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切作者简介

栗子
2018-04-19 看过

1.库切小传 J.M.库切(John Maxwell Coetzee),1940年2月9日生于南非。其父为南非 荷兰农场主后裔,其母有德国与荷兰混合血统,双方的母语都为南非荷兰语,但 在家中却说英语,库切从小也接受英语文化的教养。其二战归来后任职于政府, 库切八岁时,因政见与种族隔离制度的政府不同,失去公务员工作,全家搬到外 省城市伍斯特(the provincial town ofWorcester),其父在该镇一家罐头厂谋得文 职。库切从乡村小学毕业时,其父到开普敦开业做律师,后因挪用信用帐户的钱, 欠下巨债,从此破罐破摔,沦为酒鬼,家庭也随之陷入贫困。全家生活开支及债 务负担都落在做小学教师的母亲身上。母亲性格坚强,有男子气概,毅然承受起 家庭重担,但极端溺爱两个孩子,造成库切一方面依赖她的呵护,一方面又强烈 逆反、渴望独立的心理。 库切16岁考入开普敦大学数学系,从此独居在外,打工谋生,并毕业时获 得文学和数学双学士学位,1963年通过硕士论文获得文学硕士学位。1960年大 学毕业赴英国,立志成为一名庞德那样的大诗人,却只能先后在mM和国际计 算机公司做程序员谋生。1965年离英赴美求学,1969在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 校获文学博士学位,其后任教于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1972年因未获得绿 卡,被迫回到南非,任教于开普敦大学英文系。自1984年起,在纽约州立大学 水牛城分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1996年开始在芝加哥 大学任教,2001年成为芝大社会思想委员会教授。2001年离开南非,移居澳大 利亚阿德莱德。 库切1963年结婚,1980年离异,生有一子一女。其子23岁时死于一场意 外事故。库切性格孤僻,不苟言笑,两次荣获代表英语小说最高荣誉的布克奖, 两次拒绝出席颁奖仪式。库切是一个近乎僧侣般严格自律、意志坚定的人。不饮 酒,不吸烟,不吃荤。通过长途骑行来保持健康,一周七天,每个上午至少花一 个小时写作。

2、 库切的身份问题与小说创作背景 纵观作家库切迷离复杂的人生背景,可以发现他一生都摆脱不了几个尖锐的 冲突,而这些冲突不但被写入他的小说,而且从根本上决定了他小说的面貌。

