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卢战记 高卢战记 8.5分

高卢战记里的罗马军团

Rufus
2018-04-22 看过

《高卢战记》,去年某次网购时为凑单而买了一本。原名Commentarii de bello Gallico。古罗马军事统帅盖尤斯·尤里乌斯·恺撒所著,全书共八卷,主要记述了恺撒于公元前58年至50年担任高卢行省长官时,先后击败高卢人的数次反抗,并入侵日耳曼和不列颠的相关经历。书中用语平实简洁,史料价值和文学价值都很突出。我还清晰地记得,在张弢老师的拉丁语课上,高卢战记开头的第一句: Galliaest omnis divisa in partes tres, quarum unam incolunt Belgae, aliam Aquitani,tertiam qui ipsorum lingua Celtae, nostra Galliappellantur. 高卢全境分为三部分,其中一部分住着比尔及人,另一部分住着阿奎丹尼人,而那些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叫克勒特人(即凯尔特人),我们称之为高卢人的,住在第三部分。(商务印书馆任炳湘译《高卢战记》) 这段话被张弢老师用作范文,特别是最后一句“tertiam qui ipsorum lingua Celtae, nostra Galliappellantur”,8个词表达出的各种语法现象和多重的含义,展现了拉丁语的简洁优美,当然也是难点所在。可惜我在张弢老师的课上三心二意,老师教的那点东西早就忘得一干二净,实在是愧对张弢老师的谆谆教导了。 恺撒写作《高卢战记》,并不是像司马迁那样,要“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要“藏之名山,传之后世”。他其实是出于政治斗争的需要,把自己在高卢的经历记述出来,为自己的一派人在罗马宣传自己提供依据,驳斥元老院中的政敌对自己的攻击。看到网上有些文章谈《高卢战记》反映出的恺撒史学思想,这不禁让人哑然失笑,恺撒恐怕不会认为自己是历史学家,在那个历史学还没有从文学中分离的年代,说他是文学家恐怕更准确一些。但是,《高卢战记》毕竟流传到了千百年之后,不管恺撒写作该书的目的是什么,不管他在叙述中有什么与事实不符之处,该书都已经成了了解罗马军队、高卢地区的社会发展及风俗习惯、罗马对高卢的治理等很多问题的重要史料来源。记得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国演义》前言中评价《三国演义》“善于描写战争,提供封建社会战争的某些有价值的研究材料”,《高卢战记》也是如此。罗马依靠它纪律严明的军团在一次次战争中打垮了萨莫奈人、迦太基人、高卢人、马其顿人、塞琉古人、本都人,才从台伯河边的小城邦发展到幅员万里,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大帝国,而《高卢战记》恰好详尽地描述了其中的一场战争,充分反映了当时的罗马军团的情况。 从书中可以了解到,恺撒在高卢战争中,先后统帅过第1及第6至15军团共11个军团(legio)。这时的军团已经不是由公民兵组成,而是募兵制下的职业军人,每个军团定额约5000人,几乎全为重装步兵,还有部分机械和少量骑兵。但这并不意味着恺撒最多统帅了约50000至60000人的军队征战高卢,因为罗马军队中还有大量从同盟国家和城邦中征发来的大量辅助部队,主要是骑兵和弓箭手、投石手等轻装步兵。书中频繁提到高卢籍的骑兵参加战斗,实际上恺撒军中绝大多数骑兵都是亲罗马的高卢部落提供的,这和古代中国军队在边疆作战时经常有属国兵力参战的情况是很相近的。卷二中恺撒救援雷米人被围攻的比勃辣克斯时,派出的也是努米底亚、克里特的弓箭手及巴利阿里的投石手,卷七中,恺撒兵力不足时,派人渡过莱茵河,向此前被他征服的日耳曼部落索取骑兵和习于跟骑兵一起作战的轻装步兵。书中多处都可以看到同盟国的骑兵在恺撒的战略中发挥的突出作用,如侦察、骚扰、获取补给、追杀等。如卷一中恺撒利用4000多名同盟国骑兵追踪厄尔维几人,侦察其动向。