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曌 武曌 7.3分

譯後記(馮力君)

秘書省校書郎
2018-04-25 13:40:51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我第一次來到神都洛陽,並且是自長安出發向東走,恍若穿行于大唐帝國兩京走廊上,這正好也給我這一年的“唐史”生活畫上了圓滿的句號。年初還在北京編輯譚凱的《中古中國門閥大族的消亡》的我,年尾則已到西安校對羅漢的《武曌》——這一年我從中國社會科學院社科文獻出版社一名編輯,變成陝西師範大學歷史文化學院一位教師。孫英剛兄十月在西安碑林見到我,也頗為感慨,驚詫於我身份轉變的速度之快,因為六月份甲骨文請譚凱和他一起到北京的單向街書店演講時,作為主持人的我還是一位嫺熟的出版人。

對我而言,自從最開始和董風雲、段其剛兩位老友一起創建甲骨文以來,我所做的工作也無非就是讀書和學習:向國外一流史家學習,向國內一流的譯者學習,向中國最富進取精神的出版人學習。從羅傑·克勞利的《1453》、裴士鋒的《天國之秋》,到杉山正明的《忽必烈的挑戰》、薛愛華的《撒馬爾罕的金桃》、譚凱的《中古中國門閥大族的消亡》;從每年翻譯超百萬字的陸大鵬兄,到五年磨一劍的吳玉貴先生……華龍大廈永遠令人懷念,因為這裡是我成長的地方,是我的又一所大學。

二〇一六年十月古麗巍老師在中國人民大學召集“差異與當下歷史寫作”學

...
显示全文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我第一次來到神都洛陽,並且是自長安出發向東走,恍若穿行于大唐帝國兩京走廊上,這正好也給我這一年的“唐史”生活畫上了圓滿的句號。年初還在北京編輯譚凱的《中古中國門閥大族的消亡》的我,年尾則已到西安校對羅漢的《武曌》——這一年我從中國社會科學院社科文獻出版社一名編輯,變成陝西師範大學歷史文化學院一位教師。孫英剛兄十月在西安碑林見到我,也頗為感慨,驚詫於我身份轉變的速度之快,因為六月份甲骨文請譚凱和他一起到北京的單向街書店演講時,作為主持人的我還是一位嫺熟的出版人。

對我而言,自從最開始和董風雲、段其剛兩位老友一起創建甲骨文以來,我所做的工作也無非就是讀書和學習:向國外一流史家學習,向國內一流的譯者學習,向中國最富進取精神的出版人學習。從羅傑·克勞利的《1453》、裴士鋒的《天國之秋》,到杉山正明的《忽必烈的挑戰》、薛愛華的《撒馬爾罕的金桃》、譚凱的《中古中國門閥大族的消亡》;從每年翻譯超百萬字的陸大鵬兄,到五年磨一劍的吳玉貴先生……華龍大廈永遠令人懷念,因為這裡是我成長的地方,是我的又一所大學。

二〇一六年十月古麗巍老師在中國人民大學召集“差異與當下歷史寫作”學術會議,會上我曾對近年中古史領域譯著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現象聊發議論,主張出版界和學術界更密切的結盟。現在這樣的話應該講得更大聲些,不論是世界史還是中國史,海外優秀作品永遠值得中文讀者關注,出版人和學者在翻譯作品上應該持續合作,保持這種良性互動的勢頭。我也很有幸能在這兩個領域都待過。

現在呈現在列位讀者面前的這本書,是我和風雲兄一同策劃的,又是我和葛玉梅老師一起翻譯完成的。譯稿本身,葛老師出力尤巨,對譯稿的文字進行校改的還有沈藝、陳旭澤諸位,付出不少心血。最後的通校工作由我一手完成,如有舛誤應由我負責。現在,這本書之於我,正如上面所講,額外還有一種紀念意義,既關乎出版生涯,也與學者生活相連。圖書即將付梓,滿心歡喜。這種歡喜,在洛陽與葛玉梅老師的夫君李海濤教授同游白馬寺和龍門石窟時尚只是熹微一點,等到我坐在書桌前完完整整讀完一遍校樣之後,似乎已鋪滿心間,除了感念以上參與譯稿的諸位,更是對甲骨文的老友們心懷感激,他們包容了我的拖遝。

關於武則天的影視作品歷來層出不窮,范冰冰、陳紅、劉曉慶都詮釋過不同面相的一代女皇。羅漢先生提及的歷史作品中既有我熟悉的氣賀澤保規先生的作品(承蒙他惠贈的《則天武后》新版文庫本就在我的書架上),也有我所執教的陝西師範大學的教授們的著作,現在作為唐史重鎮陝師大的一名教師,我能夠在這部優秀的傳記《武曌》封面上署上自己的名字,當然感到非常的榮幸。

羅漢這部作品本身較為通俗易懂,特別是和他關於武瞾的另一部專著Emperor Wu Zhao and Her Pantheon of Devis, Divinities, and Dynastic Mothers(ColumbiaUniversity Press,2015)相比。羅漢作為海外一流的武則天研究專家,一方面對武氏的研究有獨到之處,特別是對其統治藝術中凝聚儒、釋、道三教意識形態合為己用的探索,別開生面;另一方面能夠“一覽眾山小”,博采中外武則天研究之長,而又別出心裁。這樣一部傳記,非常符合“大家小書”的特點,開券有益。

目前的譯稿特別是注釋和引文經過各位責任編輯的經心處理,文字多有潤色;部分名詞的翻譯還得到徐思彥老師的指正(如non-Chinese譯為“其他民族”),徐老師、楊總編都是學歷史的人,對我的成長一路呵護有加,在此一併特致謝忱。同時,老社科文獻人在社科文獻出書,分外高興,也向社科文獻出版社給過我關愛的同好們道一聲謝謝。

今年夏天,在南開大學王安泰兄召集的會議上,仇鹿鳴提議選譯韓國學者中國史研究著作,爾後,睿智的范兆飛兄也曾勉勵我儘快完成相關的翻譯工作。這是我下一階段的目標之一,在此之前,先奉上我們初涉翻譯的嘗試性作品,希望拙譯沒有掩蓋英文原著的光彩。

書稿殺青,昨夜在料峭中從西長安街的櫻花廣場旁側回寓所,不意看到一株綠樹,在瑩瑩的白雪和璀璨的燈光掩映之下,就像開滿繁花的春天一般美麗。

馮立君

二〇一八年一月

(转载于中古史微信公众号)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武曌的更多书评

推荐武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