首先,民族身份问题。库切身为南非荷兰人和德国人后裔,却说英语,在英 国人的班级里接受英语文化教育,是身份尴尬的“假英裔男孩’’。在英国人这里, 他是布尔人,布尔战争中无能的失败者后裔;在布尔人(即荷兰人和德国人的南 非白人后裔)那边,他是说英语的“假洋鬼子",背叛民族的变节分子。在黑人 看来,他是享受特权的白人统治者后裔。文化上他认同英国人,却又深知自己不 是真的英国人,更看不惯英国人的傲慢;民族上他是布尔人,却鄙视布尔人的野 蛮,视布尔人败给英国人为耻辱;感情上他同情黑人,却清醒地感受到黑人对他 的仇恨。 第二,文化身份问题。青年库切的理想,是成为大师级的现代主义诗人,然 而只能靠当程序员谋生,随着时间的流逝,诗情逐渐被生存的严酷所吞噬。走脱 无路之际,库切孤注一掷,跑到美国读文学博士,然后在学术界里谋得一席之地, 终于能够在工作之外重拾文学创作。不过诗人之梦仍旧未圆,直到1974年他三 十四岁时,才发表第一部小说,终于找到自己是个作家的证据了。虽然,接下来 的一系列著作使他名扬海外,在南非国内,由于作品风格不符合政治斗争的现实 9 需要,除了少数文学界人士外,向来不为批评家关注,读者也寥寥无几。直到《耻》 的发表,因为书中对后种族隔离的南非混乱现状有所表现(符合一个诚实的小说 家的立场),但却引起南非知识界和政界左派人士的共愤。这些左派人士,在过 去曾视库切为反对种族隔离制度的战友,现在认为库切背叛了“进步"阵线,纷 纷加以声讨。库切失去了文化界的认同他的旧友。 第三,政治身份。青年库切出走南非,远赴伦敦的原因,除了要圆诗人梦以 外,还包括逃避种族政治的冲突——他错误地估计南非在60年代就要打内战。 南非虽然是他的祖国,可是因为憎恶丑恶的种族隔离制度,他拒绝把自己当作南 非人。但是,他的思想关怀、他的兴趣、他的写作无不昭示着他是一个地道的南 非人。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或隐或显地书写南非。可以说,没有种族隔离制度的 南非,就没有作家库切,至少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库切。恰恰是南非,以其特殊 的历史和政治环境,造就了库切这位特殊的作家,正如极权主义和政治迫害的苏 联,造就了索尔仁尼琴和布罗茨基这样的作家。他最后的出走,既是他个人生活 上喜欢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安静的小城环境,更是长期以来对南非政治上灰心失望 的必然结局。 面临民族、文化和政治三重认同上的困境,库切左右徘徊,无所皈依,只能 凭自己作为一个艺术家的良心,独立作出判断。超我的良心,势必与时代环境格 格不入,势必产生愤怒的否定性,势必使库切以异样的眼光去书写历史和人性。 这种差异化的视角,正是所谓后殖民小说家的选择。 此外,库切身为文学教授,学术研究对其创作的影响也不可小窥。库切早年 梦想成为艾略特、庞德那样的现代主义大诗人,自中学开始学诗。根据偶像庞德 的指引,他反对浪漫派和维多利亚时代诗人的廉价感情和懒散诗技,研究了福楼 拜、福特·马多克斯·福特(其硕士论文的研究对象)、亨利·詹姆斯等讲究艺 术性的小众作家。在德克萨斯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他意外地发现图书馆藏有塞 缪尔·贝克特的小说手稿,于是以对这位后现代主义大师的文体分析为题,撰写 博士学位论文。此外,库切还发表过关于卡夫卡、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 理查逊、穆齐尔等大师的研究文章,给《纽约时报书评》写过多篇关于当代作家 的书评,其观点往往独辟蹊径,自成一家。他还撰写过关于南非小说家与南非, 论书报检查制度的文章,对小说与历史之关系,有独到的看法。 庞杂的文学营养体现他的小说创作中,现实主义、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 元素在他的作品中共生共存。辨析起来,由于库切在写作生涯的学徒期,便师法 现代主义的巅峰巨擘艾略特和庞德。而其时现代主义正在衰落,后现代主义风起 云涌,英国的诗歌杂志上发表的多是表现日常生活的小诗,库切成为现代主义诗 歌大师的幻想破灭,而人在后现代社会的精神困境,后现代作家的作品和思想(例

如贝克特)顺理成章地闯入了他的思想视野,孕育了他的灵感。 正是因为融会了西方文学的众多元素,聚集了民族、文化和政治身份认同的 尖锐冲突,库切才能以一个孤独的精神流亡者面貌,创造出高水平的小说作品, 两获布克奖,并于2003年赢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正如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词所言 “J.M.库切的小说以结构精致、对话隽永、思辨深邃为特色。然而,他是一个有 道德原则的怀疑论者,对当下西方文明中浅薄的道德感和残酷的理性主义给予毫 不留情的批判。他以知性的诚实消解了一切自我慰藉的基础,使自己远离俗丽而 无价值的戏剧化的解悟和忏悔。甚至当他在作品中表达自己认定的信念时,譬如 为动物的权利辩护,他也阐明了自己的前提,而不仅仅是单方面的诉求。"3可以 说,库切是后现代和后殖民语境下,大器晚成的西方作家,研究库切作品的结构 特色,对理解此类西方作家如何实现艺术效果,具有很好的参考价值。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伊丽莎白·科斯特洛:八堂课的更多书评

推荐伊丽莎白·科斯特洛:八堂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