此外,军团中还有很多随军的仆人、奴隶,因此一个军团的兵力远远超过定额5000人,实际上是一支以重装步兵为核心,辅以骑兵、轻装步兵和重型机械的混成军队。 然而,对这些同盟国提供的兵力,罗马军队的指挥官并不完全信任,当恺撒与阿里奥维司都斯约定只带骑兵举行会谈时,因为不敢冒险把自己的安全托付给高卢骑兵,竟然把高卢骑兵的马匹抽出来,交给自己最亲信的第十军团,安排第十军团的士兵随行(P35)。但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恺撒的副将拉频弩斯的军团被围攻时,其打算撤军的企图就被高卢骑兵走漏了出去,因为“在这么大的一支高卢人组成的骑兵中,自然免不了会有一些人出于天性,偏袒高卢人一方。”属国的兵力,固然是主力军队的有力补充,但其可靠程度有时的确是个问题。唐代将领高仙芝率领西域藩汉军兵与大食激战怛罗斯时,“相持五日,葛逻禄部众叛,与大食夹攻唐军,仙芝大败”,便是后世的一个著名的例子。 在《高卢战记》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罗马军队的土工作业技术。罗马军队每到一处,首先就是迅速扎下营寨。冬季扎营过冬时,也是先修好完备的营地。对敌方城镇和要塞展开围攻时,最常用的方法就是筑长围,将对方团团围住,很少直接蚁附攻城。卷一中,为防范厄尔维几人的侵袭,恺撒利用两个军团和从行省临时征募的军队,建造了一条高十六罗尺(一罗尺等于29.6厘米),长十九罗里(1罗里等于1.49公里)的城墙和堑壕。副将西塞罗据守营寨,抵御纳尔维人围攻时,在夜间用收集的木材建造了220座木塔(P120)。书中对阿莱西亚围城战的描述集中展现了罗马军队的筑城和攻城战术,罗马军队建造了周长11罗里的包围工事和23座碉堡,在外围又造了44罗里的工事,以防备外来的敌人夹击,并准备了30天用的粮食和草料。罗马军队使用了木桩、投石、铅球、弩炮、陷阱等各种手段防御高卢人的冲击,最终使得城中的高卢人在屡次出击受挫的情况下投降。高卢人面对罗马人的工事,往往无计可施,只能聚集大批人马,先用投石、弓矢驱散护墙上的守兵,再利用盾牌组成龟甲阵缓缓推进,掩护工兵挖掘城墙,但往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罗马军队的这种结营扎寨的战术,让人一下子就想到了曾国藩湘军的“结硬寨、打呆仗”,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正如蔡锷《曾胡治兵语录》所说:“夜间宿营虽仅一宿,亦须深沟高垒,为坚不可拔之计”。湘军正是用这种办法打垮了太平天国。这种战术的确对指挥官的能力、对军队灵活性的要求相对较低,与罗马军队的职业士兵及较为优良的装备结合起来,在对付地中海沿岸地区及西欧各国时的确是颇为有效的战术。但是,这种战术也需要有充足的粮食补给,合适的地形条件,需要有大量的建筑材料(如木材、石材)。共和国时期的罗马军队的野战能力较为突出,以纪律严明,阵型严整而著称,但战术的灵活性稍显不足。骑兵、轻装步兵依赖同盟国家供给,质量和可靠性也很成问题。当罗马军队脱离地中海周边地区作战时,问题便凸显出来。《高卢战记》中指出:“我们的步兵由于披着沉重的盔甲,敌人撤退时既不能乘胜追赶,也不敢轻易离开连队标志”,这正是罗马军队在广袤的西亚沙漠中面临大量游牧骑兵时需要面对的困境之一。“如果他按照罗马向来的规矩和习惯,仍旧要士兵们保持着严密的队形行动,那地形本身就会成为蛮族的保障”,而地形恰恰是罗马军队在条顿密林中遭遇日耳曼人伏击时惨败的原因之一。战术总是与战略需求相适应,罗马军队从早期的希腊式方阵,到公民兵组成的三列军团,再到马略改革建立的职业兵团,最后到中世纪时东罗马帝国以骑兵为核心的军队体制,作战战术和军队体制不断变化,都是在尽力适应当前的突出需求而已。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高卢战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卢战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