友,很难让人相信他是为了功名而来的。或许有打胜之后劫掠来的战利品,但是却以很高风险的死亡为代价。在荷马描述战况的时候,他会提及那些杀人的英雄的名字,和被杀的英雄的名字,这些人多半都有显赫的身世。但是那些人数更多、死亡更多的士兵们,是没有名字的,也仅仅简单被提到死了多少。他们就像兵线上的那些无名小兵一样,仅仅是英雄们升级、赚钱买装备的工具。如果仅仅是英雄们为了争夺一个女人而发动这场战争,那么和这些小兵又有何干?所

...
显示全文

“神一样的阿勒桑德罗倒吸一口冷气 / 为了避免送命,他退回到队伍中去 / 就像一个人在山谷中碰到毒蛇 / 他面色苍白,手脚颤抖 / 连连后退。”

我想,荷马大爷肯定不是要黑神,而且他也不像一个喜剧诗人。这看起来更像是构思上的缺陷,就像在整部作品中,人物智商经常有下线的时候,在人和神的能力上有时高时低的安排,在逻辑上对于“神意”和“命运”的混乱,这些或许正是表明,荷马大爷在构思上力有未逮的问题。

当年我读到荷马对特尔斯特斯的描绘和塑造,心里很是不满。特尔希特斯作为一个小兵,在特洛伊战争中,显然只是一个炮灰。他没有高贵的出身,神的眷顾,没有出众的身体和能力,也没有有名望的朋友,很难让人相信他是为了功名而来的。或许有打胜之后劫掠来的战利品,但是却以很高风险的死亡为代价。在荷马描述战况的时候,他会提及那些杀人的英雄的名字,和被杀的英雄的名字,这些人多半都有显赫的身世。但是那些人数更多、死亡更多的士兵们,是没有名字的,也仅仅简单被提到死了多少。他们就像兵线上的那些无名小兵一样,仅仅是英雄们升级、赚钱买装备的工具。如果仅仅是英雄们为了争夺一个女人而发动这场战争,那么和这些小兵又有何干?所以特尔希特斯向阿伽门农说,你又不缺钱,又不缺美女,为何要把阿凯奥斯的儿子们、丈夫们、父亲们推向死地?我当初,就非常赞同特尔希特斯的看法。然而,荷马却刷ad hominem,不去反驳,反而把特尔希特斯描写成一个丑陋、瘸腿、鸡胸、驼背,而且秃头的丑八怪,并且让奥德修斯把他当一个小丑进行杖打,并被众人嘲笑。我以为这很是缺乏对小人物、弱者的关怀。

我记得在某个地方读到对阿克琉斯的评价,说这位英雄,这位被描绘成神一样的(感觉怪怪的)当时的第一英雄,这位不仅武功最高,还是第一帅的美男子(“尼柔斯是特洛伊城下阿凯奥斯人中最美貌的一个,仅次于佩流斯之子阿克琉斯”),性格上“残忍”。但是看起来,其他人也都一样的残忍。特洛伊盟军和阿凯奥人盟军疯狂厮杀、尸体遍地血流成河时,荷马说,众神坐在山顶上看得不仅津津有味有时候还哈哈大笑;在打斗中,有很多人都投降了,请求饶命,然而英雄们往往把剑就把抱着他们腿苦苦哀求的人的脑袋削掉了,头滚出去老远,嘴巴还在一张一合说着什么;奥德修斯回到家,对于吃喝他的财产、求婚他老婆的年轻人,将他们全部杀死不说,还顺便把不忠的男女仆人都杀掉了。这也就意味着,“残忍”并不是阿克琉斯的性格,这不是荷马或当时的文化所认为的一种性格特征。如果所有人都有这个特点,这就不是阿克琉斯的个体性格,而是一种民族性格——当然,民族没有性格,只有文化;文化又在演变,对应ideologies。在这个意义上,可以看到荷马史诗的内在精神,隐含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不是我前面提到的一种人文关怀,毕竟,在希腊时代,人们的世界观不像今天这样作为一个物理世界的这种确定性,还带有许多浪漫的幻想。在这个世界观中,最重要的是,命运是被定下的。如此,人们便能够坦然接受生命中发生的不幸,并且养成一种达观的态度。既然福祸由天定,人们便能今朝有酒今朝醉;既然生死不由人,也就不必小心翼翼地贪生怕死。在这种观念之下,人们就不再寻求去控制自己的人生,就像现代的时代精神那样,认为一切都在自己把握,于是把全部注意力放在对成功、名利手段的寻找上,认为没有成功是没有找对方法。甚至,在较不那么“命运”的小事上,比如两个人之间的比赛,往往输赢也不是自己争取来的,而是神仙决定的。就如书中英雄们之间各种技艺比赛、生死打斗中,神们会施展神力帮助自己喜欢的英雄,捣鬼对手那样。这样,就如荷马笔下的人们一样,最被看重的不是能否生还,不是能否杀死伟大的敌手,不是是否能够赢得战争,决定这些的不是命运就是天神,因此他们追去的是被人看重的品质,即一个人是否勇敢、是否坚毅、真诚、讲义气、好客等等。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使得希腊这些英雄和英雄们的描述散发出诱人的光辉,就如阿克琉斯在朋友死后出现在战场上时,神从天上用探照灯照射下来一束光环在他身上,使得战场上所有人为之震惊那样。

书中关于命运、神的干涉和个人奋斗之间的关系,书中对女性的歧视(应该是无视),值得改天详谈。(在《道德动物》中,赖特说,男人之所以把女人看作财产,是因为男人亲子投资成本很高因此必须守住女人的贞操以免养育了别人的孩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荷马史诗的更多书评

推荐荷马史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