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腻的内心戏让所谓的喜当爹合理化了

脑袋上有牙膏
2018-04-25 看过

我很佩服村上春树的文字,具有强烈的个人色彩,读他的文字就是在和他对话。我们可以看到,无论主角处于什么样的社会阶级,他们的思考其实都是村上春树自己的思考。他在写自己。

就比如骑士团长与我的一段关于理念的对话。借骑士团长表达:理念就是存在,但它需要被另一个人倾听而存在,没有听众的话理念不复存在。这样的唯心主义的思想其实由骑士团长说出来是不合适的,因为我强烈的感受到这是村上春树自己的想法,只是借由骑士团长口说出来。

正因为如此,骑士团长这个形象本身是非常矛盾的。我们可以看到,根据老画家的经历,他本应该是被反对的象征,有的书评会把他比喻为恶,可是他又帮助了男主去理解免色,又帮助了真理惠逃脱了免色的家。他推动剧情发展。他就是村上春树。

那为什么又要刺杀骑士团长呢?我并不理解刺杀骑士团长就是消除恶这样的看法。因为在我看来这本书也没有在讲主角的善恶。我更加倾向于这样的解释:刺杀骑士团长这个行为让主角的生活再次回到了轨道上去,并且得到了某种圆满的升华。所谓的这种升华,就是完全的唯心主义,不在乎物质生活。而骑士团长,是一个剧透的人,不断引导提示我走下一步。把剧透者杀死,接下来的生活没有那些奇异的提示也可以很好。

人生的升华,是免色的追求。免色的这种态度潜移默化影响着我,我在刺杀这一行为中,在免色要求画自画像这一行为中,实现了一种人生和艺术境界的圆满。

所以妻子怀了薛定谔的孩子(只要不查谜底,就有可能是自己的孩子),主角也依旧会和她在一起。为什么?因为他不再在意到底孩子是谁的,只要他曾经精神上qj了妻,那就是他的,唯心主义。

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现实生活中,那一定很荒谬了。

震惊!女子出轨小白脸与丈夫离婚后,怀了小白脸的孩子后竟然又和丈夫复婚了。

然而在村上春树的世界,这一切又合理了。有免色的铺垫,仿佛是不是亲生骨肉都无所谓,重要的是自己明白有可能是或者不是亲生骨肉得时候的自我感受。只要真的觉得,妻是无可替代的特别存在,那就足以破镜重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刺杀骑士团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杀骑士团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